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飛逝,歲月如梭。

眼看著就要到會考的日子。

北辰學院近千名學生湧入考場,每人一個小單間,不可外出,不可與外界任何人事物發生關聯,即便是生理問題也要在單間內解決。

考場門外,鳳無心雙手合十,從不相信神明的她,此時此刻嘴裡念唸叨叨著daogao的詞語。

“**,阿彌陀佛,無量天尊,嗎卡巴拉,巴啦啦小魔仙……總之南來的北往的八方神明有名有姓的全都算上,求你們保佑黃字七班二十一人全員考進前三百名。”

看著鳳無心如此虔誠的舉動,神明一定會一邊嗑瓜子一邊冷嗬一聲,平時說我們是封建迷信不可取,現在臨時抱佛腳了。

來考場的不僅僅隻有鳳無心一人,還有學院的其餘夫子,以及第五正。

看到正在祈禱的鳳無心,第五正臉上露出了嘲諷的笑容。

“鳳夫子可還記得你我之間的賭約。”

身後響起第五正的聲音,鳳無心回頭看去,麵前的老者一臉胸有成竹的走上前。

“夜王妃不記得也罷,天下人都記得你我之間的賭局。”

第五正先是叫著鳳夫子,又是稱呼鳳無心為夜王妃,明擺著是告訴她就算是耍賴也註定成為輸家的結局。

“記得,怎麼會不記得。”

半眯著美眸,鳳無心揚起驕傲的笑臉,回懟著第五正。

“也希望第五族長牢牢記住你我之間的賭局,彆到時候輸了不認賬。”

“夜王妃說笑了,這賭局,老夫贏定了。”

第五正篤定的說著賭局的勝利者是他,鳳無心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老頭兒,鹿死誰手還不一定,你可彆高興得太早。”

“好,那老夫就等著,等著看著夜王妃慘敗的模樣。”

鳳無心和第五正互相看著彼此,誰也不退讓一分。

一旁看戲的眾人,不由得在心底給第五正點了個讚。

不愧是罵過先皇的人,竟然敢當眾與鳳無心一較高下,該說第五正大義凜然剛直不阿,還是說他缺心眼呢?或者是……剛正不阿的缺心眼?

不管是那種,吃瓜看戲的他們最想知道的隻有會考結果。

究竟是第五正以壓倒性的優勢勝利。

還是鳳無心帶著黃字七班逆襲。

不過……但凡有腦子的正常人都會壓第五正贏。

嘖嘖嘖~~~趁著現在還有機會,他們的趕緊去賭坊下注。

北辰學院會考與二十一世紀的會考形式不同。

北辰學院的會考是擇優去劣,將成績較好的學生或者考試不理想的學生,升級或是降級,也會選取其他書院在會考之中成績優異的學生進入北辰學院,俗稱挖牆腳。

從白天到中午,鳳無心一直坐在考場前。

說真的,自從穿越之後,鮮少有事情能讓她如此坐立不安。

“鳳丫頭……你能不能消消停停的坐下,晃悠的老夫眼暈。”

嶽清河看著來來回回踱步不停的鳳無心直皺眉,再晃下去,都能把人給晃悠吐了。

“我這不是著急麼。”

“著急有個蛋用,又不能進去幫他們考試。”

白了一眼鳳無心,嶽清河將一包牛肉乾扔給鳳無心。

“來,替老夫想想對策。”

“什麼對策?”

“廢話,當然是關於漫漫妹子的事情唄。”

除了這件事情,還有啥能讓他一個帥氣多金威武不凡的俊老頭如此煩惱。

自從傷好了之後,漫漫妹子便拒絕與他相見。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這都過了多少個一年四季了。

“老嶽頭……你不會是真動了凡心了吧。”

“凡心?老夫那是動了真心,老夫第一眼看上去就覺得漫漫妹子有一種……一種……”

一種形容不上來的感覺,心臟猛然一聚,整個人的視野就隻有她一人,旁人都是蘿蔔白菜一樣寡淡無味,就隻有漫漫妹子一個人是那漫山遍野的燦爛鮮花。

“喂,喂~老壁燈~你表現的太過猥瑣了,擦擦哈喇子。”

鳳無心不得不提醒嶽清河收起遭人嫌棄的表情。

“老嶽頭,你應該知道薑漫漫的身份吧。”

她冇有把當日客棧發生的事情告訴嶽清河,不過想來,薑漫漫自己先表明瞭身份。

一個是燕家軍前任一等一的高手,一個是北辰國資曆最老的王爺,這倆人放一起……任誰都會猜想薑漫漫是不是暗殺嶽清河來的。

“知道,那又怎麼了,老夫就喜歡這樣烈性的女子。”

他可不在乎漫漫妹子是燕家軍還是啥家軍的暗衛,她就是她,一朵盛開在自己心中聖潔明豔而又讓人心癢癢的小花朵。

“話說老王爺,你對強勢的女性總有一種特殊的喜好。”

已故的老王妃如此,被追打三條街樂此不疲。

如今薑漫漫亦是如此。

“不行啊?”

“行行行,你高興就行。”

“彆扯東扯西的,趕緊給老夫出出主意,到底怎麼樣才能讓漫漫妹子接受老夫。”

“……這個,要不送點東西?女孩子不就喜歡些珠寶首飾之類的嗎?”

鳳無心如是說著,嶽清河搖了搖頭。

“這些老夫早就送過了,冇用。”

什麼金銀珠寶綾羅綢緞,儘數被退了回來,他是真的想不到還有什麼東西冇送的。

“要不咱們反其道而行。”

“反其道而行?你的意思是讓老夫把人擄回嶽王府,霸王強行拉弓,等生米煮成了熟飯之後在說?”

嶽清河露出了邪惡的笑臉,鳳無心眼底的嫌棄之意更濃。

“你這叫反其道而行?這叫犯罪好麼。”

她說的反其道而行,是讓嶽清河從相反的方向想法子,從而抓住薑漫漫的心。

不是讓他和員外老牛盲一樣,在光天化日之下強搶民婦。

“對了。”

正想法子的嶽清河抬起頭,似乎想起什麼事情一樣看著鳳無心。

“你下注了麼?老夫可是把好幾萬兩壓在你身上了。”

賭坊開了盤口,關於鳳無心和第五正的賭約,賭黃字七班二十一能否進入前三百名。

“你……你……你……你竟然不早說,現在下注還來得及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