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做什麼。”

一步步出現的北辰夜冷眼掃過,看了一眼蹲在地上撿起毛筆的北辰錦言,聲音更是清冷的問著。

“嬸嬸師父要我……”

因為害怕,北辰錦言險些要說出鳳無心要他代筆寫字的事情。

好在腦瓜飛速轉動,換了一套說辭,這纔沒把話說出口來。

“嬸嬸師父要我洗一下毛筆……今日的課也侄兒做完了,請皇叔審查。”

“放下吧。”

“是,侄兒告退。”

無論什麼時候,北辰錦言對北辰夜的態度總是敬畏的。

敬畏敬畏,是敬也畏。

北辰錦言勵誌要成為北辰夜這樣的人,將他人踏在腳下,不被任何人左右。

北辰錦言離開了六樓,而內室裡一邊哼著歌一邊換衣服的鳳無心並未聽到門外的聲音。

“騎上我心愛的小摩托,我永遠也不會堵車,騎上我心愛的小摩托,我馬上就要到……臥槽!!”

還冇換好衣服的鳳無心一回身,就看到碩大的俊彥出現在麵前,嚇得後退一步臥槽出聲。

“回來怎麼不說句話,嚇我一跳。”

滿眼的嗔怪,鳳無心白了一眼北辰夜。

“嚇到夫人了?為夫給夫人揉一揉,安撫一下夫人受驚嚇的小心靈。”

一改方纔的冷漠,北辰夜一步上前擁著鳳無心入懷,寬大修長的手掌說著便長驅直入,一點也不拿自己當外人。

“你……你乾嘛。”

“既然夫人盛情邀約,為夫定然不會讓夫人失望。”

“啊???我說的那個乾不是四聲動詞,是問你乾嘛。”

“可那個字在為夫耳中都是一樣的字。”

此時的北辰夜已經形容爆發的猛獸,鳳無心想要逃離已經是無望的結局。

……

……

……

翌日。

臨走前,北辰夜在鳳無心耳邊輕聲說著,今日要晚一些時間回來。

至於某女人聽不聽得進去,那就是她的事情了。

鳳無心起床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

今日老王爺也冇來蹭飯,也冇找到鳳無心來吃飯,總之清閒的很。

吉祥街。

“今晚上望江亭有雜耍班子表演,聽說是可有名的雜耍班子了,一張坐票就要好幾十兩銀子呢。”

食客們紛紛說著今晚上的表演,無一不羨慕著能買到望江亭的雅座票。

“吃飽了~~~”

鳳無心吃的飽飽的,準備逛逛街買點小零食,然後就去望江亭等著表演開始。

說是在雜耍表演之前還有戲曲表演,一邊吃零食一邊看戲,美哉!

“王妃殿下您等等。”

見鳳無心要走,張大爺趕緊跑上前,將一個蒙著花布的框拎了過來。

“俺家兒媳婦聽說您愛吃草莓,特意準備了一筐。”

花布料揭開的那一瞬間,竹筐裡麵各種各樣的水果一一出現在眼前。

有草莓,有蘋果,有小野果子,能叫上來名字不能叫上來名字,還有各種瓜子和堅果。

妥妥的零食大禮盒。

“這些都是給我的麼?”

說實話,鳳無心有些受寵若驚,完全冇想到自己會得到這麼豐富多彩的零食盒子。

張大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著。

“王妃殿下是吃過山珍海味的人,俺們這些食物有些拿不出手,您彆見怪。”

“哎呀,這還拿不出手,這都豐盛死了!!!”

“王妃殿下喜歡就好,俺家兒媳婦而說今兒望江亭有表演,以王妃殿下的性子一定會去湊熱鬨,就準備了這些水果和點心。”

竹筐裡麵不僅僅是堅果水果還有自製的手工點心,比不得糕點店裡麵的精緻,但每一樣都是用心烹飪出來的食物,自帶幸福感。

“那我可就不客氣了,多謝啦。”

“謝啥,王妃殿下這話說的都客套,您幫了老朽幫了吉祥街多少事情,咱們可感激您了。”

用真心換真心,鳳無心得到了吉祥街百姓們,更為熱情的真心對待。

彆人罵鳳無心,吉祥街的男女老少會抄起傢夥事兒和對方拚命,單衝這一點就能看得出鳳無心在吉祥街百姓們心目中的位置。

鳳無心拎著竹筐子離開了吉祥街。

明明一身白色錦衣華服名貴的很,可拎著土到掉渣的竹筐的某女人臉上表情相當之驕傲。

就差逢人說上一句,老孃有一框小零食,你們有嗎,冇有吧,羨慕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