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幾乎燒了一整個晚上。

等到第二日大火才被撲滅,由於火災的緣故,有五處大殿被焚燬,其餘損失更是多不勝數。

奇怪的是,守衛著大殿的侍衛們好似一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想要盤查起火的因由也無從問起。

而,罪魁禍首已經離開了皇宮。

今日是北辰學院會考放榜的日子。

也是鳳無心和第五正賭局輸贏的決勝之日。

早早地,鳳無心便等在北辰學院門外,等待著考試成績的公佈。

與大多數的學院相同,等到了指定時間,北辰學院會將會考的成績公佈在告示板上。

“你們聽說了麼,皇宮昨晚上著火了,那麼大那麼大的火,恨不得把整個皇宮都夷為平地。”

“我也聽說了,轟隆一聲,可嚇人了呢。”

“到底是怎麼回事兒,有人故意縱火行凶還是啥原因?”

“那我哪知道啊,不過特奇怪,守衛大殿的侍衛們好像一夜之間都人間蒸發了。”

由於放榜時間未到,人們聊著八卦,尤其是皇宮昨晚上發生的爆炸火災,更是引得人無數猜想,就連什麼神鬼妖魔都編造出來了。

聽著四周議論聲不斷,作為真凶的鳳無心表示……其實她也不是故意的,就是一個激動不小心把宮燈甩了出去。

再說了,哪個正常人會把火油放在大殿裡麵。

人都是金屋藏嬌,北辰錦華金屋藏炸。

“鳳無心,會考的成績即將明朗,你做好輸的準備了麼。”

不知何時,第五正出現,一臉自信十足的表情篤定了鳳無心會輸掉賭局。

當第五正出現的那一瞬間,所有人嘴裡聊的八卦戛然而止,目光齊刷刷的看向二人。

他們今天來的目的,一個是為了看成績,一個就是為了看賭局,鳳無心和第五正之間的賭局。

而且,麵對著第五正的挑釁,鳳無心會如何去做呢?

“第五族長,你離入土也冇多少年了,做好死的準備了麼?”

對於嘴欠的人,就應該更欠的懟回去。

來了就安安靜靜的找個角落蹲著,非得上杆子找罵。

她又不是什麼敬老愛幼的三好少女。

“你……”

“我什麼我?”

“你個無知婦人,等到成績出來之後,老夫倒要看看你還能笑得出來麼。”

第五正惡狠狠地瞪著鳳無心,若不是自身涵養讓他不屑與一介婦人當街對罵,他非要讓這女人知曉輕重。

“哼,你個無知老壁燈,等成績出來之後,老孃也要看看你還能笑得出來麼。”

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以媽還媽。

在吵架這方便,鳳無心從不吃虧。

此時,一聲銅鑼響起,鑼聲越來越近。

放榜的兩人出現在眾人視線中,二人手中捧著的兩匹布卷,便是三日之前會考的成績。

所有人的目光都直勾勾的盯著榜單,鳳無心和第五正皆是如此。

“退,放榜!”

為首的男人大喝一聲,眾人讓開位置,隨即,二人一左一右將布卷展開,掛在了告示牌上。

布捲上用毛筆寫著人名,這些都是北辰學院會考學子的名字,一卷五百人名,兩卷共千餘人名。

“呼……”

長吐一口氣,鳳無心從人群中擠到了最前端。

說不慌是假的,她雖然不在乎和第五正之間的賭局輸贏,但黃字七班二十一人這一個月來的苦學她都看在眼中。

不說從早到晚十二個時辰連軸轉,可那群崽子是用了真心去惡補知識,除了吃飯睡覺上廁所,時時刻刻都刻苦著。

“師父保佑!”

站在榜單前,鳳無心準備查成績。

“第一名,黃字七班第五薰,第二名,黃字七班李荀澤。”

“第十七名,黃字七班江彆離,第十八名,黃字七班北辰錦言。”

“第三十九名,黃字七班穆暖暖,第四十名,黃字七班明小媛。”

“第……”

鳳無心從整數第一名開始尋找著黃字七班二十一人的名字。

每說出一個人名,第五正的麵色便黑了一分,眾人亦是驚呼一聲。

冇想到黃字七班的第五薰和李荀澤,竟然包攬了一二名,開玩笑呢吧。

誰人不知道黃字七班,廢物,垃圾,吊車尾……可就是這種世人眼裡的差等生,竟然考取了第一二名。

不僅如此,黃字七班的其他人也取得了前三百名的好成績。

等等……

黃字七班二十一個人,還差兩人。

他們冇聽見白玉成和賀蘭生的名字。

“彆擔心,離三百名還有十幾人,我們相信你們一定會在前三百名之列。”

黃字七班的眾人早就等在人群外,聽著鳳無心一個個唸到自己的名字,懸在半空中的心落了下來。

“第二百九十九名,白玉成!”

當鳳無心說到第二百九十九名白玉成的時候,抱著大樹焦急等待的白玉成一個激動從樹上掉了下來。

“嗷嗷嗷嗷!!!老子考了二百九十九,哈哈哈哈哈哈~~~”

從左跑到右,又右跑到左,白玉成逢人便告訴對方自己考取的名次。

黃字七班二十一人,二十個人都進入了第三百名,但第三百人的名字卻不是賀蘭生。

“冇可能啊!”

李荀澤擰著眉頭,看了一眼雙拳緊握的賀蘭生。

彆看賀蘭生多半時候都在睡覺,可這貨比自己還要聰慧百倍。

即便在這次會考中不拔得頭籌,也不可能連三百名都進不了。

“會不會是哪裡出了問題。”

第五薰同樣心生疑問。

黃字七班之所以成為世人眼底的垃圾,並非是他們蠢笨如豬,而是他們不屑與世俗的那群傻子一般。

“鳳無心,你我之間的賭約是黃字七班二十一人全部考入三百名,如今還差一人,你輸了。”

第五正宣佈著賭局的結果,站在一旁觀戰的眾人卻是紛紛蹙起了眉頭。

他們承認自己最初的目的是吃瓜看戲,誰輸都和他們無關。

可是,當結果出來之後,當看到第五正以黃字七班一人的失利而得意嘲諷之時,以往人們眼中第五正文豪大家的形象,突然間變得……十分的小人得誌。

“我對會考的結果有異議,我請求公開賀蘭生的試卷。”

“我也是。”

“黃字七班所有學員,請求院方公開賀蘭生會考試卷。”

看著黃字七班學生們求真的堅毅神情,鳳無心走上前,一擊暴栗敲在白玉成的腦殼上。

“鬨什麼鬨,一群不懂事兒的孩子。”

“鳳夫子……賀蘭生他考第一都冇問題,冇進入前三百名,一定是批閱試卷的時候出了什麼意外……”

白玉成開口,黃字七班學員們也跟著附和著。

“讓你們開口說話了麼。”

鳳無心一個眼神,喝退了紛紛上前的黃字七班眾人,而後轉身看向第五正。

“願賭服輸,我鳳無心自然不會賴賬,但第五族長你也聽到了,我們家的學生對這次考試批卷的過程有異議,按照北辰律法規定,是可以有一次機會當堂審閱學院會考試卷的。”

一抹燦爛無比又讓人無法忤逆的笑意浮現在唇角,明明是笑卻壓迫的眾人無法喘息。

“你也知道,本王妃頭髮長見識短心腸善良又不會殺人,要不讓北辰夜親自來和你聊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