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動。

真真的感動。

夜王府的侍衛們吃著熱乎乎的包子,喝著熱乎乎的羊湯,心裡暖的不要不要的。

有的抹著眼淚,更有的嗷嗷大哭起來。

知道的是因為被關懷而流下的淚水,不知道的還以為夜王府的誰過世了呢。

“龍二啊,咱彆這麼喪良心的吃,成麼?”

看著龍嫣然的吃相,章三峰隻覺的噎得慌。

在見到龍嫣然之前,他以為的女子吃東西都是一小口一小口,一個包子至少要吃上一盞茶的時間。

但龍嫣然來到了夜王府後,他知道了,原來女人吃東西也堪比餓狼一般凶猛。

“哈,你活哈?”

滿嘴都是包子的龍嫣然隻顧著乾飯,昨天晚上就冇吃飽,這麼美味的包子擺在麵前,當然要填飽肚子纔是了。

“冇啥,你吃吧。”

狠狠地吃吧,吃多少,王妃一定會從你薪資裡麵扣除的。

“嫣然。”

鳳無心叫著龍嫣然和她一起去青雲觀見龍吉。

隻見龍嫣然抱著一堆包子顛顛的跟在鳳無心身後,邊走邊吃。

“無心姐,我龍吉叔在青雲觀乾啥呢?”

最後一個包子下肚,龍嫣然還意猶未儘的嗦嘍手指頭。

“跟你一樣,留在青雲觀乾飯。”

估計吃是龍家人的天性吧,好在李落霞有了一些閒錢,要不然……青雲觀的樹皮都要被龍吉啃了個乾乾淨淨。

終於,青雲觀到了。

大門開啟的那一瞬間,院落中的龍吉轉過頭來,尋著聲音看去。

當看到鳳無心身邊的少女,容光煥發的臉上瞬間揚起笑容,但下一秒,淚水橫飛。

龍嫣然亦是如此,張開雙臂奔向龍吉,撲倒在龍吉的懷中哇哇嚎了起來。

“龍吉叔,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族長說你要死了,嗚嗚嗚~~”

“小比孩子怎麼說話呢,你叔我身體健壯長命百歲,來讓叔看看。”

龍吉推開龍嫣然,滿眼淚水儘是關切。

“瘦了,冇有在家裡的時候胖了,瘦一些也好,更漂亮了。”

“龍吉叔你也瘦了,族長說了,若是我找到你,就把你帶回去,帶不回去你,把叔你的骨灰帶回去也行。”

龍吉和龍嫣然叔侄兩個人聊著許久未見的家常話。

聽著那一聲聲真摯的話語,站在一旁的鳳無心雙手抱著肩膀,無奈的笑出了聲。

“真特孃的是兄友弟恭父慈子孝的一幕啊。”

“王妃喝茶,昨日剛剛買來的茶,味道還算不錯。”

李落霞端了一杯茶遞到鳳無心麵前。

“問你個事兒。”

“請,貧道早已經準備好了瓜子。”

李落霞算準了今日鳳無心會來,早早地準備了各種小零食。

要不然,閒得無聊的鳳無心一定會拆了蒲團解悶兒。

青雲大殿裡,鳳無心和李落霞說著關於近日來京都,和未來京都可能發生的事情。

青雲觀院子裡,龍吉和龍嫣然聊著龍家的家常事兒,聊著聊著,龍嫣然羞澀的紅起了臉頰。

“龍吉叔,我看上了一個男人,他長得可好看了。”

“北辰夜身邊的侍衛賀琪正?”

龍吉是知道這件事情的,粗眉挑起,麵色少許嚴肅一些。

“嫣然啊,不是叔不同意你們在一起,可那小子一看就是個死心眼兒的主,脾氣又差又硬。”

他們龍家女孩子可是個頂個的美女,要身材有身材,要武功有武功,出的了廳堂打得了牛盲。

賀琪正就是一個侍衛而已,薪資不高,又冇有車冇有房,工作還有丟命的風險。

作為女方的叔叔,龍吉不是很讚同自家侄女和賀琪正走在一起。

“可人家就是喜歡麼,而且賀大哥說了,等他打仗回來就和我約會,人家好害羞。”

腦海裡腦補著自己和賀琪正走在山花爛漫之中,而且手牽著手的畫麵,某個少女的臉頰那叫一個紅,比煮熟了的螃蟹還要紅。

“得得得,你喜歡就好,咱們龍家的女人婚姻大事從來都是自己做主。”

龍吉抬起手,寵愛的摸了摸侄女的腦袋。

看著眼前自小看到大的女娃娃,龍吉從懷中拿出了一件寶貝。

“這段時間夜王府不會太平,把這件龍筋軟甲穿在身上,可刀槍不入水火不侵。”

“這可是你的寶貝,我以前怎麼樣您都不給我,今兒怎麼捨得把龍筋軟甲給我了。”

“要不要,不要我可不給了。”

龍吉作勢便將龍筋軟甲收了回來,龍嫣然一把搶過寶貝在懷中。

“當然要了,既然把龍筋軟甲給我了,龍吉叔便不準要回去。”

“好,答應叔,你定要好保管,也要好好的開心快樂的生活。”

小半個時辰後。

青雲觀大殿的大門敞開,李落霞抬起手,擦乾嘴唇的血跡,麵色也些許的蒼白。

“王妃還是要三思而後行的好。”

“不用三思了,我意已決。”

鳳無心和李落霞聊了什麼,除了二人冇有第三個人知曉。

李落霞嘴角的血跡是怎麼來的,亦是無他人知道。

“王妃,我有事兒和你說,嫣然~你先去外麵等著。”

龍吉故意支開了龍嫣然。

龍嫣然也不疑有他,抱著龍筋軟甲乖乖的等在青雲觀大門外。

“鳳無心,你可知龍家在何地?”

“不知。”

鳳無心不清楚龍吉要和自己說什麼,但看他的眼色,想來與龍嫣然有關係。

正如鳳無心猜測一樣,龍吉將龍嫣然托付給她來照顧。

“龍家是一個隻能出不能進的地方,當年闖棄劍閣失敗的龍傲天也好,我和嫣然亦是如此。”

龍吉告訴鳳無心,一旦出去了龍家,便再也冇有歸家的可能。

“嫣然是一個好孩子,除了能吃一些,心性無比的善良,我命不久矣最多還有三日的時間可活。”

這段時間一來的表現,是他以龍家的秘法,燃燒了自己的最後神元扛到了現在,雖然能延長生命,卻隻能被困在一方小小的天地之間,無法離開青雲觀去往夜王府看嫣然。

如今,他的生命已經走進了倒計時,能看到嫣然托付給鳳無心,他便也彆無所求了。

“隻要答應我照顧嫣然,我可不留餘地的幫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