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一整夜的時間,黑衣殺手不斷地湧入而來。

鳳無心手持玄霜天劍,以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斬殺來者,那渾然天成的磅礴霸氣與讓人畏懼的殺意讓人恐懼。

天色方亮,黎明的光明破開了雲層。

夜王府內早已經屍體成堆,宛如一座座小山將王府的路堵得嚴嚴實實。

門外的黑衣殺手根本找不到下腳的地兒,也不敢再次衝上前送死,隻能放著狠話。

“鳳無心,你若是出來受死,我們倒可以給你個痛快,要不然定會讓你生不如死。”

“嗬,一群螻蟻。”

一步一步,一襲血衣的鳳無心踏著屍體堆積成的小山步入山巔,鳳眸冷冷的掃視王府門前的一眾黑衣殺手。

一抹從天而降的光芒照在鳳無心的身上,聖潔與邪惡在她身上完美的交織在一起,竟令人心生匍匐跪拜的威壓。

本要上前走一步的黑衣殺手收回了腳,他很確定,自己隻要上前那麼一丟丟,便會死於鳳無心的劍下。

“夜王府已經被我們包圍了,你若想好死,乖乖走出來投降,否則彆怪我們不客氣。”

黑衣人說話的時候都覺得自己這話說的太假,聲音中更是夾雜著顫抖的懼意。

畢竟……一晚上的時間他們黑雲騎便損失了七百餘人,這也不是黑雲騎第一次被鳳無心屠殺。

“你們配麼?”

一字一句,字字句句透著冰冷徹骨的寒意。

就在此時,嗖的一聲,一支淬了劇毒的弩箭從黑暗中射出,眼看著就要從背後刺入鳳無心的後心口。

千鈞一髮之際,隻聽鐺的一聲,一把長刀落下,擊飛了淬了毒的弩箭。

“無心姐儘管說,其他的事兒妹子我給你護著。”

龍嫣然手持一人多高的大刀,守在鳳無心的身後。

經過一晚上的血戰,身為龍家人的龍嫣然即便武功再高,也掛了彩。

除了龍嫣然外,劉叔,喪彪,章三峰等夜王府的侍衛也一一出現,就連李公公也拖著一條重傷的胳膊站在鳳無心身側。

“這一屆的黑雲騎越來越差勁兒了。”

李公公搖著頭,似是感歎著黑雲騎變了性質的悲哀。

劉叔從腰間拿出菸袋杆子,費勁巴拉的點著菸絲兒,吧嗒吧嗒的抽了幾口。

“想當年咱們當黑雲騎那會兒,比這兒有品,你瞧瞧現在這群嗶玩意,和陰溝裡的殺手有什麼區彆,呸!”

說著,劉叔啐了一口口水,儘是嘲諷。

為首的黑雲騎頭領冷眼看著眾人,緊了緊手中握著的刀,好似下定了要與鳳無心決一死戰之心。

就算他們活著回去,也會因為冇有完成任務被處死,倒不如拚了這條命!

“鳳無心,你當真以為憑著這群老弱病能虎的住我?太監的太監,老不死的老不死,潑婦的潑婦,一群強弩之末。”

太監,老不死,潑婦?

龍嫣然看了看自己,一一對號。

“李大娘你是太監,劉叔你是老不死,那潑婦是我嘍?”

“老奴確實是太監。”

李公公攤手,這點他反駁不了。

但劉叔和龍嫣然不乾啊。

“誰特孃的是老不死?”

“就是,誰特孃的是潑婦?”

她分明就是文靜的小姑娘,是要努力做大家閨秀的,而且賀大哥說了,要是她守住了無心姐守住了夜王府,等他回來就答應和自己約會呢。

此時,又一波人踩著屍體出現。

黃字七班包括北辰錦言,十八人一一站在牆頭,每一個人都裡都拎著幾個罐子。

看到這一幕,黑雲騎首領嗤笑出聲。

“怎麼,知道你們鳳夫子將死,這是打算喝訣彆酒?”

“我可你去M的訣彆酒,老子先讓你們嚐嚐訣彆酒的味道。”

一聲國罵,白玉成一個利落的回身,將點燃了的罐子準確無誤的扔到了黑雲騎麵前。

下一秒,隻聽砰地一聲作響,那燃燒起來的罐子炸裂開來,炸開來的瞬間,強大的衝擊波將附近的黑雲騎炸飛。

“訣彆酒的味道好不好?小爺這兒還有,今兒管夠。”

說著,一聲接著一聲砰砰作響,黃字七班的學生們將一枚一枚自製的瓦罐彈扔向黑雲騎。

他們冇有足夠的武力擊退來犯的敵人,但是他們可以靠智商取勝。

夜王府是他們第二個家,誰也彆想破壞!

砰砰的劇烈聲響此起彼伏響起,震的劉叔一邊捂著耳朵一邊笑罵著。

“你們這群小兔崽子乾得漂亮,叔給你們加雞腿兒。”

“哎呦我的小主子哎,可不能玩火,玩火尿炕。”

李公公擔憂的看著北辰錦言,但看到小主子眼底的堅毅之時,有那麼一瞬間他發現,自己照顧的小主子彷彿長大了許多。

天徹底放亮了。

一夜的戰鬥,夜王府以勝利結束了此次的戰-爭。

黑雲騎幾乎團滅,夜王府死亡三人,除了青禾羽兒等人,其餘參戰人員全部掛彩。

鳳無心背部也在不知不覺間被傷了一條傷口,好在傷口不深也未中毒。

“籲~~~”

正當眾人準備處理黑雲騎屍體之時,嶽清河騎著馬飛速而來。

當看到眼前血腥一幕之時,緊握著雙拳,開口直接罵出臟話。

“他媽的!淦他奶奶的!”

幾乎咬牙切齒罵著北辰錦華,嶽清河叫來了嶽王府的人幫忙處理屍體。

“昨天下午北辰錦華下旨讓老夫去武城辦事,感情是他孃的調虎離山!!!”

怒氣不打一處來,要不是鳳無心攔著,嶽清河非要衝進皇宮找北辰錦華算賬。

“昏君,昏君,他爹北辰明雖然猜忌多疑,但在國家大是大非上絕不犯渾,冇想到這昏君如此不知深淺!”

“行了,彆氣了,事兒都已經發生了。”

鳳無心的話說的風輕雲淡,看似滿不在乎,實則,熟知她的人都清楚,睚眥必報的她定會成百上千倍的讓對方償還。

“丫頭,你打算怎麼做,老夫都挺你!”

“這事兒和嶽王府沒關係,是我們夜王府與北辰錦言之間的往來。”

鳳無心不打算將嶽王府牽扯進來,既然他北辰錦華做了初一,接下來,就輪到她做十五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