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宮,芙蓉大殿的院落中。

嶽清河與北辰夜夫妻二人,說著大理寺的侍衛被蠱蟲寄生之後的變化。

還是那句話,雖說大理寺侍衛有的化作了人形蟲蛹,但好在事情還在可控範圍之內,冇有造成更大的危險。

“所以……找我們做什麼?”

鳳無心指了指自己和北辰夜,她就一個混吃等死的無用小迷途,和她說這些有什麼用麼?

“想法子唄,看看你有什麼方法能把蠱蟲殺死。”

這就是嶽清河來找鳳無心的目的。

“為啥?”

某女人再次問道,並且有很明顯的拒絕之意。

她又不是大理寺的爹又不是大理寺的娘,自己的事情自己解決唄。

“還為啥,老夫的兒子也在大理寺呢。”

“啥時候去的?嶽雲澤還是嶽雲霄?”

“雲澤唄,老夫也是剛剛得知的訊息。”

要不然他也不會親自前往皇宮插手蠱蟲珠釵的事情,要不是大兒子今早晨去大理寺辦事情,哪裡會參合到這種事兒中。

“雲澤目前冇什麼事兒,但是被困在大理寺出不來,唯有將蠱蟲危機解了,鳳丫頭……”

嶽清河看著鳳無心,話語中滿滿都是乞求的意味。

他就兩個兒子,可不想讓任何一個兒子出事兒。

“放心,事關我乾兒子他親爹的安危,我不會不管的。”

聽鳳無心這麼一說,嶽清河臉上的擔憂瞬間落了下來,可某女人的下一句話,成功讓某個老王爺再次黑下臉來。

“親兄弟明算賬,老頭你也是知道我的,這次就收你三千兩銀子。”

“你可真是名副其實的錢串子。”

三千兩的診金可是良心價,試問鳳無心哪次要診金不是以萬做單位,結果,老嶽頭還嫌棄她還罵她,不知好歹!

大理寺外。

北辰夜鳳無心和嶽清河從馬車上下來,站在被隔絕了的大理寺外,看著眼前被網的嚴嚴實實的大理寺,聞著那種讓人很是厭煩的味道。

“兒啊,你這是怎麼了?”

嶽清河幾步上前,被隔絕在大理寺的嶽雲澤向後退了一步,將被蠱蟲寄生的手臂藏在了身後。

“父親放心,兒冇事兒。”

“冇事兒什麼冇事兒,讓爹看看。”

“真的冇事兒,父親莫要擔心。”

說什麼嶽雲澤就是不上前,他擔心自己身體裡的蠱蟲會傳給父親。

“這味道……”

大理寺幾乎被巨大的網包裹在其中,麻繩編織的網上沁了火油。

可想而知,若是事情不可控了,北辰錦華想要將一切付之一炬,來徹底的斷絕蠱蟲爆發的可能性。

要是隻有大理寺一群人的話,她並不會插手,但現在嶽雲澤也在其中,她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老嶽頭失去大兒子。

“雲澤大哥,你把手伸出來我看下。”

“夜王妃……這……”

嶽雲澤看了看北辰夜又看了看鳳無心,在嶽清河的催促下,最終捲起了手臂上的衣服,將手從麻繩網的格子裡伸到鳳無心麵前。

肉眼可見,那蠱蟲已經鑽入了皮膚下,似乎在尋找著最佳的溫床成長。

“裡麵的情況怎麼樣了?”

鳳無心一邊給嶽雲澤檢查著手臂上的蠱蟲,一邊詢問著大理寺內部情況。

許是因為蠱蟲見到了陽光的關係,往皮膚深處乃至血管的地方鑽去,疼痛使得嶽雲澤咬緊牙關,冷汗不斷的滴落下來。

“方纔一個蟲蛹已經孵化了,好在侍衛們將所有的毒飛蛾全部燒死,不過也因此有不少侍衛中了招。”

他便是火燒毒飛蛾的時候,一隻毒飛蛾的翅膀落在了衣服上,導致了被蠱蟲寄生。

“刀給我,忍著點。”

從北辰夜手中接過匕首,鳳無心直接上手劃開嶽雲澤手臂,將藏在皮膚深處的蠱蟲蟲卵挑了出來。

當蠱蟲蟲卵落地的那一瞬間,砰地一聲,被陽光暴曬的蟲卵炸裂開來,噁心至極。

嶽雲澤手臂上的傷口源源不斷的流著血,看的嶽清河心疼不已,想開口問什麼,就見鳳無心麵色些許凝重的給兒子再次診脈。

“鳳丫頭,雲澤咋樣了?”

“我說什麼就買什麼藥。”

“買多少?”

“有多少買多少。”

有多少買多少,字麵上的意思。

嶽清河也不反駁,命令下人趕緊去按照鳳無心說的買藥,北辰都城的所有藥鋪的藥都包了。

“喪彪。”

“卑職在。”

暗中護衛的喪彪現身,單膝跪在鳳無心身後等待命令。

“回夜王府,去閣樓將壓在北辰夜枕頭裡的小本本拿來,儘快。”

“是。”

喪彪領命,轉身離去。

“為夫枕頭裡何時多了小本本?”

北辰夜不解,他竟不知自己的枕頭裡彆有它物。

“嘿嘿,當然是我藏的呀,你想想~那麼重要的東西藏床底下不保險,所以就藏在你枕頭裡了,況且你又總是搶我的枕頭睡,又不枕自己的枕頭。”

鳳無心小小得意著,為自己的聰明勁兒驕傲不已。

“夫人聰慧。”

北辰夜毫不吝嗇的誇讚著鳳無心,鳳無心也好不要臉的照單全收。

夫妻二人恩恩愛愛的模樣可是羨煞旁人。

但現在是秀恩愛,討論睡不睡枕頭的事情麼,你倆正經一點能死?

嶽清河眼神狠狠地剜著二人。

大概半個時辰後,北辰都城的醫館親自送貨上門,為首的便是吉祥街的藥鋪,在聽說鳳無心治病救人後,分文不收將所有能用到的藥材都搬上牛車,送到大理寺門前。

“夜王妃您說就成,熬藥的事情交給咱們。”

來的不僅僅是吉祥街藥鋪的新掌櫃,張大爺,寡嬸兒,有一個算一個全都來幫忙了。

能讓人們自發幫忙的……整個北辰國都城除了鳳無心也冇旁人了。

喪彪也將小本本帶了回來,鳳無心檢視著九幽山河圖使用說明書,果然,在巫蠱篇章中查到了蠱毒珠釵的詳細。

“那就麻煩大家了。”

“夜王妃您這話可就見外了,什麼叫麻煩咱們,當初要不是您,咱們墳頭草都兩丈高了。”

“就是,就是,王爺王妃是咱們的再造父母。”

吉祥街眾人說著這樣那樣的話語,聽的人心中暖暖的。

站在大理寺內的霍岩修皺著眉握著拳頭,雖然還是不理解兄長為何會對鳳無心心生愛慕,可看到那群百姓們自發而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