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王府遇襲的訊息傳遍了整個都城。

人們親眼瞧見從夜王府運出來一具又一具的屍體,那叫一個慘。

翌日,北辰國青雲觀。

去北辰學院之前,鳳無心先一步來到了青雲觀,找到了李落霞。

坐在一旁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龍吉瞧著鳳無心,將手裡的酒壺扔了過去。

“喝一口壓壓驚。”

“身上有傷喝不得酒。”

她也答應了北辰夜,至少在他在邊地打仗期間,滴酒不沾。

將酒壺仍回到龍吉手中,鳳無心徑直步入了青雲大殿。

李落霞似乎已經知道鳳無心會來找自己,準備好了蒲團,以及蒲團旁邊的小零食。

“猜到我會來?”

“嗯。”

給鳳無心倒了一杯茶,李落霞看向鳳無心。

“昨晚上的事情,恕貧道不能出手,王妃身上的天命之數因我出手乾預了一次,再次發生了變故。”

他擔心自己在出手後,會完完全全摸不清楚鳳無心的命格,到時候即便想占卜吉凶也無從下手。

“瞭解,我今天來隻問你一件事情,不是關於我。”

接過茶杯,鳳無心清淺一口香茗,再次抬眼之時,鳳眸看向李落霞要一個答案。

一個關於北辰錦華的答案。

“北辰錦華還能活多久。”

“……”

鳳無心的意思李落霞懂。

可是,北辰錦華畢竟是真龍天子,他若斷言的話恐有災禍發生。

“王妃,我知曉你心中不平,但真龍之數貧道也不得隨意乾預。”

李落霞搖著頭,歉意一笑,並冇有告訴鳳無心北辰錦華還有多久的命數能活下去。

隻是,卻也旁側的暗示著鳳無心,北辰錦華是真龍天子不假,但這條龍不過是河底淤泥的汙龍,恰巧得了機遇一飛沖天。

“吸溜……”

又是一口茶下肚。

鳳無心半眯著鳳眸,唇角勾起的笑意幾許陰森。

“他若是真龍又如何,我天庭第一反骨仔也要剝了他的皮抽了他的龍筋。”

“……”

看到鳳無心眼底的殺意,李落霞搖頭歎了一口氣。

或許,該來的事情總會來的,隻是早晚而已。

“王妃多喝喝茶敗敗火。”

李落霞又給鳳無心倒了杯去火茶,鳳無心問起他剛纔說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王妃指的哪句話?”

“你乾預我的命格,發生變故什麼的話,什麼意思?”

她問的是這句話。

“王妃可記得夜王前往狼煙山打仗的事情。”

“記得。”

但,有啥關係?

“王爺和王妃有著千年的羈絆,您二位上一世一個是治理國家的明君,一個是遊走四方的神醫,但終究抵不過命運的安排,使得你二人反目成仇,最終雙雙殞命。”

李落霞說著,將上一世種種與這一世種種聯絡在一起,告知鳳無心改變命數之前的可能性結局。

“這一世,夜王前往狼煙山之時,你本應該出現在戰場,因為種種誤會,使得你與王爺再次誤會彆離,直至……”

閉著眼眸,李落霞告知鳳無心自己所看到的畫麵。

畫麵中,鳳無心在狼煙山斷橋上掉落,宇文墨為救她而死。

在兩枚陰陽丹藥的保護下鳳無心大難不死,被人救起,五年之後變成了銀髮紫眸的形象回來複仇,與北辰夜同歸於儘。

可這世界也生靈塗炭變成了人間煉獄。

最終,一顆火流星從天而降,將世間萬事萬物付之一炬。

“貧道當時為王妃占卜,許是無意間撥亂了命運的輪盤,導致王妃的命數發生改變,這纔沒有前往狼煙山,也不存在天下滅亡的畫麵。”

自從占卜到了這樣的結局,李落霞更是心有餘悸,他擔心命運還會朝著毀滅的方向走下去。

所以……

“冇想到你還有這種功能,厲害啊。這要是放在二十一世紀,妥妥掙大錢的主兒。”

鳳無心不在意李落霞說的什麼毀滅不毀滅。

就算是真的,那也是過去的選項。

她和北辰夜之間冇有誤會產生,墨哥哥也冇有因為救她而死,她也冇變成銀髮紫眸的妖女,這個世界也冇有被隕石滅世。

“行了,該問到的我也經知道了答案。”

起身之時,鳳無心將一遝銀票放在李落霞麵前。

攔著厚厚一遝的銀票,李落霞都懵了。

“王妃……你這是?”

“卦錢。”

“可,可是卦錢太多了,貧道隻收一文錢。”

“收著吧,你若不收了卦錢,我也不會心安理得的做事兒。”

揮了揮手,鳳無心轉身離開了青雲觀。

坐在院子裡和陰山府人吹牛逼的龍吉瞧了一眼鳳無心,又看了看李落霞手裡的一遝銀票。

據他瞭解,鳳無心是一個摳門小氣的人,能不花自己的錢絕對不花一文錢。

今兒這麼大方的給了那麼厚一遝銀票做卦錢,少說也有幾萬兩的價格,想來也隻有一個原因。

這女人是真的怒了,準備和北辰國的皇帝好好的玩一場。

……

北辰書院。

“從今天開始,除了第五薰和北辰錦言之外,你們各回各家居住。”

“為啥?”

眾人不解,好端端的怎麼就趕他們走了呢。

“夜王府不安全。”

“那我們更要住在夜王府了,咱們這群大老爺們怎能眼睜睜的看著夫子小師兄和小薰,還有劉叔李大娘他們受威脅。”

“對,夫子你不用勸我們,我們是不會走的!”

鳳無心要白玉成李荀澤等人回去住,自然是有她的思量。

一來,如她所說,最近的夜王府不太平,說不準又有什麼阿貓阿狗半夜闖進來。

二來,她不想將這群孩子捲入其中。

“我是黃字七班的夫子,你們若是不聽我的話,可以選擇去彆的班就讀書。”

冇有任何迴旋的餘地,鳳無心決定了的事情無人能改變。

放學後。

李家,薑家,白家,明家等等像是約定好了,將黃字七班的學生們接回家住。

折返回夜王府的馬車上,第五薰放下車簾,轉過頭看向鳳無心。

“夫子……我知道您是為了我們好,但您其實不必把我們當成小孩子對待。”

哎嘿—爆梗了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