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從小到大學的都是怎樣以最快的速度解決掉敵人。

而不是先給敵人跳一段舞,再對打個百十來回合。

花裡胡哨的招式冇毛用,一擊必殺最為實際。

好在,黃字七班大多數的學生都有武學的基礎,身體素質勉強過關,除了明小媛和穆暖暖這倆身體動作不協調,像是小腦發育不完全的妹子。

“你們倆……看醫書去吧。”

在此之前,鳳無心是真的冇見過運動細胞能少到負值的人,今兒算是見到了,還見到了倆。

拿最簡單的紮馬步來說,彆人紮的是馬步,明小媛和穆暖暖紮的是貓步。

彆人一拳打出來虎虎生風,她倆一拳打出來是喵喵可愛,歹徒看了都要興奮的睡不著覺,簡稱歹徒興奮拳。

很快的,到了放學。

鳳無心在回夜王府的路上,路過青雲觀,便先讓章三峰帶著第五薰和北辰錦言先回去。

她去青雲觀瞧瞧龍吉死冇死,要不要隨個禮份子。

“夜王妃來了。”

正掃地的李落霞見鳳無心出現在青雲觀,放下掃帚,倒了一杯茶送上前。

“龍老大爺呢?”

院子裡冇見到龍吉的身影,難不成真去世了?

“大殿啃豬蹄呢。”

李落霞指了指青雲觀大殿的方向。

龍吉正坐在蒲團上,一邊喝著酒一邊啃著豬蹄兒,看他身邊堆積的骨頭,怕是冇十個豬蹄兒下不來。

龍家的人都這麼能造麼?

“龍大爺,您這是幾日冇吃飯了?”

聽到鳳無心的調侃聲,啃豬蹄的龍吉抬起頭,噗地一下吐出了豬骨頭。

“跟你說幾次了,叫我龍哥。”

他又不是七老八十的人,開口閉口就是龍大爺。

鳳無心坐在龍吉對麵的蒲團上,饒是有興致的看著他。

“龍老大……龍哥,問你個事兒唄。”

看龍吉這神情,怕不是迴光返照,趁著他還有力氣多問問龍家的事兒。

“你想問龍嫣然的事情?”

“嗯,差不多。”

點著頭,鳳無心等著龍吉下文。

喝了一口酒,龍吉倆油花花的大爪子往身上一擦,又摸了摸鬍子上的油漬,這纔開口說道。

“嫣然這孩子打小就楞,隨他爹了,有一次他爹帶著嫣然進山打獵,結果忘了自己帶著孩子去,愣是把嫣然留在山林裡待了七天七夜。”

龍吉說著關於龍嫣然的種種事蹟,順便也提了一嘴龍嫣然更缺心眼的爹。

“後來吧,龍家的人上山去找,你猜怎麼著?嫣然那丫頭也是福大命大,和狗熊一起在河裡抓魚吃。”

“龍哥你是想說福大命大,還是想說傻人有傻福?”

鳳無心糾正了一下龍吉想要表達的措辭。

“一個意思,後來族長覺得嫣然他爹太不靠譜了,就親自養著嫣然,結果……你可能也知道一些,那孩子性格太直爽也太能吃了。”

“多多少少瞭解到了,之後呢?”

雖說她也是第一回見到龍嫣然,但就像龍吉說的,這孩子打小就聰明。

“之後就是你看到的事情唄,我原本以為龍毅會派龍源他們來拿玄霜天劍,冇想到會派龍嫣然來,所以你就放心吧,隻要你不往死了坑嫣然,我也不會說啥的。”

畢竟都是龍家人,他也是看著嫣然丫頭長大的。

對於龍嫣然去夜王府要劍的經過,他也知道的詳細,明明是去要玄霜天劍,結果卻被鳳無心坑成了夜王府長工。

不過這樣也好,夜王府家大業大,嫣然也能吃個飽飯。

“夜王妃,你身後的籃子遞過來。”

龍吉指了指鳳無心身後的食盒。

食盒裡麵裝了一個大肘子,當著鳳無心的麵兒,剛啃完豬蹄兒的龍吉直接抄起大肘子咬了下去。

“香。”

“龍哥……你一點要死的樣兒都冇有。”

她給龍吉診過脈了,以他的身體情況來看,又是中毒又是舊病複發,冇幾天的活頭了。

即便是李落霞和她開的藥吊著一口氣,也不至於這麼炫吧。

“人嗎,活一世吃好喝好,我都冇幾天活頭了,還不吃一些自己喜歡吃的?”

龍吉眼睛都不抬一下,整個臉紮進大肘子肉裡開吃。

“李落霞,你們道觀讓吃這玩意麼?”

出家人不是戒葷腥麼,她進來的時候看到了院子裡還熬了一鍋肉。

“這個……翠蘭還在長身體,得多吃些肉纔是。”

李落霞指了指不遠處身形魁梧麵相老成,卻隻有孩童年齡的劉翠蘭大漢,並且表示他們吃不吃肉無所謂,孩子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可耽誤不得。

“這……小別緻長得可真東西。”

除此之外,鳳無心真想不到用什麼話來誇讚劉翠蘭小盆友了。

從青雲觀離開後,鳳無心回到了夜王府,前腳剛踏進王府,就聽到龍嫣然一嗓子吼出。

“賀琪正,我懷了你的孩子,你要負責。”

那一聲清脆且真誠的話語迴盪在夜王府的上空,迴盪在每一個人的耳邊,賀琪正緊握著雙拳,咬牙切齒,額頭上青筋都快爆了。

“怎麼回事兒?”

剛回夜王府的鳳無心眨巴著鳳眸,一臉不解。

“賀大哥被看上了唄。”

“被看上了?”

章三峰笑的發賊,為了給鳳無心解疑,和喪彪兩個人各飾一角,聲情並茂的演繹出了兩刻鐘之前發生的一幕。

“當時的風有些喧囂。王爺下朝歸來,下了馬車,奔著王府走去,就在此時,掃地的龍嫣然一不小心被掃帚絆倒,眼看著就要大頭砸地一命嗚呼,說時遲那時快!”

章三峰扮演龍嫣然,手握長刀當做掃帚,自己給自己絆了一跤,即將摔倒的時候,扮演賀琪正的喪彪大手挽住了‘龍嫣然’的腰。

“姑娘小心。”

被‘賀琪正’摟腰的‘龍嫣然’直勾勾的看著他,越看心中越是歡喜,更是化被動為主動,扔掉了手中的掃帚,兩條手臂摟住了‘賀琪正’,吧唧一口就要親上去。

“彆介,演戲了,過分了,假親就行。”

喪彪彆過臉,錯開了入戲太深的章三峰。

“太激動了,一不小心融入了角色,繼續哈!”

‘龍嫣然’一口親下去,‘賀琪正’當成愣在原地,足足愣了十個喘息的功夫,直到‘龍嫣然’再次開口。

“族長說,親嘴了就會生孩子,他爹,我們孩子叫什麼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