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赤來的目的有兩個。

第一是見鳳無心,第二是解寒毒。

他是真的冇有想到,鳳無心給他的藥竟然真的可以對了症。

自從服藥後,寒毒發作的次數越發減弱,即便發作也不再如以前一般冰冷難忍。

“鳳無心。”

看著看著,幽赤看得有些入迷了。

他真的好奇鳳無心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女子,圍繞在她身邊的迷霧讓人越來越想要看清楚這個女人的內心。

“你到底是誰,這麼……”

“我是你奶奶。”

幽赤本想說一些風花雪月上的場麵話,奈何某女人壓根就不給他這個開口的機會。

“叫你奶乾啥?”

“你是個女子,莫要開口閉口就是你奶奶你孃親這些話語,甚是不文明。”

“那我是你爺爺,叫你爺乾啥。”

“……”

麵對著鳳無心如此近距離的問候,幽赤隻覺得自己是自找的,便不再糾正鳳無心身份的問題。

“來解寒毒,你答應了我。”

“早說不就好了,害的我險些多了個孫賊。”

“我說了。”

幽赤微蹙著劍眉,他坐下來的時候就已經說明瞭來意。

“哦,那我冇聽見。”

鳳無心的態度要多麼的隨意多麼的隨意,至於是真的聽不見還是假的聽不見,鬼知道。

“手拿過來。”

“要做什麼?”

幽赤狐疑的伸出手。

“砍了。”

懶得理會幽赤眼底的懷疑,鳳無心雙指搭在他的脈象上。

小片刻後,鳳無心收回了手,找張大爺要來了紙筆。

“你直接說就行,我記得住。”

對於鳳無心的字,他曾不醒目度過,險些導致雙眼失明。

還算了吧。

“那不行,有藥方纔能有證明你纔不會賴賬,我的字就是憑據。”

鳳無心還是寫下了一張藥方。

字麼,還是醜的彆開生麵。

不過這次的字和上次的比起來,要進步很多很多。

“練字了?有進步。”

“五萬兩銀子。”

不理會幽赤的問題,鳳無心直接伸手要錢。

“什麼銀子?”

“診金,五萬兩,怎麼著?你想賴賬????”

說著,砰地一聲鳳無心站起身,一腳踹翻了椅子,並且踩在了翹起來的椅子腿兒上。

“我個暴脾氣,老孃看病這麼多年還從冇人敢賴我的帳,行啊,孫賊~”

擼胳膊挽袖子的鳳無心,甚有一副要和幽赤打起來的架勢。

見鳳無心如此惱火,吉祥街的鄰裡街坊們也紛紛抄起傢夥事兒,不到片刻間便將幽赤團團圍在中間。

“你們要乾啥?”

看著將自己包圍的老老少少,幽赤挑著劍眉,將目光落在鳳無心的身上。

“鳳無心……你不是說免費麼,你可是親口答應我的。”

幽赤將當日珍寶閣起火那天的事情講明,鳳無心也冇反駁。

“你的寒毒已經解了,這個藥方是新的藥方,自然要給錢。”

“……什麼新藥方?”

寒毒什麼時候解的,他怎麼不知道。

還有,鳳無心口中的新藥方是什麼意思。

“新藥方就是新藥方唄,你吃了寒毒的解藥,雖然解了寒毒,但解藥裡麵我加了新的毒藥,這個藥方是解新毒的解藥。”

一句話說的和繞口令一樣,繞的人們暈乎乎的。

但幽赤聽懂了。

鳳無心最初給他的解藥,確實可以解開寒毒。

但是,在那個解藥裡麵又被鳳無心加上了新的毒藥,所以,自己感覺到不適不是因為寒毒發作,是因為新毒發作。

這女人算準了自己會來找她,所以,便開出了新的藥方,所要診金來平複免費治療的錢。

真是夠黑的,不愧是喪儘天良的鳳無心。

來找鳳無心拿解藥的時候,見到雪無痕笑的意味深長,一開始他還不瞭解那種笑容是什麼意思,但是現在他明瞭了。

“你在陰我?”

“你說對了,所以,五萬兩診金一個字兒都不能少。”

她鳳無心就不做虧本的買賣。

哼~

拿了我的給我還回來,吃了我的給我吐出來。

派出殺手來刺殺老孃,還想讓老孃給你免費治病,去你奶奶個腿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