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彆,那位大哥你彆衝動,你不是天啟城的對手!”

見氣氛烘托到了位,鳳無心手中把玩著的筷子直接彈射在另一方勢力的黑衣人身上。

黑衣人手裡正拿著刀,刀鋒本來是對準鳳無心的,但在鳳無心力道的驅使下,那長刀竟然直接刺向天啟城的殺手。

“你這麼衝動做什麼,你也不是幽朝的對手!”

招數相同沒關係,隻要管用就行。

被‘送’上前的第三方殺手都懵逼了,不知自己怎麼就到了幽朝和天啟城殺手的麵前。

而且,手裡的刀還插在了二人的身上……

“雜碎,去死吧。”

“敢刺傷天啟城的侍衛,你是真不想活了。”

一時間,望江亭三樓雅間中開啟了一場殺手和殺手之間的混戰,那場麵隻能用彆開生麵四個字來形容。

“哎呀呀,這就打起來了?”

挑事兒看戲的鳳無心,先一步撤退到了安全的角落中。

天啟城的想殺他,那和智障父子兩個人定是脫離不了乾係了。

幽朝的人想要殺他,情理之中。

另外的幾批人馬,看樣子有的是從宮裡出來的,有的是從江湖上來的閒散人員。

倒是熱鬨。

她都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這麼搶手了。

濃烈的血腥味道瀰漫在整個望江亭,熏得人直作嘔。

而遠處的閣樓中,幾道人影都看著望江亭內,一個個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這特馬的……在乾什麼?”

“一個一個都是傻子麼?”

一襲紫衣的幽羅氣的站起身來,緊握著雙拳,恨不得把後槽牙咬斷。

他派出幽朝的殺手去刺殺鳳無心,結果現在倒好,竟被三言兩語挑撥,與他人打了起來。

“不愧是鳳娘子。”

許久未曾出現的雪無痕搖晃著手中的玉骨扇,一雙桃花眼笑看著吃瓜看戲的鳳無心。

明明是自己深受險境,卻反其道為主,他的鳳娘子真的好有趣。

“還在笑,此次刺殺的計劃失敗,鳳無心和北辰夜定會有所察覺。”

幽羅真想撕了雪無痕的那張臉,要不是最後一絲理智告訴他,雪無痕現在還有些用處,這種搖擺不定的棋子早就死無葬身之地了。

被幽羅當成出氣筒的雪無痕一臉無辜的看著他,臉上的笑意依舊如尋常一般半眯著眼,讓人看不清楚他心中究竟在想什麼。

“幽羅大人何必將氣撒在本公子身上,還不如好好的看戲呢。”

“你!”

怒火更是熊熊燃燒著,幽羅的目光也更是冷冽,就在他即將動手之時,一旁的紅衣幽赤打斷了他的舉動。

“既然刺殺的計劃失敗了,暫且安穩幾天。”

“還是幽赤大人深明遠慮。”

雪無痕奉承著,順便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幽羅。

此時,客棧對麵的望江亭中,殺手門已經混戰成了一團,死的死傷的傷,冇死冇傷的也被鳳無心暗中下黑手給弄殘了。

坐在角落欄杆上的鳳無心嗑著瓜子,看著眼前躺了一地的殺手,甚是無奈的歎了一口氣。

“你說說你們,圖點啥呢,翻車了吧,打臉了吧。”

“鳳無心……你個卑鄙小人。”

天啟城的殺手也好,幽朝的殺手也罷,亦或者是其他勢力要殺鳳無心的殺手。

他們都冇想到會被擺了一道,好可惡的女人。

“???我卑鄙小人???”

被罵卑鄙小人的鳳無心瞪著一雙單純無辜的大眼睛,指了指四周,又指了指自己。

“你們一群殺手烏央烏央的衝過來,要殺我哎???我反倒成了卑鄙小人,我卑你NN的卑啊。”

可笑至極。

自己蠢怨的了彆人?

下一世投胎好好去普及九年義務教育吧,一群漏網的王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