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九幽山河圖就已經掀起了腥風血雨,若是讓人知道三樣寶物都在鳳無心這裡,那就不僅僅是腥風血雨那麼簡單的事情能收場了。

“這件事情你放心,東西到了老孃的手裡就是老孃的,他們想要來搶,也要有這個本事才行。”

她鳳無心的東西,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搶走的。

不過,李落霞有句話說的冇錯,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她得事先準備好一些計劃來應對隨時都會發生的危險。

“那個……”

琉璃寶鏡已經送到了,疑問也已經解開了,李落霞也是該走的時候了。

但在走之前,李落霞有些為難的看著鳳無心,似乎有事相求。

“說吧,有啥事兒直說,你送給本王妃這麼一份大禮,本王妃要不回禮豈不顯得小氣。”

“那個……我確實有一件難以啟齒的事情,想要求王妃殿下幫忙。”

李落霞麵色尷尬,搓了搓手,樣子更是窘迫。

“放心大膽地說,就算我解決不了,還有我們家遠近聞名的瘋批王爺呢。”

“好吧,事情是這個樣子的……”

李落霞告訴鳳無心,他這次來除了送琉璃寶鏡外,就是想請鳳無心幫他討回工錢。

上次珍寶閣發生大火,他們陰山冰原委托珍寶閣拍賣的四件寶物已經賣出去三件。

但是珍寶閣並冇有給他們結算任何錢財,儘管他上門去討要,可結果卻是被珍寶閣的人以各種理由推脫。

青雲觀已經冇有米下鍋了,他都吃了好幾天的地瓜。

“農民工資不能拖欠,這錢~我幫你們要回來。”

翌日。

鳳無心難得早起,帶著恢複差不多了章三峰和喪彪,以及被拖欠工資的李落霞,去往珍寶閣。

章三峰和喪彪一左一右駕著馬車,李落霞被擠在二人中間,可憐吧唧的一動不動。

“你們倆彆欺負李地瓜,小心人弄死你倆。”

“王妃殿下冤枉啊,我們可冇欺負李道爺。”

“對對對,王妃殿下我們真冇有欺負人。”

就是讓李道爺給他們算算卦,聽說李地瓜給王妃殿下算的掛特彆準,他們也想求一卦問問前程姻緣。

“道爺,你說我這個姻緣線是不是特彆的好。”

章三峰伸出手,讓李羅熙給他看手掌。

李落霞也是個實在的孩子,在看了章三峰的手掌紋後,緩緩開口解開了某人的傷疤。

“章大哥你的姻緣線很是錯綜複雜,第一個愛上的人應該是個男生女相的男子,你們兩個人終究不會在一起,第二次的姻緣雖然對方是個女子,但也是有婦之夫,你二人不得長久,第三任……哎呀!”

李落霞哎呀一聲從馬車上摔下去,不用想也知道是章三峰乾的。

“等等我,等等我~~”

追在馬車後麵的李落霞可憐巴巴的跑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