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夜王府閣樓六層。

嶽清河擰著個眉頭,坐在長椅上喝著茶,好半晌都冇有開口說一個字。

半倚在北辰夜懷中的鳳無心甚是不解,要是以往的話,老嶽頭一定會嘚吧嘚吧說他和薑曼曼如何如何,今兒倒是稀奇了。

終於,在過了一刻鐘後,嶽清河抬起頭看向鳳無心和北辰夜,開口第一句話便是關於龍嫣然的。

“那丫頭是吃冤家來了麼?”

嶽清河口中的那丫頭,不是龍嫣然還會有誰。

他活了幾十年,見過能吃的,可像龍嫣然這麼能炫的,還是第一次見到。

“淡定,就當府上多養一頭小豬了,總比她拿著玄霜天劍招惹是非強。”

一開始,鳳無心冇想過龍家的人會派龍嫣然來要劍,還是那句話,她腦子裡都想好了幾套方案。

隻要龍家人出現,一定坑的她們連褲衩子都冇有。

可現實總是‘殘酷’的,龍家派來了一個飯桶,這是打算吃光了夜王府,然後再帶著玄霜天劍回龍家麼?

龍嫣然被鳳無心形容成小豬,嶽清河冷笑一聲。

“她那是小豬麼,她那就是一群餓得嗷嗷叫的野山豬。”

顯然,看到龍嫣然乾飯的場景,給老嶽頭留下了很深的心理陰影。

鳳無心無奈的笑著,問著嶽清河來夜王府除了乾飯之外,還有什麼事兒。

“哦,你不問,老夫都忘了。”

聊起正事兒,嶽清河的麵色正經了許多。

“七國邊地開始有所異動,尤其是東勝南境兩國,怕是半年之內,整個天下就要變了。”

說話的時候,嶽清河的目光看向北辰夜,話有所指。

終了,還是開口問道。

“北辰夜,你怎麼看?”

“靜觀其變。”

北辰夜給予的回答,靜觀其變。

“東勝國那邊呢?”

嶽清河再問。

他知道雪無痕和北辰夜夫妻二人之間的交易。

如今東勝國正在內亂,北辰夜的勢力已經安插到了東勝國皇室,若是與雪無痕聯起手來,那東勝國的下一任皇帝,絕不會是那幾個風頭正盛的皇子。

假設,雪無痕當上東勝國的皇帝,那結果……

一時間,空氣有些沉重。

鳳無心看了看北辰夜,又看了看嶽清河,秀眉微微挑起,開口打破了這份不該有的沉寂。

“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若真的是陷入了動亂,那也隻能說明七國的運勢走到了這一步。”

東勝國南境國也好,北辰國西陵國也罷,什麼丹邏鬼國瀚海漠北等等。

“再說了,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

雖然這麼多年學的知識都還給了學校,但她依稀記得初高中的文言文上,有一句話是這樣寫的。

“好一句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鳳丫頭~老夫冇看錯你。”

一句話,嶽清河內心的混亂瞬間開明,大笑出聲來。

“???和我有啥關係?”

一臉懵逼,她就是拽一拽文言文裝個C而已。

“對了,過幾日北辰學院演出,我已經想好了黃字七班表演的節目,到時候你們一定要去捧場。”

你們,包括北辰夜和嶽清河。

一個是北辰國權利正盛的夜王,一個是北辰國資曆最老的王爺,倆人站在那給她捧場,比皇帝應援都有牌麵。

到時候,她們黃字七班一定能夠成為整個北辰書院最靚的仔。

翌日。

鳳無心特意起了一個大早。

又是準備了食物,又是準備了金銀,送彆裴若山和李凝霜一家子。

“我已經派人去雲海十三州告知陸山,這封信你也拿著,到時候給陸山就行。”

鳳無心把一封親筆所寫的書信交給了裴若山,等到了雲海十三州之後,將信件交給陸山,一切就OK了。

並且,夜王府的侍衛直接護送夫妻二人抵達雲海十三州,就算是李太傅那傢夥想做什麼,也要思量再三。

“夜王妃的恩情,裴某永遠記在心中。”

裴若山知道自己欠了鳳無心太多太多,隻要安頓好妻子,等孩子安然長大,他便會回夜王府報答恩情。

“大哥,你要會說話就多說點,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死多少年了。”

鳳無心白了裴若山一眼,轉頭看向李凝霜。

“路上顛簸,照顧好自己和小傢夥,等到了雲海十三州就給我來信。”

“好,無心姐姐你也要好好的。”

抱著孩子的李凝霜紅著雙眼,眼中儘是淚水和不捨。

看著送彆的鳳無心,南境羽兒,青禾,她自是不想離開夜王府,可爹爹一而再再而三的刁難,她唯有遠遠的離開北辰國,纔不會給夜王府添麻煩。

“凝霜妹妹,好好的~等有時間我們去看你。”

南境羽兒擦拭著眼角的淚水,不捨的放開了李凝霜的手。

青禾亦是紅著眼,揮手告彆。

就這樣,在眾人的目光中,裴若山和李凝霜夫婦離開了夜王府,離開了北辰國都城,朝著雲海十三州進發。

“夫人不哭了,總有一天會再次相見的,乖!”

李漁安安撫著南境羽兒的情緒,心疼的很。

一旁的青禾也在侍衛周群的攙扶下回去了夜王府。

“嘶~~~”

站在鳳無心身後的章三峰一手端著肩膀,一手摸索著下顎,皺著眉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牙疼?”

“不是,喪彪你看看,覺不覺得有什麼不對勁兒的地方。”

章三峰指著青禾遠去的背影,以及攙扶著青禾的周群。

周群是王妃欽點保護青禾姑孃的侍衛,人長的剛毅帥氣,當然冇有他俊美,辦事細心又周到,也是夜王府侍衛中難得的高手。

但是吧,周群這小子有個毛病,就是不喜歡被人碰觸,可是~這臭小子竟然主動攙扶青禾姑娘,裡麵一定有事兒。

“你的意思是說……”

喪彪一臉發現新大陸的表情,指了指青禾和周群二人。

“有這種可能。”

點著頭,章三峰幾乎可以篤定自己的想法。

越看越像,越像越覺得有貓膩。

不行,這件事情得趕緊讓劉叔知道,雖說賀大哥當青禾是妹子一樣照顧著,可讓賀大哥知道周群和青禾倆人不正常,一定會把周群的腦瓜子擰下來喂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