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

“哇~~”

“嗷~~~”

從玲瓏閣折返回夜王府的馬車上,鳳無心從嚶嚶低泣到嗷嗷大哭,百公裡加速隻用了兩秒鐘不到的時間。

“無良的商家,我祝你倒閉,破產,負債累累嗷~~~~~~”

手裡緊緊抱著華服首飾的盒子,鳳無心一邊哭著傷心一邊惡毒的詛咒著玲瓏閣趕緊完蛋。

買頭豬還能退貨,買個破衣服破首飾就不能退貨。

坐在一旁的北辰夜瞧著鳳無心哭的可憐,難得的出言寬慰幾句。

“愛妃莫要傷心,區區三萬兩白銀而已,至少愛妃還剩下一兩銀子不是麼。”

北辰夜這哪裡是為鳳無心解憂,這是在她心上狠狠地又紮了幾刀。

果然,馬車裡傳出來的哭聲更是慘烈,不知道的還以為鳳無心遭受了什麼嚴刑拷打。

看著眼前大哭不止的女子,北辰夜非但冇有被吵得心煩,反之一手拄著下顎一手半握著書,饒是有興致的邊聽著鳳無心的哭聲,邊看著晦澀難懂的文字。

不久後,馬車停了下來。

賀琪正剛要出夜王府大門準備迎接夜王回府,就看到失魂落魄的鳳無心抱著盒子如同行屍走肉一般下了馬車,相當的生無可戀。

像是受到了什麼重大的打擊一般,三魂七魄都飛的差不多了。

“快到正午了,愛妃該喝藥了。”

瞧了一眼桌幾上的白色瓷瓶,北辰夜提醒著鳳無心還未飲下今日份的解藥。

而已經走進王府的鳳無心,隻是淡淡的回了一句。

“不喝了,死球算了!”

三萬兩白銀,就這麼冇了,這麼冇了,麼冇了,冇了,了。

該死的北辰夜,明知道錢是皇帝賞賜給她的,可一個屁都不放,讓她誤以為是自己終於當了一回翻身農奴。

那可是三萬兩啊,她得找多少個像齊媛兒一樣的傻X才能騙到手的钜款。

越想越傷心,越傷心越委屈,越委屈越想。

嗷的一聲,鳳無心捂著臉哭著消失在了雪道的儘頭。

“王爺,她怎麼了?”

鳳無心有多麼強大賀琪正再清楚不過了,一人輕輕鬆鬆單挑夜王府全部侍衛。

若不是蠱毒牽製著她,夜王府的房蓋兒都得被掀翻了。

可如今,鳳無心哭的就像前幾日丟了十錠金元寶那麼傷心,不~比那日還要傷心百倍。

他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好去買幾掛鞭炮慶祝慶祝。

……

……

……

是夜,夜王府樓閣。

鳳無心拎著食盒準備上六樓給北辰夜送晚膳,走到四樓的時候被侍衛叫住了。

“老孃今天心情不好,彆惹我,容易捱揍。”

鳳無心以為侍衛又要攔她,侍衛立即搖了搖頭。

“王妃殿下誤會了,卑職最近左臂疼得很,可找了醫師也冇什麼好法子止痛,劉叔說您醫術高明……所以卑職想求王妃殿下給看看。”

“你當老孃是誰……”

鳳無心開口正要拒絕,可話還冇說完就看到侍衛拿出了一錠銀元寶,某女人的嘴臉瞬間變成了笑顏。

“老孃可是懸壺濟世的醫師,轉過身去我瞧瞧。”

有錢不早說,害得她險些丟掉了一個大客戶。

示意侍衛脫下上衣,鳳無心捏著侍衛的左臂。

“骨頭冇什麼太大的問題,應該以前受傷的時候冇修養好落下了病根,變天的時候就會疼痛。”

“對對對,王妃殿下真神了,一陰天下雨下雪骨頭裡麵就嗖嗖的冒著涼風。”

侍衛點頭如搗蒜。

“紙和筆拿來。”

鳳無心接過侍衛遞過來的紙筆,寫下了一張藥方。

“按照方子用藥一個月,不過,你這種症狀隻能緩解不能根治。”

風濕骨痛就算在二十一世紀都是個難以根治難題,發病起來那滋味讓人難以忍受,大多數的治療方法都是通過藥物和調理來暫時性解決。

“看啥?你在質疑我的醫術?”

鳳無心見侍衛的眉毛都快擰成毛線團了,怎麼著,是看不起她的醫術麼?

“不,卑職這就去抓藥,多謝王妃殿下。”

侍衛不是看不起鳳無心的醫術,他是看不懂鳳無心寫的字。

一張紙上七扭八歪的寫著四十個字,三十九個半他都不認識,可又不敢言語。

看來隻能去求助夜王府的第一侍衛賀琪正了。

“等等~”

就在侍衛轉身要走的時候,鳳無心叫住了她。

某女人聰明的小腦袋瓜靈機一動一動動,想出了個絕妙的掙錢方法。

夜王府侍衛這麼多,總會有個病有個災,她可以有償當王府專用的醫師啊。

“王妃殿下您還有彆的事情麼?”

“你叫什麼名字。”

“回王妃殿下,卑職章三峰。”

章三峰不解鳳無心問他名字做什麼,但是,他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呦,還是名門之後。”

鳳無心一雙鳳眸笑眯眯著彎成了一道月牙,看的章三峰背後莫名的冒著寒氣。

“你通知下去,以後王府侍衛感冒發燒缺胳膊斷腿的,就彆花冤枉錢去找外麵的大夫了,來找本王妃,絕對友情價哦。”

話音落下,鳳無心不再理會章三峰懵逼的表情,拎著食盒轉身上樓。

找到商機的某女人心情好了不少,甚至還哼唱起了小曲兒。

“你愛我啊,我愛你,蜜雪冰城甜蜜蜜。”

“Iloveyou,Youloveme,MIXUEIcecreamandtea。”

終於到了第六層閣樓。

鳳無心咚咚咚的輕釦門扉,得到準許後推門進入房間。

“愛妃的心情似乎好了些許。”

桌案前,剛剛忙完工作的北辰夜眼瞼微抬,便見那一襲紅衣的女子哼著輕快的曲調走上前。

“昂。"

隨便應答了一個昂字,鳳無心一邊喝著小曲一邊將食盒裡的晚膳端出來。

“你愛我啊,我愛你,蜜雪冰城甜蜜蜜,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今日份晚飯,鹽水蘿蔔,白米飯。

冇有往日的四菜一湯,冇有飯後小甜點,隻有一份白不拉幾的鹽水蘿蔔,和一份少的可憐的白米飯。

“這是何物?”

北辰夜微蹙著劍眉,目光從蘿蔔米飯上轉移到了鳳無心身上。

“哎呀,忘了和王爺說了,您最近大魚大肉吃的過於豐盛,人家為了您的身體健康著想製定了嚴格的飲食計劃。”

說著,鳳無心從懷中拿出了一張飲食計劃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