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夜王府,梅園。

下午夫妻二人回來的時候,正巧遇到遛彎的李公公和北辰錦言。

原本北辰錦言也要去參加北辰錦華的婚禮,最終還是選擇留在了夜王府。

看著北辰錦言小小失落的表情,鳳無心為了讓徒兒打起精神,便決定從今日開始教授他課程。

從武術到醫術到文化課,一樣不落。

北辰錦言有武術的功底,隻需要重新拾起來繼續練習,再加上這孩子本身就是個練武奇才,在她和夜王府侍衛的教導下,一定會成為雄霸一方的高手,不過是時間的問題。

文化課對於北辰錦言來說也不是什麼難事兒,鳳無心打算將醫術和文化課結合起來,就從最簡單的藥理開始。

一盞一盞紅色的燈籠將梅園照的透亮。

墨汁塗黑的木板上,鳳無心拿著自製的粉筆書寫著關於醫術的種種。

內容是好內容,就是這個字……

“鳳丫頭,你這個字……太**的難看了。”

來找李公公和劉叔聊天的嶽清河皺著眉,他都不知道用什麼話來形容鳳無心的字。

分明是同樣一個字,可橫看是一個字,豎著看又是一個字,從上麵看吧還是一個字,從下麵看又是新的字,但仔細看去……根本不像是人能寫出來的字。

“真的,鳳丫頭~你給大黃狗爪子上拴個骨頭,估計都寫的比你好。”

“……我教你教?你會你來寫?”

鳳無心挑著眉,瞪了一眼說風涼話的嶽清河,來夜王府蹭吃蹭喝就算了,還那麼多廢話。

“老夫要是會醫術早就教了,也不用你廢人不倦啊,鳳丫頭~咱們能打個商量麼,你就這一個寶貝徒弟吧,省著點禍害不行麼。”

能當鳳無心的徒弟,北辰錦言定是修行了幾百世才修來了這個福分。

能讓鳳無心親自教授文化課,北辰錦言定是造了幾千世的孽才受到了這個懲罰。

瞧瞧,瞧瞧小傢夥那張幾近扭曲的表情……

不行,他得需和北辰夜反應反應這種情況,要不然好好一孩子指不定會有什麼心理問題。

……

……

……

翌日,鳳無心睡到日曬三竿才起,北辰夜早就上朝去了。

慣例,起床後簡單洗漱一下,去吉祥街吃早餐。

隻不過,前腳剛出門的鳳無心就被身後來的馬車彆住了去路。

一隻玉手掀開了馬車簾子,露出了那張精緻的妝容,在看到鳳無心的時候,強行將眼底的惡毒壓製了下去。

“妹妹,姐姐有些事情想和你說,不知妹妹方便不方便。”

“不方便,再見。”

鳳無心果斷的拒絕了。

天都知道西陵筱柔開口放的屁是什麼味道的,她纔不想毀掉心情呢。

“妹妹~這件事情關乎到了西陵國聖上,是西陵延托我給你帶的話。”

見鳳無心轉身要走,西陵筱柔直接祭出殺招,投出了西陵延這個名字。

果然,在聽到西陵延三個字的時候,鳳無心停下了腳步。

“什麼話?”

“姐姐在醉仙樓定好了雅間,妹妹放心,姐姐不會害你。”

言外之意,想要知道西陵延說了什麼,就得和她去醉仙樓,否則彆想知道一切。

“好吧。”

醉仙樓那地兒她知道,正好冇吃早飯,有人請客也好。

本要離開的鳳無心跳上馬車,與西陵筱柔前往醉仙樓。

馬車並不大,兩個女人麵對麵坐著,彼此看著對方。

“王爺還真是寵愛妹妹,隻可惜姐姐冇這個福分了。”

話說的羨慕,但羨慕之中夾雜著特殊味道是什麼,鳳無心不想去分析,也懶得去分析。

“點魚蛋了麼?醉仙樓的魚蛋超讚。”

“啊?”

“紅燒肘子,八寶鴨,糯米丸子,茭白……對了,我還要吃皮薄餡大的灌湯包!”

鳳無心一樣一樣的點著菜,西陵筱柔擰著眉強忍著要將某女人碎屍萬段的衝動,隻能勉勉強強的扯出笑容來應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