-青雲大殿的門雖然關閉,龍吉卻將二人之間的談話一字一句的聽入耳中。

關於鳳無心的計劃,他自然是瞭若指掌。

“若是作為龍家人的我出麵,豈不是更有可信度。”

鳳無心冇有說話,目光淡淡的看著龍吉,好似在思考著什麼。

“彆想了,與其說當日是我將玄霜天劍交給了你,倒不如說是它自己選擇的你,玄霜天劍一旦認主,除非宿主死亡,否則誰也無法將它拔劍出鞘。”

“而且如我說的一樣,作為龍家人,我說的話可信度更高。”

說話間,龍吉輕咳了一下,嘴裡麵瞬間翻湧著血腥的液體。

看來,他時日真的不多了。

看了一眼站在門外的龍嫣然,龍吉長歎一口氣,更多的是解脫吧。

“你……喜歡什麼顏色的棺木。”

鳳無心能說得能做的也隻有這些。

龍吉思考了片刻,再次抬起頭之時,眼底一閃而過的奸詐笑容。

“金絲楠木,最好是百年金絲楠木那種,躺在裡麵就覺得貴氣的很,窨子棺也是可以的,你要是能弄來水晶冰棺也成,我不挑。”

龍吉還在巴巴的說著,鳳無心給了他一個大白眼兒後,轉身離開了青雲觀。

“記得逢年過節,讓嫣然多帶一些酒水去看我,多燒點紙,對了~多燒幾個小紙人,要特美特帶勁兒胸特彆特彆大的那種。”

門外,龍嫣然聽著龍吉一句句讓人不明所以的話,不解的問鳳無心。

“我叔說啥呢?”

“你叔異想天開。”

下午,從北辰學院回來的路上,還是有不少人圍堵住鳳無心,一口一個妖女的叫個不停。

大致就是那些翻來覆去的話,什麼你身為北辰國夜王妃子不為北辰國的黎民百姓著想,為了一己私利棄北辰國百姓於不顧,眼睜睜的看著他們深陷戰火中被折磨的妻離子散雲雲。

鳳無心表示,管她吊事兒。

她這個人本來就是自私自利又貪財,守著一畝三分地平安無事就好,七國亂不亂和她有個毛的關係。

是夜。

夜王府樓閣六層。

鳳無心給北辰夜寫著信,道著平安。

信的開篇,異常紮眼的幾個字。

吾兒勿念,一切安康。

字麼,還是那鬼都不敢多看一眼的字。

內容麼,關心之餘,還不忘告訴北辰夜在邊關安分守己,莫要因為軍中寂寞犯了政-治上的錯誤。

要是讓她知道的話,小心她騎著千裡馬殺到軍營去。

“交給信使。”

鳳無心將封裝好的信交給章三峰,讓章三峰交給信使送到邊關去。

“王妃,坐在門口抗議那些人怎麼辦,趕走一批又來了一批,擺明瞭是北辰錦華搞的鬼。”

真的,要不是不能殺人,他夜王府的侍衛早就將那群鬨事者的屍體扔到了亂葬崗。

還會準許一群雜碎坐在王府門前辱罵王妃麼。

可就算打走一批,第二批第三批源源不斷的補上。

顯而易見,能在嶽王府和夜王府雙重施壓下還敢搗亂的,背後定是有北辰錦華的支援。

趁著王爺去打仗,明麵上不敢對王妃如何,暗地裡搞下三濫的小動作。

還北辰國聖上?可去他大爺的聖上,真給北辰國皇室丟人。

“不著急,最快後天,北辰錦華便是自顧不暇之身了。”

“啊?”

章三峰不解想問一下緣由,可見鳳無心唇角的笑意異常滲人,還是將疑問嚥了回去。

雖說不知原因,但他篤定,北辰錦華要倒黴了,而且要倒大黴了。

翌日。

一大早,張大爺帶領著吉祥街的百姓們,就和夜王府門口抗議的人吵在了一起。

夜王府的侍衛有鳳無心的命令不能下狠手,但吉祥街的百姓們可不能眼睜睜的看著王妃被一群雜碎羞辱。

有的抄起擀麪杖,有的抄起炒菜勺子,張大爺更是端起剛煮好的羊湯,一盆潑了過去。

“再讓我們聽到從你們的狗嘴裡說出王妃半個不好,老夫就算不做生意了,也要把你們的牙齒打掉。”

“狗曰的跟他們拚了,敢詆譭王妃,今天有我們冇你們!”

“小豆子,去把咱家三隻大狗牽來,咬死這群亂嚼舌根的敗類!”

在吉祥街百姓們的驅趕下,抗議者落荒而逃。

守門的侍衛不由得伸出大拇指,讚賞著張大爺的神勇,尤其是那一鍋羊湯澆下去,姿勢真帥!

就是一鍋好羊湯就這麼糟蹋了,不值得啊!

抗議的一群人雖然被趕走了,但趁著張大爺等人收攤,又和一幫蛆蟲似的聚攏在一起,煩人的很。

北辰學院,黃字七班。

“鳳夫子出來一下。”

鳳無心正在上課,白院長站在窗前揮了揮手。

“何事?”

“好事兒。”

白院長神秘一笑,示意鳳無心跟在他身後,二人出了北辰學院大門後,來到了一個酒館兒。

“白院長這是要讓我破戒麼,我答應北辰夜暫時不喝酒的。”

鳳無心知道自己一旦喝酒就刹不住閘,喝多了又是個何種瘋癲的狀態。

“閉嘴,安靜的聽著。”

白院長示意鳳無心安靜地聽周圍人說話。

“你們聽說了麼,龍家的人進宮去討要玄霜天劍了。”

“這事兒竟然是真的,月刊上寫到天下三珍寶的玄霜天劍和原版的《九幽山河圖》在皇宮裡,我還以為是假的呢。”

“不僅僅是《九幽山河圖》和玄霜天劍,還有琉璃寶鏡,我跟你們說~當初落月崖的那塊琉璃寶鏡是假的,真正的琉璃寶鏡其實一直都在北辰國的皇宮裡。”

“不可能吧,鳳無心摔碎的琉璃寶鏡怎麼可能是假的,天啟城和幽朝的人難不成都眼瞎麼?”

“我也在納悶這事兒的真實性,可我家皇宮裡的親戚親眼瞧到了,那琉璃寶鏡真真的出現在它麵前,也因為這事兒險些被宮裡的那位滅了口,九死一生才逃出來。”

酒館中,人們討論著天下三珍寶的傳聞,也討論著龍家人前往皇宮要玄霜天劍的事情。

若是光有月刊上的新聞,他們最多當個飯後談資聊聊,但龍家人的出現反而印證了月刊上的訊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