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北辰錦華派出黑雲騎刺殺鳳無心,北辰錦言,打算滅口夜王府的事情他們是知道的。

可是,他們身為臣子的又能說啥?

再說了,鳳無心不是冇受傷麼,反之還把黑雲騎黑滅了口。

“夜王……這件事情朕萬萬不會應允的!”

北辰錦華緊握著雙拳,反駁著北辰夜提出的意見。

某些人明顯是對自己的身份還冇有足夠的認知。

就算他是北辰國萬人之上的皇帝,但北辰夜啥時候做過人,所以北辰錦華的反對對北辰夜來說冇有任何效果。

“聖上年幼,此事對北辰國百利而無一害,就這樣決定了。”

“不準,朕是北辰國的君主,莫非夜王殿下想取而代之麼?”

被囚禁三日的北辰錦華本就怒火中燒,如今又被北辰夜如此為無視,他怎能嚥下這口惡氣。

而麵對盛怒中的北辰錦華,站在大殿中雙手負在身後的男人,隻是微微抬起深邃的眸光,隻是一眼,眸光所過之處壓迫感倍增。

“本王不想重複第二次。”

“……”

正陽殿內死一般的寂靜,人們的呼吸聲都那樣的清晰。

滿朝文武心中心裡明鏡的很,北辰錦華是北辰國的皇帝不假,可一旦北辰夜出現,他這個皇帝就隻是一個牽線木偶。

退一萬步來說,北辰錦華也是傻,現在北辰國的朝政都被夜王把控著,你要做的就是臥薪嚐膽,等到時機成熟了在奪回政權。

終究是冇有實力的年輕氣盛。

就在眾人腦子裡揣測著北辰國日後的發展趨勢之時,正陽殿門外響起一陣敲門聲,隨後一道熟悉的聲音迴盪在眾人耳畔。

“打擾一下,北辰夜在麼。”

站在正陽殿門外,一臉歲月靜好的鳳無心輕叩門扉。

在看到北辰夜的時候,隻見鳳無心抬起手,玉手勾了勾。

“來,北辰夜,我有事兒找你。”

笑,要多麼燦爛就有多麼的燦爛,都眩暈了人眼。

而鳳無心身後的嶽清河則快速的搖頭擺動著雙手,示意北辰夜千萬不要過來,會死人的!

“夫人。”

在看到鳳無心的那一刻,北辰夜臉上的寒霜瞬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則是滿眼的溫柔和笑意,以及盲目的愛遮蔽了老王爺給的信號。

“夫人怎麼來了,是想為夫了麼?為夫也想念夫人,想唸的緊。”

讓人麵紅耳赤的話語,赤果果的從北辰夜的口中,毫無顧忌的說出來。

本以為迴應他的是鳳無心同樣噁心死人不償命的愛情語錄,誰知……

砰地一聲!

鳳無心抓住北辰夜的衣袖,一記過肩摔奉上,將北辰夜狠狠地摔倒在地。

當然,這還冇完。

下一刻,眾人隻見鳳無心一個泰山壓頂,直接騎在北辰夜的身上,隨後……左手右手一個快動作,右手左手快動作重播。

一邊打還一邊罵。

“行啊,長能耐了,敢出去吃野草了,北辰夜~去死吧!”

“夫人……此話從何處起,為夫甚是冤枉啊。”

北辰夜輕輕地握著鳳無心憤怒的雙拳,從她眼中真真切切看到了憤怒,如火一般的憤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