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這不是多日未見的老王爺麼,稀罕事兒啊!重色輕友的嶽王爺怎麼想起來了我們?”

劉叔早就看到了嶽清河,方纔顧著聊賀琪正和龍嫣然的事兒,冇時間調侃嶽王爺。

“老奴冇有看錯吧,這竟然是北辰國資曆最老的王爺,可真真稀罕至極。”

李公公也加入了調侃的陣營。

想來他們也有多時冇和老王爺一起把酒言歡了,從何時開始已經忘記了。

總之,自從老王爺追求薑漫漫後,平日裡準時準點蹭飯的嶽清河消失了,如今竟然重新回到了夜王府。

那隻有一點原因能解釋。

“嶽王爺,您是不是又被甩了。”

李公公這個又字,用的是相當巧妙,劉叔嘖嘖的砸吧著嘴,看似責怪著李公公,實則打趣著嶽清河。

“嘖嘖嘖,老李你這話說的就不對了,什麼叫又,你是看不起又這個字,看是看不起咱們北辰國的老王爺堅韌不拔的精神。”

據他們所知,薑漫漫可是不止一次拒絕了嶽清河的求婚,兩隻手都數不過來。

“你們兩個過分了,老夫也是有脾氣的!”

被當成調侃對象的嶽清河陰沉沉的盯著劉叔和李公公,真當他北辰國資曆最老的王爺是麪糰捏的麼!

“信不信我發飆給你們看,老夫要發飆了,要發飆了啊!”

“王妃,李落霞找你。”

章三峰前來報信,剛踏入廚房院落門前,就看到掐腰發飆的嶽清河。

“咋了?老王爺您是不是又被甩了?”

章三峰一句話逗得劉叔李公公和鳳無心笑出聲來,也氣的嶽清河直接破房嗷的一嗓子吼了出來。

“鳳無心,你看他們,他們合起夥來欺負老夫,老夫不活了!!!”

是夜。

李落霞被鳳無心留下來吃飯,款待李地瓜帶來的好訊息,其實主要原因還是包包子的人手不夠。

誰讓吃包子的人裡麵有嶽清河和龍嫣然二人。

“夜王府……這些包子能吃的完麼?”

李落霞抬起頭,看著好幾米高的蒸屜,而且還不止一個,夜王府的人就算再多,也不至於吃幾百個大包子吧。

“估摸著這些還不夠吃。”

鳳無心攤手,指了指趴在院牆上的一個個腦袋瓜子,那一雙雙泛著饑餓綠光的雙眼,恨不得把蒸屜都吃了。

樓閣六層,鳳無心拿著包子,將兩個很是特彆的包子塞在北辰夜手裡。

“快吃,就倆,要是讓嶽清河那老饞鬼發現就完犢子了。”

包子裡麵加了許多餡料,味道自然不用說,她可是特意包給自家爺們吃的。

“鳳丫頭,你說壞話的時候能不能揹著點老夫。”

正炫包子的嶽清河很是無奈的瞪了一眼鳳無心,偏心的死丫頭,什麼好吃的都留給北辰夜,他們異父異母的親兄弟手足之情呢,餵了狗麼!

相比嶽清河三口一個大包子宛如猛狗下山的吃相,李落霞的吃相就顯得溫文爾雅了許多。

看著李落霞如此文藝範的吃包子,嶽清河嘿嘿一笑,要是給李地瓜一壺酒,讓另一個陰山府君出現吃包子,會是個什麼情景。

“老王爺笑的為何如此……”

李落霞不知該用什麼合適的詞語來形容嶽清河看他的笑,總覺得對方不懷好意。

“冇啥,吃包子吃包子,包子超好吃。”

“李落霞,你來的時候說的話,是你推算出來的,還是陰山府得來的訊息?”

李落霞找她,是為了告訴她七國天下將在三個月之內發生大變數,這場變數的最終結局會導致七國走向混亂。

但她的命格不受天命所左右,所以他推測不出自己會在這場混亂中扮演什麼角色。

但有一天,李落霞篤定了她會因為這場劫難得到一場福報。

“自然是貧道卜卦問天而來,夜王妃為何這麼問?”

“這封信你們看看。”

你們,包括李落霞和嶽清河。

鳳無心將一封飛鴿傳書信件放置在二人麵前,信件是前段時間自西陵國而來。

她隻是看了看,便將其放置在一邊。

“這是……”

嶽清河拿著信,花白的眉頭緊緊的擰在了一起,尤其是在看到信件上的內容,嘴裡的包子都未來的嚼,直接嚥了下去,險些噎死。

“鳳丫頭,這封信的真實性是多少?”

“不知道,所以給你們看。”

寫信的人是西陵國皇室,也是瀲灩閣女衛口中提過的大祭司西陵沅,信上所指,這個西陵沅還是她名義上的舅舅。

讓她儘快回西陵國繼承皇女之位,與西陵延鬥爭,最終登上女皇的寶座。

並且直白明瞭的說了三個月後,七國會發生的變數,與李落霞占卜的結果幾乎一模一樣。

“西陵沅這傢夥可不是個省油的燈,老夫年輕的時候和他打過架,險些死在他手裡。”

許多年前,西陵國和北辰國發生過戰-爭。

嶽清河作為北辰國的戰神,親自帶兵上戰場,而對方正是西陵沅。

毫不誇張的說,打了許多次勝仗生裡來死裡去的嶽清河,對那一場戰-爭還存有陰影。

“老夫從未見過這世間有任何一人,能將陣法與兵法結合的如此巧妙,彷彿天地間的萬事萬物都被西陵沅所掌控。”

在那場戰-爭中,要不是靠著部下衷心拚死將他護送出陣法,陰差陽錯之間破了陣法的陣眼,怕是這世間就再也冇有嶽清河三個字。

他也就吃不到好吃的紅燒肉,鍋蓋麵,biangbiang麵,大肉包子,糖醋裡脊,開水白菜,紅燒一品海蔘,四喜丸子……

“但問題是,西陵沅為什麼要給你寫信?”

西陵國不是有皇帝麼,彆管西陵延是正統皇帝,還是篡位,現在西陵國的政權牢牢的掌控在西陵延手裡。

而且,這封信的可信程度有多高。

是,二者所說的三個月的變數高度一致,但還是那句話,西陵延的目的是為了什麼,僅僅是讓鳳無心回去當皇女或者女皇麼?

“丫頭,你不會真打算回西陵國皇女皇吧。”

“女皇?當一條百無一同的鹹魚不好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