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嬸嬸師父的秉性,如果發放獎勵的話,也不會發金元寶這麼貴重的東西,反倒是發銅板的可能性極高。

但此時此刻,手裡真真實實的握著金元寶,北辰錦言覺得又並不真實。

“彆亂想了,這可是貨真價實的金子,我都想好了怎麼花了。”

能來北辰學院的人,大多是家境殷實,少部分家境貧寒的學子都是靠著優異的成績領取助學金。

但黃字七班的二十一人身份非富即貴,並不差錢,不過誰能嫌錢多,還是金元寶。

賀蘭生和李荀澤盤算好了,他們兩個人的錢合在一起,去盤幾間倒閉的店鋪做生意,第五薰聽到二人的計劃也打算參與其中。

可是。

就在幾個人商議著商業藍圖之際,一盆冷水無情的落下。

“哦,為師忘記說了,明天開始咱們繼續醫學課武學課,每個人一學期的費用是十五個金元寶,李荀澤你負責收齊。”

“……”

“……”

“……”

黃字七班二十人集體沉默。

唯獨北辰錦言一臉原來如此的神情。

他就說感覺到不踏實,嬸嬸師父不愧是嬸嬸師父,想從她身上拔毛,難如上青天。

“鳳夫子,合著這些金元寶就是走走過場,我們還得搭進去一些唄?”

白玉成握著手裡的一個金元寶,都冇捂熱乎,還要往裡麵添十四個。

“你這孩子一點也不會說話,什麼叫搭進去,為師看著像騙你們錢的壞人麼,教你們學醫學武不得風吹日曬麼……”

鳳無心叭叭的說個不停,眾人臉上迴應的表情彷彿在說,您看著不像騙錢的壞人,您就是好伐!

放學後。

鳳無心在回夜王府的路上遇到了北辰夜。

“今兒下朝很早啊,北辰錦華又不行了?”

“邊關的事情已經解決了,為夫想念夫人,便想著快一些回來見夫人。”

北辰夜如是說著,鳳無心老臉一紅,小拳拳捶打著某王爺的胸口。

“哎呀,這麼說會讓人家害羞羞。”

“為夫甚是喜歡夫人害羞的模樣。”

北辰夜欺身上前,越離越近,氣氛也越來越曖昧。

“達咩,大白天的不可以澀澀哦~”

鳳無心還不懂北辰夜眼裡的神情是啥意思麼,身後的馬車裡還跟著北辰錦言和第五薰,她可不想當街那啥那啥教壞小孩子。

在某女人強行製之下,某王爺這才暫時性的收了手。

剛一下馬車,章三峰和喪彪兩個人出門迎接。

“王爺,王妃。”

前天晚上兩人去處理緊急事情,這纔沒跟在鳳無心身側,也冇回夜王府,免遭了毒手。

但有一句話說的好,該來的總是要來的。

見到章三峰和喪彪,鳳無心起腳一人一腳踹去,踹的二人一個滾體七百二十度才停下來。

“王妃……卑職……卑職咋了?”

章喪二人一臉懵逼,王妃為啥踹他們?

“還怎麼了?嗬!當初偷了我十錠金元寶,又燒了我的柴房,冇看出來你們兩個長得是個人,做的事兒比狗都狗。”

“王妃殿下,當初我們是一不小心燒了柴房,真的是無意之舉。”

章三峰不知道鳳無心為什麼會知道柴房著火的事情,但現在知道了,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求饒。

事情都過去這麼久了,王妃為啥突然間提起這件事情了呢?

不管當初是有意為之還是無意之舉,燒柴房的事情他們認,可偷金元寶的不是他們呀。

是王爺指使那個女人乾的壞事兒。

“王妃,金元寶是……”

“是什麼?”

不等章三峰開口說完話,北辰夜一個眼神冷冷的掃去,警告意味十足。

“王妃,金元寶……是我們倆偷的。”

一隻鴨子也是趕,兩隻鴨子也是趕。

為了王爺的幸福,這個鍋,他們背了!

於是乎,接下來不管鳳無心問出什麼來,章喪背鍋組都承認了罪行。

他們現在已經不希望活著了,就希望每年的忌日,能給他們墳上拜幾碗紅燒肉就知足了。

陽光,照在二人身上,那般的神聖,夜王府的侍衛們紛紛投去敬佩的目光。

章大哥,喪大哥,一路走好!

是夜。

鳳無心正和北辰夜聊著邊疆的事兒,看似尋常的問題,實則隱患頗大。

又牽扯到了九幽山河圖的寶藏和琉璃寶鏡碎片的諸多問題,讓人不得不重視起來。

“雪無痕的事情你打算怎麼做,當真要助他成為東勝國的皇帝麼?”

鳳無心問著。

縱然她和雪無痕之間有交易,不代表北辰夜也要參與其中。

“自然要幫他奪取東勝國皇位寶座,夫人猜一猜,一旦雪無痕成為了東勝國皇帝他會做什麼?”

“猜不出來。”

一個既是天啟城的狗,又是幽朝的狗,並且還是聽雪樓樓主,東勝國皇子,甚至還有諸多她無法看透的身份。

如此多麵且危險的男人,她懶得去猜,太浪費智商。

“以為夫掌握的情報,若是雪無痕坐上了東勝國皇帝的寶座,他要做的第件事情便是發動戰-爭,將七國全部拉入這場千年來最大的混戰中。”

“為啥???”

咚咚咚!!!

鳳無心本想問北辰夜為何如此篤定,被門外響起一陣敲門聲打斷。

豬頭臉的章三峰稟報著府外有人找,看樣子是黃字七班的學生,而且那個小妹妹身上還粘上了血,還有個少年昏迷不醒。

“???”

夜王府門外,明小媛和穆暖暖坐在台階上,血浸濕了二人的衣衫。

穆暖暖懷中還抱著受重傷昏迷不醒的江彆離。

二人一看到鳳無心出現,哭的更是可憐。

“鳳夫子……”

“先進去。”

鳳無心命人將江彆離背進王府,開始著手為其診治。

青禾,南境羽兒,李凝霜和第五薰幾人安慰著受驚嚇的穆暖暖明小媛。

這才問出了江彆離受傷的原因。

原來,明日就是穆暖暖的生日,江彆離想要給心上人買禮物,正巧在大街上遇到了明小媛和穆暖暖,可二人正被一群小混混欺負著。

那群混混動手動腳,對著二人就要做不好的事情,是江彆離拚死從混混手中救下二人,可因此也受了重傷。

“好,很好!敢動我鳳無心的學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