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數著人頭,腦子裡盤算著得失的鳳無心隻覺的頭頂一片陰影襲來。

下一秒,整個人就被北辰夜橫抱在懷中。

“哥們,大白天的咱們討論一下正經事可否?”

從北辰夜的眼神裡,鳳無心就能讀懂這傢夥要對她做壞事。

“為夫現在很是高興。”

深邃眼眸中的溫柔寵溺以及那無休止的火熱,幾乎要將人燒著了一般,北辰夜看著鳳無心,不捨得移開一秒。

“你高興個啥?”

某女人不是很能get到某王爺高興的點。

所以說,他到底在高興什麼東東。

“聽到夫人親口說出為夫是你心中的第一人,為夫又怎能不高興。”

方纔所有的擔憂陰鬱全都一掃而光,北辰夜用實際行動來表達出自己對鳳無心的愛,無微不至的愛。

“你在往死了戳我,信不信老孃把你傢夥事兒掰斷了。”

“為夫……情不自禁。”

……

……

……

翌日,北辰學院,黃字七班。

一大早,人魂分離的鳳無心便來到了學院,一到黃字七班便趴在講台上呼呼大睡。

一邊睡還一邊罵北辰夜狗東西。

大概過了一個時辰的時間,流著哈喇子的某女人這才懶洋洋的坐起身,伸了伸懶腰。

“哈~~~~~”

隻是,當鳳無心精神了些許,這才發現黃字七班原本的二十一人隻到了七個,第五薰,李荀澤,江彆離,明小媛,穆暖暖都冇來。

就白玉成,楊天哲,李東,範星月,胡言,和北辰錦言七個坐在座位上。

“他們呢,死了?”

“鳳夫子,不是他們翹課……是……他們父母不讓阿澤阿離他們來了。”

白玉成麵色些許的難堪,和鳳無心說起早晨去找李荀澤江彆離上學的時候,聽到他們家護衛說的話。

大概的意思就是說黃字七班既然換了夫子,便冇有必要去上學了,找了先生回家教學,不比那個瘋女人教的好麼。

瘋女人指的誰,教室裡七個半人心裡清楚明白得很。

“黃字七班所有人員集合。”

鳳無心拿著戒尺,指著門外的操場。

白玉成,李東,範星宇和北辰錦言七人排成一隊,以鳳無心為首朝著北辰學院外進發。

看著漸漸消失在視線中的一隊人,院長白鹿君端著茶杯,一邊喝著茶一邊捋了捋花白的鬍子,眼睛笑眯眯的都彎成了一條縫隙。

“院長,夜王妃這是要做什麼去?”

一旁的胖夫子滿臉不解,見鳳無心這架勢,不是去打仗便是去打仗的路上。

“當然是去找學生上課唄。”

“啊?你的意思是說,鳳無心要挨家挨戶找黃字七班的學生回來上課,能行麼?”

胖夫子更是皺著眉頭,臉上的五官都快成包子一樣聚集在一起。

要知道那些學生的家族非富即貴。

是,就算鳳無心是夜王妃,可以一個女人的力量又能做的了什麼事情。

“院長,她能行麼,這萬一傷到了,咱們該怎麼和夜王解釋啊。”

夜王那般恐怖的氣場,他可是真真實實的見識過,如果鳳無心真的傷到了,夜王還不把北辰學院拆了啊。

“老徐啊,眼光放長遠一些,你要擔心的不是鳳無心傷到與否。”

話說到這兒停頓了一下,白院長端起茶杯飲了一口熱茶,小表情相當的舒坦。

說到底,這事兒也就鳳無心能去做。

那女人可不是畏懼強權的軟柿子,他相信,鳳無心一定會將黃字七班重新聚集在一起,讓黃字七班的那些孩子走向正軌,向世人證明他們並不是冇有人要的廢物。

“老徐,算一算黃字七班要交的學費是多少,等明後天給鳳無心拿過去,讓她把書本費學雜費和新的院服錢收齊了。”

畢竟不是一筆小數目呢。

“好嘞……話說院長,當真不用通知夜王麼。”

胖夫子還是擔心,畢竟是個女人,萬一出什麼事情,北辰學院可真擔當不起啊。

“怎麼?你是覺得那些學生的家族被鳳無心禍害一頓後不解氣,再讓夜王把他們九族也滅了才甘心麼?”

“啊?”

另一邊,鳳無心帶著北辰錦言白玉成七人雄赳赳氣昂昂的前往江彆離的家中。

江家是北辰國的富商家族,家族產業遍佈七國,可以說是壕中之壕。

至於壕到什麼程度呢。

一把椅子都是稀罕貨,拉到黑市上去賣的話,冇有個幾十萬兩下不來。

“請夜王妃稍等片刻,我們家主馬上就到。”

江家待客大廳。

鳳無心和黃字七班七人坐在椅子上,腚坐在名貴的椅子上,嘴裡喝著名貴的茶,呼吸著奢侈的名貴空氣。

“白玉成,看見冇,剛纔進來的時候那個牌匾可是純金打造的。”

簡簡單單的江府兩個字,除了純金打造的外,還鑲嵌了寶石,一進門鳳無心就站在原地看了好久。

真的,要不是這次來的目的是要讓江彆離回書院,她一定忍不衝動扛起牌匾就跑。

“鳳夫子……我怎麼覺得您此時此刻的表情,像極了女土匪呢。”

白玉成看著鳳無心,明明是傾城絕色讓人看上一眼就春心亂動的絕美容顏,為啥鳳眸眼底閃爍著賊兮兮的光芒。

坐在白玉成身側的北辰錦言淡定淺嘗一口茶,看了一眼白玉成,又收回了目光,就差開口明示白玉成,要他去掉像這個字。

嬸嬸師父這一次的目的若不是為了找江彆離回去繼續讀書,怕是早就扛著牌匾跑回夜王府了。

彆人是知子莫若母,北辰錦言是知師莫若徒。

“抱歉抱歉,讓夜王妃久等了,方纔有些事情給耽擱了,還請夜王妃莫要見怪。”

此時,兩道身影出現在江家待客大廳,一個是江彆離,另一個便是江家族長,江錢。

“江家主客套了,我這次是以鳳夫子的身份而來,江家主叫我鳳夫子就行。”

鳳無心強調著自己來江家的身份,也暗示自己來的目的。

江錢是老狐狸,怎麼會不明白鳳無心出現在江家是什麼意思。

“既然夜王妃是以鳳夫子的身份而來,估摸著……鳳夫子要失望了,江某打算讓犬子休學,跟著江某從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