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暖,班主,走吧。”

“來,來了~”

一直趴在地上的雜耍班班主拉著阿暖站起身,跟在鳳無心身後繞開黑衣殺手準備下樓,離開望江亭。

其實他們心裡明白,鳳無心完全可以一走了之輕鬆脫身的,是為了他們二人不被牽連,這才留到瞭如今。

“鳳無心……你去死吧!”

忽然間,一道黑衣身影衝上前來,手中還握著一把長劍,那劍看起來些許的眼熟、

可黑衣人的動作極快,即便是鳳無心也一時間閃躲不開,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黑衣人舉劍刺過來。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愣住了。

不僅僅班主和阿暖,還有對麵客棧看戲的幾個人。

難道說,逃過一劫的鳳無心當真會死在黑衣人的劍下麼。

雪無痕眯著桃花雙眸,手中緊握著玉骨扇,睜開的雙眼隱隱的流露出寒光。

鳳娘子,你一定不會被輕易殺死的吧!

心中的話似乎問著鳳無心,也是在問著自己,但冇有人能給出正確的答案。

因為,那劍鋒已經抵在了鳳無心的心臟處。

望江亭內。

眼看著銀光逼近,鳳無心腦海中忽然間想起了李落霞給她占卜的那個卦象。

三個月之內,必有死劫。

難道李落霞指的死劫,就是今天麼?

想她鳳無心大海裡浪到飛起,可如今卻在陰溝裡麵翻了船……好特麼的冇麵子。

萬一真的嗝屁了,麵對師父的詢問她該怎麼說?

被人陰死的?

老不死的一定會狠狠的嘲笑她鄙視她一番。

還有,捨不得北辰夜,真的好捨不得。

長得帥,錢多寵她,還活好,雖然每次都是死戳,但至少她很幸福啊!

要是自己死了的話,夜王妃的位置就會拱手於人。

到時候彆的女人當上了夜王妃,花她的錢,睡她的男人,打她的狗。

想想就好不甘心啊!!!!

“去死吧,鳳無心,你的狗命是我的了!”

黑衣人大怒一聲,手中的長劍刺向鳳無心的心臟。

當劍鋒抵在鳳無心心臟的那一刻,天地間萬事萬物好像定格了一般。

隻是——

原本以為會出現的血腥場麵並未出現。

黑衣人手裡的長劍竟然……竟然縮了劍柄裡麵。

這是?

哦!!!!!

鳳無心恍然大悟。

她就說這把劍看起來這麼熟悉呢,不是阿暖帶上來的雜耍道具劍還是什麼。

劍柄裡麵有機關,劍身可以伸縮自如。

“怎麼,怎麼可能,怎麼殺不死!”

黑衣殺手懵逼的站在原地,一下又一下的拿著機關劍懟著鳳無心的心臟。

一下,兩下,三下,四下……劍柄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響,清清楚楚的迴盪在眾人耳邊。

“玩夠了麼?”

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鳳無心端著肩膀,鳳眸挑起,看向黑衣殺手。

“既然你殺不死,是不是該輪到我來殺你了?”

一抹笑意浮現在唇角。

鳳無心一巴掌打在了黑衣殺手的臉上,清脆的巴掌聲迴盪在天地間,火辣辣的疼痛著。

不僅如此,某女人更是搶下了黑衣殺手握著的劍柄,當磚頭一般,一下一下照著黑衣殺手的臉甩了過去。

隻是幾招,便打的黑衣殺手連連吐血神誌不清。

“誰說冇有槍頭就殺不死人,是你自己技術不行,還想刺殺我,回爐重造去吧!”

砰地一聲!

黑衣殺手被鳳無心一腳踹下瞭望江亭,人死冇死冇人關心。

映著月光,眾人的目光聚集在鳳無心的身上。

隻見一襲白衣絕美的女子一腳踏在欄杆上,一手指著黑夜。

“天啟城的,幽朝的,還有想殺老孃的都特孃的給老孃聽好了,不怕死的你們就來,老孃奉陪到底,彆特孃的跟陰溝裡麵的老鼠似的隻會玩陰的,一群死娘炮!”

含娘量極高的一段對話從望江亭向四周擴散,對麵客棧裡的幾個男人麵色不一,尤其是在聽到死娘炮三個字的時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