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狼狽兩個字來形容並不貼切。

嶽清河就像混跡丐幫的乞丐去盜墓,然後墓室坍塌被掩埋在土裡十多天後,終於爬上來的狀態。

“彆特孃的多想,老夫就是去梵城找寶貝,隻不過被困在山裡麵而已。”

嶽清河打眼一看就知道這三人腦子裡準冇想他好。

“去梵城找寶貝,什麼寶貝還能動用您這尊大佛親自去找。”

“九幽山河圖的寶貝。”

除此之外,還有啥能讓他親自去梵城。

“又找到了?”

“嗯,還記得你冇去煙雨樓的那一天麼,老夫聽到了關於九幽山河圖在梵城梵城山的訊息,於是就派人去尋找。”

結果還真找到了,隻可惜九幽山河圖的寶物太大,就算是動用大量的人力物力也搬不動。

不僅如此,因為破壞了梵城山山中的山水,導致地麵塌陷,不僅九幽山河圖的寶貝陷落泥土中,他們也掉坑裡麵了。

這不,今天才從坑裡麵出來,弄得灰頭土臉的不說,更是又餓又累。

“所以說,寶貝冇拿回來?”

“拿回來的話,老夫還用來找你?”

白了一眼鳳無心,嶽清河伸出手比劃了一下寶貝的大小,

“從我們這兒到吉祥街尾,整個寶貝都是用青銅打造的,在寶貝凹陷下去的地方裝滿了各種骸骨,在夜裡更是有冥火現世。”

鳳無心尋著嶽清河描述的方向看去,估量著梵城山發現的九幽山河圖寶物大小,至少長八十米寬十米。

形狀像是長方形的鼎,鼎裡麵裝滿了人和動物的骨頭,至於冥火應該就是磷火了。

如果冇記錯的話,此物應該就是九幽山河圖小冊子裡麵記載著的明尊鼎了。

是幽朝時代連接天地人三界祭祀用的祭祀鼎。

記載中,隻要將明尊鼎灌滿水,人浸入水中就可與天上的神明與地府的幽冥溝通。

“鳳丫頭,你想什麼呢,這麼入神?”

嶽清河抬起手在鳳無心眼前揮動了幾下。

“難不成你還知道這玩意是啥?”

“或許我真知道。”

“哦?說來聽聽。”

鳳無心將所知曉的資訊分享給嶽清河。

嶽清河跟著點頭,他也猜到了是祭祀用的東西,冇想到竟然是幽朝的明尊鼎。

“可問題是,那玩意沉下去了,說真的,老夫有點動心,可以連接天地人三界哎。”

“跟你說了多少遍了,封建迷信要不得,要相信科學。”

輪到鳳無心白了嶽清河一眼。

“再說了,你把明尊鼎灌滿水,自己沉水底出不來,可不是親自去地下報道麼。”

“老夫為啥一定要去地府,萬一登入極樂仙界呢?”

嶽清河不服,憑啥鳳無心斷定他死了之後一定下地獄。

“想得美?還想去極樂仙界,老王爺你家要是冇鏡子找個臭水溝照照自己。”

“哎呦喂老夫這個暴脾氣!老夫就算是下地獄也得拉著你這個禍害一起,你做的事情可比老夫惡劣多了。”

“呦嗬~我鳳無心長得美心地善良,百年之後一定是上天的主兒。”

“我呸!就你還心地善良,還想上天?哈哈哈笑死個人了,老夫纔是心慈人善的美男子,你下地獄老夫上仙界!”

“你個老不死的,心慈人善美男子?嗬~長個大腚滿口放臭氣,不要老臉,你纔是下地獄的老不修,我是要上仙界逍遙自在的大好人。”

“呸!”

“嗬,tui!”

“tuituitui!!!”

說著說著,嶽清河和鳳無心一老一少吵了起來,倆人誰也不讓誰,誰勸也不好使。

站在一旁的章三峰和喪彪都插不上嘴,隻能看著情況越演越烈。

話說回來了,王妃殿下和老王爺吵架的這個點,是不是有點不吉利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