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位爺稍安勿躁,接下來您將會看到更加絢爛的畫麵。”

伴隨著玉奴的聲音迴盪在眾人耳畔,高台上漸漸亮起了一抹不知該怎麼形容的光芒。

藍色,紫色,紅色,綠色,白色……好似把天地間所有的顏色都混雜在其中,美則美矣,卻透著邪氣。

三樓雅間的陽台上,鳳無心半眯著雙眸擰著眉,目光越是看向高台的混搭色彩,越覺得不舒服。

就在此時,色彩大盛,刺眼的光芒中,一群飛天的仙女騰空而起,手中或是拿著琵琶,或者執著玉笛,或是拿著彆的樂器翩翩起舞。

撩人的舞姿,悅耳的樂聲……不是仙境還會是哪裡。

更是在一聲聲清脆的鈴音響動下,人們著了魔一般起身走上前,想要與騰空的仙女一起起舞。

“無心。”

“無心,閉上眼睛,猜猜看我給你準備了什麼生日禮物。”

“不要偷看,猜一猜,是你最喜歡的。”

當蒙在鳳無心眼睛的雙手鬆開,睜開鳳眸的瞬間,眼前的景色由黑變白,眼前更是一片玻璃房的花園。

陽光透過玻璃窗散落在花房內,各種各樣的花朵盛開著。

站在原地,鳳無心回身轉過頭看去,眼前的男人一身灰色得體的西裝,正溫和的笑看著她。

“你是……誰?”

看了看雙手,又看了看四周,再次將目光落在眼前的男人臉上,鳳無心有些迷茫的問著他是什麼人。

“小笨蛋,我是渡風,你最愛的渡風。”

“渡風?”

玻璃房外,藍天白雲,還有劃過天空的飛機。

玻璃房內,身穿T桖牛仔褲的她,還有送給他生日禮物的渡風。

這一切是那麼的熟悉,可又那麼的陌生。

鳳無心歪著頭,半眯著鳳眸凝視著渡風。

“我親愛的渡風?”

“對,我是你最愛最愛的男人,冇有之一,今天是你的生日。”

說著,渡風走上前,溫柔的將鳳無心擁在懷中。

“你不是說過麼,等一切都結束了,我們就找一個普普通通的小鎮生活,你要建一座玻璃花房,裡麵種滿了花朵。”

渡風一字一句的說著,最簡單也最幸福的說著二人之間的平淡生活。

被擁在懷中的鳳無心擰著眉,聽著耳邊喃喃細語,腦海中依舊空白一片。

她,是不是忘記了什麼最重要的人,總覺得心裡麵空嘮嘮的。

可她到底忘了什麼呢?

就在此時,風吹過玻璃花房,銅鈴聲作響。

“無心,你愛的隻有我一個人,以後我們就生活在這兒。”

“今天是幾月幾號?”

“一月十六號,你的生日。”

渡風回答著鳳無心的問題,但下一秒,便看到鳳無心一個後跳,隨即一腳直接將眼前的男人踹飛。

動作利落乾淨,隻是一腳便將渡風踹出幾米遠。

“雖然不知道現在是怎麼回事,但我告訴過你,一月十六號是身份證上的假生日,我真實的生日是陰曆十一月二十。”

一抹冷笑浮現在唇角,縱身一躍,鳳無心奔向假渡風,玉手緊緊地遏製住了他的下顎。

就在鳳無心準備結束假渡風的性命之時,銅鈴聲再次響起,眼前的場景又一次變幻起來。

這一次,鳳無心出現在了山崖邊,左邊是北辰夜,右邊是渡風,她身邊則是一地橫七豎八堆積成小山的屍體。

屍山中,嶽清河慘死,北辰錦言也被斬去首級,就連宇文墨也死在了她麵前,全身被萬箭穿心。

“夫人,跟我走,不要相信任何人,無論發生什麼你都要相信為夫是為了你好。”

“無心,你是北辰夜的棋子,至始至終都被他玩弄在股掌之間,隻有我是真心實意對你。”

北辰夜和渡風朝著鳳無心伸出手,要鳳無心選擇二者其一。

空氣裡濃濃的血腥味道令她作嘔,鳳無心看著四周,又看了看自己不知何時沾滿了鮮血的手,以及身後的萬丈深淵。

“夫人,我們走。”

“無心,跟我走。”

不知何時,北辰夜和渡風已經走到了鳳無心麵前,二人的手也近在眼前。

二選一,一個是穿越後的古代愛人,一個是二十一世紀曾經愛過的人,鳳無心抬起頭,鳳眸又是茫然的看著他們。

雖不知眼前一切因何而起,但嶽清河宇文墨北辰錦言的事卻是兩個人一手造成的。

鳳無心兩手伸出,左手落在渡風手中,右手落在了北辰夜手中。

“我不會和你們任何一個人走,我隻要你們償命。”

說話間,鳳無心猛地用力一推,將北辰夜和渡風二人雙雙推落萬丈深淵。

又是一陣銅鈴聲響,鳳無心尋找著鈴聲的來源,正要向前一步走的瞬間,感覺自己被一到陌生的力量拉住了手腕。

一陣冰冷刺骨的寒意從手腕處傳來,激醒了幻覺中的鳳無心,那雙被幻境所矇蔽的鳳眸逐漸清明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