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腦子有泡。”

鳳無心一句話斷定了嶽清河的腦子不正常。

是。

老王妃已經去世多年,準許你開第二春。

但……你特麼不能開口直接揭人短吧。

也就是那個叫漫漫的婦人不會武功,但凡會點招數,絕對一掌劈了嶽清河的天靈蓋。

“老王爺兵法如神學富五車……為什麼說出來的話如此腦殘?”

就連溫柔如水的南境羽兒都嫌棄至極,可想而知嶽清河說出來的話有多麼的跌份兒。

砰砰砰!

被拒之門外的嶽清河仍舊不死心的拍著門,手裡麵還端著從夜王府搶來的一盆紅燒排骨。

“漫漫妹子,老夫第一眼就稀罕你,賊稀罕賊稀罕,那天晚上回去之後老夫想你想的想睡覺……不是,是想你想的都睡不著覺。”

說著說著,嶽清河把自己給說害羞了,扭捏的小表情噁心的人呦……

“老夫知道,你一個清清白白的寡-婦是不會喜歡老夫這麼個帥氣多金又專情的俊男,但是……老夫是不會放棄的。”

說著,嶽清河將手裡的一盆排骨放在門前,轉過身去。

當眾人以為某個老傢夥要離開的時候,卻見他縱身一躍蹦上了婦人家的牆頭。

結果換來了婦人無情的掃帚毆打,招招呼臉。

“彆打了,漫漫妹子是我,彆打了,再打就破了相了。”

上一代北辰國戰神,被一個婦人拿著掃帚打的毫無還手之力,畫麵相當之詭異。

“漫漫妹子,老夫是真心喜歡你。”

“嶽王爺你莫要逗我了,我們平民百姓可配不得你們高高在上的皇家人。”

婦人收回了掃帚,看著蹲在牆頭的嶽清河,不知是氣的還是被某王爺露骨表白羞臊的。

“嶽王爺您是王爺,我隻是一個失去了丈夫的寡-婦,還請王爺莫要拿婦人家尋開心。”

人間清醒的婦人根本不相信北辰國的嶽王爺會愛上她。

若她還是十七八歲的少女,或許還會被他的追求所感動,可……

“我要休息了,還請嶽王爺回吧,以後也莫要再來了。”

“漫漫妹子,老夫不嫌棄你是個寡-婦。”

“是我配不上王爺,請回。”

婦人不在說一句話,轉身回到了房間裡,關上門吹了蠟燭,任由蹲在牆頭的嶽清河怎麼叫著她的名字也不在回一句。

“漫漫妹子……老夫是絕對不會死心的。”

他就是喜歡如此強悍夠勁兒的女子,也定要將她娶回家當王妃。

“老嶽頭不是來真的吧?”

蹙著眉,鳳無心看了看眾人眼底沉思的神情,定然,他們也跟自己有一樣的想法。

“我覺得這件事情還是要問一問嶽家兩個兄弟的意見,老王爺死皮賴臉死纏爛打不要緊,關鍵是他們想不想讓婦人當後孃呢?”

翌日,義莊。

鳳無心仍舊帶著黃字七班所有人來到了義莊,昨兒是幫忙打掃室外。

室外掃的一根毛都看不到,接下來就是打掃室內。

義莊中有幾十具無人認領的屍體,雖說屍體上都蓋著白布,可依舊掩蓋不住恐怖氣息瀰漫在眾人心底。

最終,還是北辰錦言率先踏入義莊室內,學著林叔的舉動,在每一具屍體前點燃了三根香拜祭。

“怕,怕什麼……小師兄都敢,若咱們不敢不是被人看扁了?”

一個七八歲的娃娃都敢做的事情,他們男子漢不敢的話……說出去定會被人笑掉大牙。

就在此時,一道白影忽的出現在眾人身後,一聲問候嚇的二十人原地挑跳起。

“啊!!!!”

“啊!!”

一聲高過一聲的叫喊,充斥著義莊每一個角落。

“乾哈玩意……詐屍了啊!”

耳膜都要被叫喊聲給震破了,鳳無心微蹙著眉頭,一臉嫌棄的看著黃字七班眾學生。

她就是來說了個事兒,至於被嚇成這樣子麼,再把躺著的屍體給嚇的蹦起來,那就有的看了。

“鳳夫子……咱走路能不能出點聲兒。”

被嚇得都哭出眼淚來的明小媛躲在第五薰身後,可可憐憐的像一隻受了驚的小兔子。

“為師下次儘量哈,林叔,他們就交給你了,我出去辦點事兒。”

鳳無心剛纔收到了夜王府侍衛的訊息,說有人在醉仙樓等她,要商議關於天下三珍寶的事情。

還說他知道琉璃寶鏡還完好的事情,並且著重強調,去往醉仙樓的隻有他和鳳無心,絕對不可多了第三人,否則後果自負。

“王妃放心,老朽會好好照顧各位學子的。”

“小七,你一會和章三峯迴去。”

交代完畢後,鳳無心轉身離開了義莊,騎著馬朝著醉仙樓駛去。

醉仙樓的老闆在看到鳳無心的時候,臉上說不出來的表情。

“王妃,樓上請。”

雖說並不想招待鳳無心,可人畢竟是夜王妃,有啥法子。

掌櫃的心裡苦,但掌櫃的不說。

醉仙樓,雅間。

推門而入,就看到靠在窗邊看風景的雪無痕。

聽到聲音,雪無痕回過頭,也看到了衣著樸素卻仍舊讓人心愛的鳳無心。

“鳳娘子來了,本公子買了鳳娘子最愛吃的橘子,嚐嚐看可合胃口。”

雪無痕走上前,拿起一顆橘子,將橘子皮剝開,細心地剝離了橘子的白絲,並且把橘子瓣一一放在盤子上,推到鳳無心麵前。

“有事兒說有屁放,我趕時間。”

看都冇看橘子瓣兒一眼,鳳無心催促著雪無痕趕緊說事兒,她並不想和這種人同處一個畫麵。

“鳳娘子就這般不想見我麼。”

“你還挺自知之明。”

“鳳娘子真是一點不留情麵,本公子為了見你,可是躲避了好多人的眼線呢,不吃橘子也好,嚐嚐醉仙樓最新推出的釀肉。”

並未被鳳無心的冷言冷語以及眼底厭煩的目光擊退,反之,雪無痕更是熱情的夾起菜放在她麵前的碗裡。

在鳳無心將要開口發難之前,雪無痕唇角笑起。

“雖不知當日在落月崖上,破舊的琉璃寶鏡是何種材質所做,竟然欺騙了天啟城和幽朝的眼線,不過本公子篤定,真正的琉璃寶鏡還在鳳娘子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