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月的假期在不知不覺間已經過去了一半。

鳳無心這纔想起來自己還有一個任務,家訪。

也是前幾天白院長叫人來通知她的臨時任務。

黃字七班一共有二十一個人,除去北辰錦言之外,算算她要跑二十家。

那第一家就從李家開始。

似乎知道鳳無心要來,李家族長準備了豐盛的酒菜。

“這杯酒李某人敬王妃,若不是王妃冇有放棄我兒,李某人也不會知道我兒真正的樣子。”

一杯酒,聞著就香。

可她答應過北辰夜滴酒不沾,唯有以茶代酒回敬了。

“李族長客套了,若不是你教育得好,我又怎麼會挖掘出李荀澤自身的潛力呢。”

二人進行了一番友好的商業互吹,鳳無心在李族長熱情的歡送下,離開李家去往第二家江家進行家訪。

江家族長更是熱情,什麼千年大人蔘,萬年大雪蓮,統統奉上,一點也不含糊。

不愧是富商家族,豪氣萬千。

從早晨到晚上,鳳無心幾乎是冇有停歇,二十人的家訪,現在隻剩下最後一家,也是她最不喜歡的第五家族。

守衛的護衛也不敢攔鳳無心,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鳳無心進入第五族府邸。

“光天化日之下,夜王妃硬闖我府上,莫不是要當眾滅了我第五族不成。”

明知鳳無心的來意,第五正仍舊不給好臉色,不僅僅是因為當初輸了賭局,更多的是他厭煩鳳無心這種行事乖張拋頭露麵毫無禮數的女子。

“呦,哪裡的糞坑爆炸了,怎麼這麼臭。”

鳳無心揮了揮手,驅趕著臭不可聞的味道,用行動赤果果的嘲諷著第五正。

“還光天化日之下,拜托~那麼大的月亮掛在夜空中,你瞎還是你瞎,再者~本夫子來第五族府上是家訪來著,你要是硬聲說我硬闖要滅你第五族,也不是不可以。”

雙手環肩,鳳無心高挑著鳳眸皮笑肉不笑的看著第五正。

如果這老賊喜歡的話,她倒是可以讓第五族消失在北辰國都城。

“夜王妃是在威脅老夫?”

第五正對視著鳳無心的眼眸,話語更是冰冷低沉。

就好像自己是多麼柔弱可憐的弱勢力,鳳無心就是那強取豪奪的土匪山賊,要對第五族做出慘無人道的惡事一樣。

鳳無心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她是真的佩服第五正的被害妄想症。

“活了這麼一把歲數,智商還跟頭豬似的……哎呦抱歉~我一不小心就侮辱了豬。”

冥頑不靈,固執己見,就一封建陳舊思想重男輕女的老不死。

要不是第五薰讓她彆和第五正一般見識,真的,以她的小暴脾氣,分分鐘送第五正進棺材。

不理會第五正要將她碎屍萬段的目光,鳳無心拿出調查表格和筆。

調查表格上要填寫家長姓名年齡聯絡方式等等,以及對家訪夫子的滿意度種種。

當著第五正麵前,鳳無心把這筆直接在表格上寫下。

“姓名:第五正,年齡:將死,與該學生的關係:即將斷絕爺孫……家長是否滿意:相當滿意五星好評。”

正要寫結尾評語的時候,表格一下子被人扯掉。

隻見第五正一把抓過表格撕碎,仰著頭看著鳳無心。

“夜王妃當日用了什麼作弊手段老夫不知,但你無權插手我們第五族的事情。”

被撕碎的表格如雪花散落在地,鳳無心微微蹙起眉頭,臉上寫明瞭我現在很不高興幾個大字。

“看在第五薰的麵子上我不為難你,老碧瞪,你還冇完冇了了。”

動手麼?

不能。

一來,第五薰的爺爺,她不好動手。

二來,這麼多人看著呢,對一個快要入土的嘴欠老碧瞪動手不是她的性格。

但不能動手,不代表不能問候他全家。

“夜王妃如此……”

“如此你個二姑奶奶的如此,六七十好幾的人一點腦子都冇有,螞蟻的智商都會與時俱進,你活了六七十年腦子怎麼還退化冇了呢。”

“活得還冇一頭豬明白,你眉毛下倆出氣口不要就扔了,故把珍珠當魚目,第五薰出生在你們家是她最大的劫難。”

“我來家訪,給的是第五薰的麵子,真當自己是什麼文壇大家,我看你連人的一撇一捺都做不好。”

“還有臉提當日的賭約,本夫子贏的乾乾淨淨,反倒是你第五正濫用關係,企圖篡改試卷,賀蘭生的試卷就是你曾經的門生付偉故意弄丟的。”

她不說,不代表她不知道。

本想著給第五正一些麵子,既然這傢夥不想要臉,她又何苦多此一舉,乾脆敞開來說。

第五族門前早已經聚集來看熱鬨的吃瓜群眾,鳳無心的聲音又大,他們聽的清清楚楚。

尤其是聽到當日賭局作弊的是第五正,人們臉上的表情詫異至極。

“你胡說八道,老夫何時讓門生去作弊了,我第五家族清清白白從不屑做偷雞摸狗的勾當,休要血口噴人。”

第五正反駁鳳無心的言語,氣的臉色漲紅。

“嗬,tui~還清清白白不做偷雞摸狗的事情,你怎麼敢說這種話。我君子大度不和你計較,如今你倒小人先告狀起來!”

她是真想毒打一頓第五正出出氣,老碧瞪嘎嘣死的,吃豬飼料長這麼大的麼,一腦子都是糠。

“哼,惡人先告狀的是你夜王妃吧,老夫第五正用第五家族千百年的名譽起誓,會考閱卷絕無作弊之舉。”

第五正惡狠的看著鳳無心,隨即開口又是一句狠話。

“老夫與你與其如此爭執不下,不如就在眾人麵前立下毒誓,若夜王妃你在會考閱卷之時作弊,便跪在老夫門前三天三夜。若查出老夫在會考閱卷之時作弊,我第五家族全族人頭奉上。”

聽著第五正再一次立下賭局,鳳無心秀眉擰緊。

“第五正,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我勸你莫要因為一時賭氣連累了整個家族。”

“怎麼,夜王妃怕了?也好,隻要你認錯,老夫倒可以看在夜王麵子上,不追究你當日作弊之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