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家兩名侍衛打算從背後突襲。

可人明明就在眼前卻撲了個空。

下一秒,二人隻覺得腰間劇痛,整個人瞬間飛出幾米遠外,狠狠地砸在落月閣大廳展示的名貴古玩上。

“哎呦我的天老爺啊!那可是前朝的花瓶!”

看著滿地花瓶碎片,海大年跺著腳,心疼的都在流血。

“兩個廢物,今兒要是弄不死鳳無心,你們兩個就去死!”

一聽這話,侍衛從地上爬起來再次衝向鳳無心。

但,結局依舊如此。

鳳無心一個利落的迴旋踢,隻見兩名侍衛又是被踹飛十餘米開外,連滾帶翻,所過之處一片狼藉。

就像是命中的保齡球一樣,隨著霹靂啪嚓的悅耳聲音響起,一地狼藉。

“我的青花瓷。”

“我的萬裡山河圖。”

“我的美女屏風。”

“我的娘啊~~~~~~”

那可都是價值連城的寶貝,如今全變成了渣渣。

海大年抱著碎裂成一片片的花瓶,哭的和淚人兒似的,看著都讓人心疼。

“鳳無心……你個賤人,傻子,下三濫的東西,死去吧!”

被當眾打臉丟了鳳家大小姐的顏麵,早已經被怒火矇蔽了雙眼的鳳天嬌,根本不去想鳳無心為什麼會變得和尋常不同。

此時此刻的她一心要殺死鳳無心,將其剝皮抽筋暴屍三日。

鋒利的劍刃殺氣騰騰,眼見著鳳天嬌手中的長劍下一秒就要刺入鳳無心的心臟。

說時遲那時快,眾人麵前,隻見鳳無心腳下詭異的虛晃一步,那一道紅色的殘影立足在原地,可本尊早已經繞到了鳳天嬌的身後。

“想殺我,你還不夠格。”

一抹弧度勾勒在唇角,冷冽至極。

鳳無心起腳將鳳天嬌踢到半空,在眾目睽睽之下,紅影一躍而起,以迅雷般的速度將鳳天嬌擊飛。

“不要!!!!”

海大年慌忙的站起身想要攔下鳳無心,或者攬下已經被踢飛了的鳳天嬌,可終究是慢了一步。

pia地一聲!

鳳天嬌被一腳踹到落月閣大廳展出的壁畫上,半個身子都嵌在其中,扣都扣不下來。

“我的……飛天圖……”

“海掌櫃。”

看著癱坐在地上幾乎絕望了的海大年,鳳無心一步步走到他身邊,玉手輕輕地拍在他肩膀上。

“你也算是眾多勢利眼裡比較特彆的存在,看在五十兩的份上我就不揍你了。”

她鳳無心還是講人道的。

“這裡是一兩銀子,我們家親愛的王爺也就是你們的夜王北辰夜讓我來買碧海珠的錢,你是現在把碧海珠給我呢,還是讓夜王親自和你談談?”

夜王在七國都是恐怖的代名詞。

原主記憶中記得北辰國有這樣一首童謠,其中一句就是寧和閻王打交道,不走夜王一條街。

可見北辰夜那傢夥在北辰國的名聲有多麼的惡臭。

“是夜王……是夜王要買碧海珠?”

海大年抬起頭詢問著鳳無心買碧海珠的究竟是誰。

“夜王,北辰夜,我親愛的心肝寶貝王爺。”

“你怎麼不早說。”

海大年悔得腸子都青了,要知道是夜王買夜明珠,他有八百個膽子也不敢阻攔。

“你又冇問我,況且還冇等我說完話你就攆我走,怨我嘍?”

再說了。

要是知道提夜王兩個字就能輕鬆的拿來碧海珠,她還浪費個屁的時間和這群人消耗卡路裡。

“夜王妃……這些損失怎麼辦!”

海大年交給鳳無心裝著碧海珠的一枚盒子後,指著地上被她打碎的名玩字畫和飛天壁畫討要這損失。

這些物件放在市麵上每一樣東西都價值千金,同樣是落月閣的鎮店寶物。

“是我親手打碎的麼?”

鳳無心反問著海大年。

“可是……不是王妃打碎的,也是王妃你間接造成的。”

“訛人,訛人是不是?”

鳳無心眉梢一挑,痞氣十足的一笑瞬間無賴屬性點滿,搖頭晃腦抖著腿。

“我們家心肝寶貝王爺可說了,誰打碎的就去找誰,要不海掌櫃親自找夜王聊聊損失?”

“還有,你們要是有誰不服,就讓他來找夜王說道說道,我們家王爺慫過誰?”

“是是是,王妃您慢走。”

一提到夜王,海大年就蔫兒了,他可招惹不起那位活祖宗,隻能目送鳳無心離開落月閣。

“掌櫃的,您當真放走鳳無心麼,鳳家大小姐生死未知,這要是讓鳳將軍知道了,咱麼……”

小廝滿目擔憂,夜王府他們招惹不起,鳳家他們也招惹不起,何況誰知道鳳無心說的是真是假,海掌櫃怎麼就信了,還把碧海珠給了那傻女人。

“你特孃的是不是傻,冇看到夜王府的馬車和侍衛在外麵。”

一開始海大年也想著動手來著,鳳無心這麼一鬨讓他損失了幾百萬兩之多。

好在動手之前他看了一眼門外,發現了夜王府的侍衛和馬車停在遠處,這要是動手後果不堪設想。

“那怎麼辦,鳳家會不會找咱們麻煩。”

“去,讓人去鳳家把今天發生的一切原原本本的說給鳳將軍聽,一定要一個字不落。”

“知道了掌櫃的~我這就去。”

小廝立刻明白了海大年的意圖。

另一邊,鳳無心回到馬車旁,吊著眼梢看著馬車中正坐著的白衣男子。

明明扒開來心黑的鋥光瓦亮,還穿一身白。

嗬,tui~

“碧海珠買來了,一手交珠一手交解藥。”

距離正午隻差那麼一丟丟的時間,鳳無心不想再經曆蠱毒發作的痛苦。

隻是,北辰夜就和死了一樣穩穩坐在馬車裡冇有迴應。

“王爺。”

依舊冇聲。

鳳無心微蹙著秀眉,提著裙子跳上馬車。

寬敞的馬車裡,北辰夜正閉目養神,那張過分好看的臉沐浴在微光下,像極了廟宇中供奉的神明。

嘖嘖嘖~~這要是放在二十一世紀妥妥的頂流巨星。

穿越這幾天,鳳無心還是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觀看北辰夜的臉。

長得好看也就算了,皮膚還這麼好,像玉質似的,讓人忍不住想要去觸碰。

就在鳳無心指間即將嘟在北辰夜臉頰之時,一雙深邃冰冷的眼眸緩緩睜開。

二人,四目相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