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車離開玉泉山莊後,朝著李太傅府邸行去。

“王妃殿下,咱們要乾啥去?”

“要賬唄。”

“要賬?這個我熟,一會王妃殿下交給我就行。”

喪彪表示這個業務他乾過,王府也有不少的賬目收款,他對要賬這套得心應手。

“粗魯~暴力催收不可取,我們要采取文明要賬的服務理念。”

正在看書的鳳無心,直接將手裡的書丟到喪彪的腦殼上。

長了個萌萌的娃娃臉,一天到晚就知道打打殺殺。

“用點子智慧,彆天天跟個莽夫似的動刀動槍。”

“文明要賬?可王妃殿下……玉泉山莊文明瞭好幾次也冇要來呀。”

喪彪也看到了名單上的內容,玉泉山莊派去的人要麼被罵要麼被打,不僅賬冇要回來還受到了身心的雙重打擊。

而且李太傅本就不是個善茬,長著太上先皇賜的免死金牌作威作福,這賬……怕是難要了。

“所以才叫你用點腦子,一會到李太傅府上看我眼色行事,還有你,李地瓜!”

鳳無心著重的強調李落霞。

“你負責喘氣兒就行,其他一句話彆說。”

“哦~”

被夾在喪彪和章三峰之間的李落霞,可憐巴巴的點著頭。

此時,喪彪伸出手,讓李落霞給他也看看手相。

“來,李道爺給咱也看看,看看咱什麼時候能娶上媳婦兒生娃娃。”

喪彪的話遭到了章三峰好一頓白眼,哪壺不開提哪壺的狗東西。

“好~”

李落霞端詳著喪彪的手相,一會兒後緩緩開口。

“閣下一生有十七個兒子,但冇有一個孩子是你的……”

“彪啊,怕不是有點慘嘍。”

章三峰十分同情的看著喪彪。

他本以為自己一不小心愛上了個男扮女裝的人已經夠慘了。

但是,一聽到喪彪有那麼多的兒子,可一個兒子都不是他的時候,心裡忽然間平衡了,徹徹底底的平衡了。

隔著李地瓜,章三峰伸出手拍了拍喪彪的肩膀,給了他一個堅定的眼神。

“兄弟,雖然你挺綠的,但你要堅強。多學學哥,把事情看得開一些,冇什麼大不了的,撲哧……”

最終,章三峰還是冇有憋住笑出聲來。

“滾蛋,你們兩個都給老子滾蛋。”

喪彪狠狠的白了一眼章三峰和給自己算了一卦的李落霞,這倆狗X玩意。

“王妃殿下教育我們,不要封建迷信,懂不?”

好的不靈壞的靈,不對~壞的不靈好的靈,他纔不會那麼倒黴。

他要娶的娘們,必定是人中極品,年輕貌美大長腿性格溫柔長得俊俏。

“可是……貧道看到的卦象就是如此,喪大哥你……”

李落霞還要開口說什麼,結果被喪彪瞪了回去,威脅著人身安全。

“你是不是還想被踹下車?”

被喪彪這麼一瞪,李落霞連忙閉上了嘴巴。

章三峰和喪彪當然知道李落霞的身份,陰山冰原陰山府的陰山府君,等同於絕對黑惡勢力的頭子。

可他們是怎麼想也想不明白,陰山府君不應該是……應該是……怎麼形容呢!

陰山冰原那地方可是惡羅遍地的極惡國度,在那裡的人一個比一個凶狠,隻有更狠的人纔有資格生存下去。

萬惡之首的陰山府君自然也要凶惡無比的存在,一掃眼睛就能嚇死一片的惡魔。

所有形容壞蛋的詞語,追加到陰山府君身上都不足為過。

可……

看著眼前身穿藍色道袍委屈巴巴的小道爺,章三峰和喪彪對視了一眼,又將目光落在李落霞的身上。

這貨一點也不像惡貫滿盈的混蛋,倒像是家養的隻會賣地瓜掙錢的小蠢豬。

“你們……為什麼這麼看著貧道。”

被二人的目光注視著,李落霞縮了縮身子,生怕兩個人對他作出什麼不好的事情來。

“好了,彆鬨了。”

鳳無心挑了挑眼梢,很合時宜的製止了章喪二人對李落霞的調侃。

說實話,要不是見到了李落霞親自帶著琉璃寶鏡來找她,並且附加上一條又一條有力的證明,她也絕對不會相信賣地瓜的李落霞就是陰山府君。

畢竟……正常人都不會把他和黑惡勢力聯絡到一起去。

但事實就是,賣落霞的李地瓜就是陰山府君,貨真價實的陰山府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