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怎麼回事兒?”

站在鳳無心身後的霍岩俢瞪圓了雙眸,看到眼前發生的一幕亦是被嚇得愣在原地。

縱然是見過恐怖的凶手現場,可……

“還愣著做什麼,救人啊!”

第五家族的院落中有一顆枝繁葉茂的巨樹,而此時粗壯的樹乾上,第五家族的人正被吊在上麵,隨風左右搖擺。

更有甚者,被斬去了首級,屍體圍著巨樹跪滿了一圈,每一具屍身雙手捧著自己的頭顱。

而屍體裡的血液早已經乾涸,院內一股不知名的花香,壓製住了空氣中僅有的血腥味道。

“我的天啊,這是怎麼了!”

圍觀吃瓜群眾本是要來看賭局的,冇想到卻看到了讓他們終身難忘的畫麵。

“還真應了第五正說的話……輸了人頭奉上。”

要不說讀書人就是剛呢,這麼殘忍的事情都能做得出來。

“父親,爺爺……”

從圍觀人口中聽到第五族發生的事情,第五薰衝破人群想要踏入第五族府邸,卻被鳳無心一聲令下攔在了門外。

“彆讓她進來,告訴第五薰,她爺爺和爹爹還有一口氣。”

被斬了首級屍身擺放跪地姿勢的都是第五族的家仆,府上的主人們都被吊在巨樹上。

許是凶手太過於變-tai,並未將繩索扣死,而是讓其一點點的鎖緊,折磨第五正等人慢慢死去。

萬幸,萬幸她過於欠登,想著讓第五正趕緊給第五薰道歉,還黃字七班一個清白,這才破門而入,將剩下最後一口氣的第五正從上吊繩救了下來。

但……也僅僅是救了一小部分,第五薰的叔叔,還有弟弟,孃親都已經斷了氣息。

第五族門外,第五薰撕心裂肺的哭聲迴盪在眾人耳畔,聽者流淚看者傷心。

眀小媛和穆暖暖抱著第五薰也跟著哭著,李荀澤江彆離等人護在第五薰身旁,以防止她衝入府邸,或者做傻事。

“到底是何人,竟然下如此狠手。”

霍岩俢巡查了案發現場,但什麼有利的證據都冇有找到。

不由得,轉過目光,看向給第五家族醫治的鳳無心。

“看我做什麼,你以為是我下的手?”

察覺到了霍岩俢眼神中的懷疑,鳳無心將銀針從第五正的經絡中拔了出來。

銀針泛著輕微的黑色,顯然,第五家族的人中了毒,導致神誌不清,這才著了凶手的道。

緩緩起身,扔掉手中黑色的銀針,路過霍岩俢麵前之時,鳳無心隻說了一句話。

“若是我,我會一把火將整個第五家族付之一炬。”

“本官並未說是你所為。”

像是被人看穿了心事一樣,霍岩修急忙開口解釋著自己並冇有懷疑鳳無心,而是……而是……

“說不說有差彆麼?說一句你不愛聽的話,你個雖然是個豬,但你連你哥都不如。”

逆子二號雖然脾氣暴躁了一些,至少講理,懂得用證據說話,至於霍岩修麼,和霍恩差遠了。

“你……”

霍岩修剛要開口說什麼,宮裡來的官員打斷了他即將說出口的話。

“夜王妃,霍少卿,雜家是年公公。”

年公公在說明來意之後,再一次俯首作揖,瞧了一眼那些無頭屍首打了個冷顫,這才離開了第五家族。

鳳無心端著肩膀。

北辰錦華讓年公公來報信的目的是什麼,指明瞭第五家族發生的事情全權交給霍岩修來解決,旁人不得插手半分,

不解,不過這和她沒關係。

今兒不過是來要一個結果,卻遇見了第五家族險些被滅門的事情,也是夠掃興的。

“少卿大人忙著吧。”

“鳳無心……。”

霍岩修叫住了鳳無心。

“有事兒?”

“本官要你一句話,此事,當真與你無關?”

霍岩修對視著鳳無心的眼眸,一絲一毫的表情都不放過。

“哎~”

輕聲歎了一口氣,鳳無心邁出去的腳步了回來,抬起手輕輕地搭在了霍岩修的肩膀上,道了個歉。

“對不起,我剛纔說你不如豬,是對豬的侮辱。”

話音落下,在霍岩修要將她碎屍萬段的目光注視下,鳳無心走到了第五薰身側,緩緩開口。

“節哀順變。”

“鳳夫子……”

聽到鳳無心的聲音,第五薰抬起頭,紅腫著雙眼滿眼都是悲傷,一下子撲在鳳無心懷中再次哭出了聲音來。

也是。

即便是第五家族對第五薰如此不公,可畢竟是生她養她的孃親,是她的親弟弟,也是她的親人。

微微歎了一口氣,坐在地上,鳳無心安撫著第五薰的情緒,直至懷中的少女哭的昏了過去。

是夜,樓閣六層,鳳無心思考著是誰動的第五族。

當然,她是不可能了。

有那個時間,還不如多睡一會懶覺呢,

再說了,要真是她下的手,第五正這種老碧瞪早就灰飛煙滅了,還能存留一口氣等她去救。

“夫人在想第五家的事情麼。”

剛剛下朝的北辰夜一進門就看到自家小妻子皺著個眉頭,想來一定是因為第五家族而煩憂。

“北辰夜,你說到底誰下的手呢,我聰明的小腦袋瓜想了好久都冇想透。”

霍岩修雖然都不如豬聰明,但大理寺這些人的辦案效率還是可以的,否則也不能為北辰皇族效力這麼久。

但,即便是大理寺都冇有查出絲毫的端倪,完完全全冇有頭緒,這好幾個時辰過去了,依舊無法找出真凶。

“夫人冇有懷疑過為夫麼?”

北辰夜走上前坐在鳳無心身側,輕輕地擁著懷中的妻子,溫柔的親吻著她的額頭。

但某女人搖了搖頭,十分堅定的否定了北辰夜的指證自己是凶手的可能性,完完全全等於零的可能性。

“你我還不知道麼,第五家族那些棒槌在你眼裡連螻蟻都不如,退一萬步來說,如果真的是你為我報仇,第五家的結局是被屠殺滅門一個不留,連他家老母雞剛下的雞蛋都能給搖散黃了。”

以北辰夜瘋批果斷的性格便是如此。

除了北辰夜,還有誰擁有這麼瘋的手段和變-tai的惡趣味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