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您是北辰國的棟梁,北辰國不能冇有你,所以,為了王爺您身體健康著想,未來一個月的時間飲食計劃如下。”

“以十天為一個單位,一三五七九吃蘿蔔白菜,二四六八吃土豆茄子,十號吃蘿蔔白菜土豆茄子大雜燴。”

“王爺的身體健康不僅僅關乎到北辰國,還與妾身息息相關,妾身身為醫師和廚師一定會好好照顧王爺的飲食起居。”

鳳無心露出標準的八顆牙微笑,表麵上笑的那叫一個溫柔,心裡早就罵翻天了。

丫的!

三萬兩說坑就坑。

雖說不能把北辰夜五馬分屍泄恨,可這口惡氣不出,她鳳無心誓不為人!

昨天回來的時候大爺大媽給她的蘿蔔白菜一堆一堆的,老孃一定要讓你吃出後遺症來!

“既然愛妃是為了本王的身心健康著想,本王自然要領情纔是。”

明知鳳無心是蓄意打擊報複三萬兩白銀的事情,北辰夜並不惱怒,反之薄唇勾起的一抹弧度甚是趣味。

“不過,本王也如愛妃一般擔憂你的身體,明日起愛妃便與本王一起執行一個月的飲食計劃。”

一句話,不容忤逆。

北辰夜半眯著深邃的眼眸笑看著鳳無心,迴應著她挑戰,並且挑戰了鳳無心發起的飲食計劃挑戰。

聽到這話鳳無心笑了出聲。

嗬~

跟她鬥。

當年在死亡沙漠艱難生存了一個多月的她,就是靠著啃植物根莖活下來的。

跟她比生存,年輕人你輸定了。

“可以,一個月期限,誰先吃肉誰是狗。”

北辰夜,這隻狗你當定了!

夜王府閣樓六層,北辰夜和鳳無心打著賭,以一個月的期限為準隻吃素不吃肉。

站在門外的賀琪正緊皺著眉頭,很是不解的看著自家王爺。

兩個人的行為就像是三歲孩童一樣,鳳無心幼稚也就算了,可一向沉穩的王爺也跟著打起這種無聊的賭約了。

“王爺,卑職有要事稟報。”

……

……

……

翌日。

正陽殿門前,小太監踩著小碎步來到了鳳無心麵前。

“夜王妃殿下,聖上宣您進殿。”

“又讓我進去,啥事兒啊?”

雖然她距離正陽殿隻隔著一道門,但這一道門裡外卻是兩個世界。

上一次進入門的另一側,還是鳳千山告她傷害鳳天嬌的事情,這一次又是為了什麼。

不過話說回來,有幾日冇見到鳳千山了,死了?

也冇聽到鳳府發喪的訊息啊,如果鳳千山真的死了,她應該隨多少禮份子錢才合適?

“夜王妃殿下您快進去吧,聖上和大臣們都在等著您。”

“知道了,莫得催。”

鳳無心揮了揮手示意小太監彆這麼著急,她先給北辰錦言佈置好作業的。

“類型題反覆做,今天學習的古詩要是背下來的話,明兒我就教你劍術。”

“放心吧嬸嬸師父,我一定會好好背詩的!”

北辰錦言點頭如搗蒜,滿心滿眼都期待著明兒和鳳無心學習武術的畫麵。

可站在北辰錦言身側的李公公,卻是搖頭長歎了一口氣,看著自家小主子的小表情,還是忍住冇有說出口。

鳳無心這次進入正陽殿……也不知道還有冇有命活著出來了。

正陽殿。

眾目睽睽之下,鳳無心站在大殿中央,被一道又一道目光注視著。

大殿正中央不止是她一人,還有煩人精霍恩。

“聖上,鳳無心生性懦弱且目不識丁,又怎麼會醫術,據臣所知,她不僅廚藝了得武術也甚是厲害,所以臣斷定,此鳳無心絕對不是鳳家三小姐。”

霍恩雙手抱拳,稟明著自己所知的資訊與鳳家三小姐並不符合。

“此鳳無心很有可能是有心之人,刻意安插在夜王身邊的細作,為了夜王的安全,臣認為要重刑審問。”

當著文武百官大臣們的麵前,當著北辰夜的明前,霍恩開場就扔下了一記重磅炸彈。

不僅說明瞭鳳無心非鳳家第三女,還以危害皇室成員的罪名要求關押鳳無心,並對其嚴刑拷打挖出真正的目的。

站在一旁雙手揣著肩膀的當事人笑出聲來,敢情這就是讓她踏入正陽殿的原因啊。

“鳳無心,對於霍少卿的指證你還有什麼想說的。”

龍椅上,身著龍袍的北辰明開了口,一句話雖是詢問的語氣,可語境中所要表達的意思已經蓋棺定論了,她是某人安插在北辰夜身邊的細作。

鳳無心轉過頭掃了一眼殿中的文武百官,最後將目光落在北辰夜的身上。

不得不說,鶴立雞群四個字用在他身上更合適不過,一襲白衣驚為天人的俊美,是那種看上一眼就不會忘卻的驚豔。

隻是,他那雙深邃的眼眸依舊淡漠入如死水,就如同二人第一次見麵的時候冇有絲毫的波動。

嗬~她在期待個屁呢!

鳳無心收回了留在北辰夜身上短暫的目光,看向身側的霍恩,一雙鳳眸上揚著,半眯著月牙讓人看不清她眼底究竟是什麼樣的表情。

“聖上,我還真有話想說。”

身著狐裘大氅的鳳無心上前一步。

“說,朕給你辯白的機會。”

“聖上您用錯詞了,我就是鳳無心鳳無心就是我,這一點無須自證。”

鳳無心強調著自己接下來要說的話並非辯解之詞,而是真真實實存在的。

“眾位大臣都知道我是鳳家的第三個女兒,自小生活在鳳家破宅之中任由自生自滅,而且在幼年之時曾與將死之身的霍少卿訂過親。”

“但隨著我孃親的離世,也隨著霍少卿身體好轉與霍家地位的不斷提升,我一個不受待見的小小庶女,自然不夠資格踏入霍家大門。”

“這些年來,若冇有墨哥哥的幫助,這世間怕是再也冇有鳳無心這個人,可我的爹爹鳳千山竟然讓我代替嫡女鳳天嬌嫁入夜王府。”

鳳無心說的這些他們都是知道的,一個命運多舛的小丫頭能活下來也是夠可憐的。

“你莫要混淆視聽,這些事情都是眾人皆知,無法證明你就是鳳家三女兒。”

霍恩始終不相信鳳無心就是鳳家軟弱無能的三小姐,他想知道真正的鳳無心去哪裡了,而不是眼前的冒牌貨。

“好,我承認,我不是鳳家三小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