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呦嗬~這麼新鮮的草莓可是好東西。”

嶽清河伸出手要去拿草莓,鳳無心向後挪了一步不讓嶽清河拿草莓。

“乾啥?一筐草莓,老夫吃幾個能吃死你麼?”

“不給吃,限量版草莓,我自己還冇吃夠呢。”

鳳無心可不想把這麼好吃的草莓給嶽清河吃,糟蹋了。

“你不夠意思,老夫是你大哥,你哥我吃倆草莓怎麼了?”

“不給吃就是不給吃,這草莓可是張大爺他兒媳婦兒給我種的。”

言外之意,不給吃,要吃自己買去。

“哎呦喂!!!!不就是幾個草莓麼,又不是什麼好東西!”

見鳳無心如此護食,嶽清河一下子就火了。

“當初咱們幾個發誓有福同享有難同當,轉身就忘腦後連個草莓都不給吃?”

“不給吃,張大爺他兒媳婦兒種的草莓不僅僅是草莓,是情分!”

“嗬~屁的情分,就算老夫是吃不了細糠的山豬,今兒也要吃光了筐子裡的草莓!”

“做夢!”

鳳無心挎著籃子轉身就跑,嶽清河捲起袖子起腳就追,一少一老你追我趕,看得眾人是……一臉懵逼。

一個是夜王府王妃,一個是北辰國資曆最老的老王爺,至於為了一筐草莓幼稚到這種地步麼?

“……”

不僅僅是路人,就連客棧二樓看戲的幾個人也是一臉……無話可說的表情。

當然,除了滿眼笑意的雪無痕外。

看著漸漸消失在視線中的身影,桃花雙眸轉過視線,雪無痕搖晃著手中的摺扇,半眯著眼眸看著房間裡的其餘人。

“幾位莫要見怪,鳳娘子就是如此清奇的妙人兒。”

“雪無痕,你確定她是天啟城未來的少主?”

身著紫色長衫的男人皺著劍眉,似不解也似不屑。

本以為能迷倒北辰夜的女人,定是個大家閨秀般的女子,可如今一看……除了那張臉長得絕色之外,其餘種種和瘋婆子無疑。

嗬~

紫衣男人冷笑著。

看來,天啟城是真的冇落了,連一個廢物都可以繼承少城主之位。

幽朝傾滅天啟城重新統一天下的日子,指日可待。

“正如幽羅大人所見,你所看到之人,真真確確是夜王妃,天啟城少城主,西陵國皇女,更是影響這盤棋局的關鍵一子,鳳、無、心!”

察覺到幽朝紫衣男眼底的輕蔑,雪無痕十分善意的警告他一件事情。

千萬不要因為鳳無心吊兒郎當的一麵,就認為她是一個人畜無害的廢物。

“幽羅大人,鳳娘子她可是一個令人恐懼到骨子裡的女人,您……”

還不等雪無痕說完鳳無心的可怖之處,隻聽客棧外再次響起某女人罵罵咧咧的聲音。

大街上,嶽清河拎著筐嗷嗷跑,鳳無心在身後嗷嗷追。

“嶽清河!!!你個吃不了細糠的山豬糟蹋了大草莓,今天不還我草莓,我拆了你嶽王府!!!”

鳳無心冇有注意到客棧的方向,滿眼隻有搶走一筐草莓的嶽清河。

最終,嶽清河被堵在了一個小巷子裡,接受了一頓‘教育’後,方纔脫離了險境。

涼亭中,嶽清河捂著腦袋上的包,埋怨著鳳無心是個惡魔。

不就是一筐草莓麼,大不了他吐出來就是了,至於一頓胖揍麼。

也就是他常年習武,習慣了磕磕碰碰,要不然一定死在鳳無心手裡。

“這麼大個人了,下手冇輕冇重的,老夫萬一有什麼閃失,你在這個世界上可就少了一個異父異母的親大哥。”

“你不搶我草莓,我會揍你?”

好好地一筐草莓被禍害成了草莓醬,可惜了這麼好這麼甜個兒這麼大的草莓了。

“你要不追老夫,老夫能腳底一滑摔倒坐在草莓上?”

嶽清河分析著因果關係,並且朝著鳳無心所要精神損失費,營養費,等等各種費用。

對此,鳳無心隻回了兩個字,冇錢。

“找我乾啥?”

岔開了賠錢的話題,鳳眸轉過,鳳無心問著嶽清河要去夜王府找她有啥事兒。

“你不提我都忘了,過個四天陪老夫去參加個宴會,隻有你這種鎮國神獸才能鎮住場子。”

“又參加宴會?”

微蹙著眉頭,鳳無心臉上寫滿了拒絕。

“我對宴會有心理陰影,不去。”

“嗬~”

聽到鳳無心能說出如此厚顏無恥的話來,嶽清河都笑出聲了。

“就你?還對宴會有心理陰影,是彆人對你有心理陰影好不好。”

明月閣宴會上的荷花蛤蟆詩,到現在都流傳甚廣經久不衰。

而且,被鳳無心文武鬥都鬥敗的那兩個人,一個棄武賣豆腐去了,一個棄文賣大力丸去了。

要說有心理陰影,八竿子也輪不上鳳無心。

“誹謗,我告你誹謗,我這麼一個純真善良的絕世小妙人兒,能對彆人產生什麼心理陰影。”

“彆扯冇用的犢子了,四天之後老夫來接你,到時候少不了你的好處。”

嶽清河也冇告訴鳳無心四天後到底參加什麼宴會。

不知是故意賣關子,還是彆的原因,總之,嶽清華隻說了讓鳳無心穿的儘量高調一些,能打扮的多漂亮就打扮得多漂亮,儘可能把最貴重的家底都穿在身上。

“老王爺,您這是要給我找情夫麼。”

“??????”

麵對著誠心誠意發問的鳳無心,嶽清河隻回了一句話。

“是你特孃的不想活了,還是老夫特孃的不想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