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倆夠了。”

嶽清河白了一眼秀恩愛的狗男女二人,善意的提醒著這是在彆人的婚禮上,你們兩個是否能注意下場合。

“一拜天地。”

“二拜祖宗。”

“夫妻對拜,禮成!”

太監宣讀著一係列繁瑣的文字,鳳無心聽著耳朵都起了繭子,百般無聊的靠在北辰夜的身側打著哈欠。

“有點小好奇。”

“夫人好奇什麼?”

北辰夜看到自家夫人眼底閃爍著的光芒,不由得好奇問著。

“宮鬥唄,北辰錦華後宮有三十七人,再加上西陵筱柔就三十八了,這貨明擺著不是什麼安分守己的主兒,嘖嘖嘖~”

砸吧著嘴,鳳無心其實挺想看後宮爭鬥大戲的,畢竟前世的她可是四大爺和嬛嬛的頭號影迷。

“嗬~”

站在一旁的嶽清河冷笑著。

“你要是這麼喜歡宮鬥,讓北辰夜當個皇帝,到時候娶個千八百個後宮妃啊貴人什麼的,你不就可以過宮鬥的癮了麼。”

麵對著嶽清河的提議,鳳無心搖頭否定。

“我看宮鬥的瓜,是因為事情發生在彆人身上和我無關,彆說千八百個了~要是這貨敢娶第二個,我不把他閹乾淨了都算我冇吃飽飯。”

鳳無心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著,聽的一旁的官員們紛紛合攏了腿,感覺襠下涼颼颼的。

“為夫這一生一世生生世世隻要夫人一個,即便是天上的仙子在為夫眼裡也不及夫人半分。”

北辰夜突如其來的表白讓鳳無心又是小小的怔住了神,即將開口的狠話瞬間嚥了回去,立馬轉換成小鳥依人的溫柔模樣。

“人家哪有你說的這麼好,討厭啦啦~~”

嘔~~~~

是哪個瘋女人剛纔要把夜王給哢嚓來著,典型的母夜叉,比山上的女土匪還要土匪,現在卻表現的溫柔如水,死不死啊!

正當北辰夜和鳳無心夫妻二人說著你儂我儂的噁心人情話之時,兩道目光襲來。

一道來自北辰錦華。

作為一國之君,婚姻大事竟然操控在他人手中,這讓他如何能咽的下這口氣。

另一道來自西陵筱柔。

身為西陵國第一美人,從小被眾星捧月的擁護著,如今卻被一個瘋瘋癲癲的惡婆娘奪走了北辰夜。

等著,賤人,咱們之間冇完。

“他瞪你,她瞪我。”

鳳無心指著北辰錦華又指了指北辰夜,而後指了指西陵筱柔又指了指自己。

按照一般的劇情來說,這兩個反派聯合在一起,總是要搞點事兒的,要不然都對不起他們出場的機會。

但有句話怎麼說來著,不是所有的一加一效果都會大於二,就比如兩個廢物。

她啊,心地善良,生性膽小,還又懶又纏,就想著安安穩穩混吃等死。

西陵筱柔要是足夠聰明的話,最好是安分守己彆招惹她,要不然後果會發生什麼事情她也不曉得。

一場並不算盛大的婚禮草草的舉辦完畢,北辰夜牽著鳳無心的手,夫妻二人優哉遊哉的消失在眾人視線中離開了皇宮。

而二人身後,那兩道視線更是迸發著怨毒的殺意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