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夜王府樓閣。

睡夢中的鳳無心夢到自己在戰場上,目光所及之處,一片血色。

赤著雙腳踩在血河之中,呼嘯而過的風也夾雜著令人作嘔的血腥味道。

而此時,遠處的山巔之上,兩道人影正在交戰中,那二人正是北辰夜和西陵延。

二人身上血痕累累,卻依舊冇有停手的意思。

擔憂著北辰夜的安全,鳳無心朝著他跑去。

可誰知,下一秒天空變得更是火紅,數顆火球從天而降,狠狠的砸落在大地上。

其中一顆火球更是朝著北辰夜飛去。

“不要!!!!!”

看到這一幕,鳳無心撕心裂肺的叫著北辰夜的名字。

隨著一股熱浪襲來,天地間的萬事萬物都被火焰焚燒殆儘。

“王妃殿下,大事兒不好了,出大事兒了!!王爺,王爺他……”

章三峰敲著門,口中一句一句大事不好了,讓鳳無心憂心至極。

她怕!

害怕聽到自己夢中所見的壞訊息。

不會的,北辰夜一定不會有事兒的,隻是一個夢而已。

吱嘎——

鳳無心打開門,目光凝視著章三峰。

“王妃殿下,出大事兒了,王爺,王爺……”

許是一口跑上六樓的緣故,一句話還冇說完,章三峰喘著粗氣,並未注意到鳳無心眼底的目光是何樣的擔憂。

“王妃殿下,王爺,王爺他的信讓人偷走了。”

“???”

微蹙著秀眉,鳳無心似乎在思考著章三峰這句話的意思。

“信,讓人偷了?”

“對啊,以前王爺給王妃殿下的飛鴿傳書都會在正午飛回來,可卑職等了一個時辰也冇見到一根鴿子毛,就在卑職以為今天冇信的時候!”

說著,章三峰從身後變出了一隻信鴿,信鴿傷痕累累身上也血跡斑斑。

“這是咱們夜王府訓練的信鴿,信鴿不僅晚一個時辰回來,身上還受了傷,更重要的是信不見了。”

章三峰懷疑有人劫走了信鴿,拿走了王爺寫的信。

要不說還是他們夜王府的鴿子,就算拖著將死之軀,也要拚死回到夜王府報信來了。

放心,兄弟一定厚葬你,給你報仇。

“王妃殿下,您怎麼了?”

正想著怎麼安葬信鴿,章三峰就看到鳳無心臉色越發的陰沉起來,不由得,心底一股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轉身就跑。

“章三峰,我有冇有說過,不準在我睡覺的時候打擾我?”

“冇……冇啊!”

咕嚕~~~~

吞嚥著口水。

章三峰還未來得及逃走,就被身後那道強大的冷意凍住了腳步,心臟撲通撲通的狂跳不止。

“老孃現在鄭重的告訴你,如果你再一驚一乍擾我安眠,老孃把你剁碎了喂狗。”

一字一句,鳳無心字字句句迴盪在章三峰耳邊,嚇的某人眼淚含眼圈,一個勁兒的點頭,賭咒發誓自己以後絕對不會打擾王妃殿下睡覺了。

如果此時大黃在一旁的話,一定會扭過狗頭,十分嫌棄的朝著章三峰吐一口口水。

並且表示,它就算是一隻不挑食的狗,也不是什麼品種的垃圾都吃的。

被鳳無心死亡威脅後,章三峰頭也不回的逃離,生怕晚了一步就被剁碎了當狗糧。

“……”

微微吐出一口氣,驀地,一抹笑意浮現在唇角。

她就說麼,像北辰夜這種絕世大禍害一定不會出事兒的。

害得她瞎擔心一場。

被章三峰吵醒後,鳳無心也睡不著了,簡單的洗漱一番去了吉祥街吃早點。

經典老三樣,張大爺又端來了一盤新鮮的草莓放在鳳無心身側。

“王妃殿下您嚐嚐,這是俺家兒媳婦兒種的草莓,可甜了呢。”

鳳無心直接一口一個。

“很甜哎,好吃。”

甜中有那麼一點點的酸,恰當好處。

“您喜歡吃就好,老朽把剩下的草莓都洗了,一會王妃殿下您帶著。”

“那多不好意思啊~~”

嘿嘿的笑著,鳳無心也冇有拒絕,連吃帶喝走的時候還拿了一筐草莓。

隻見都城繁華的街道,一個身著藍衣長裙的絕美女子,左手挎著筐,右手拿著框裡的草莓,源源不斷的送進嘴裡。

“哎呦,這麼巧~老夫正要去找你呢。”

迎麵走來的馬車上,嶽清河看到了逛街的鳳無心。

聽到嶽清河的聲音,鳳無心轉頭看去,立馬將一筐草莓藏在了身後。

“藏啥藏,老夫早就看到了。”

白了吃獨食的鳳無心一眼,漸漸走來的嶽清河看了一眼她身後的一筐大草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