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無心的轉變讓賀琪正一時接受不能。

看著前一秒還要刺殺王爺,下一刻卻殷勤的給王爺捶背,並且叫著王爺義父的女人……

賀琪正腦海裡隻有無恥兩個字能形容她。

不是說鳳家的小姐個頂個都是名門閨秀,可這兩天看來,鳳無心就跟個女土匪似的。

“受累問一句……是不是我離你太遠會死,每天正午不吃解藥會死,另外你受傷我也會死?”

北辰夜不再重複問題的答案,形同默認。

原來如此。

穿越到這個世界之後,第一次昏迷是因為冇服解藥。

第二次昏迷是則是與北辰夜的距離太遠,觸發了身體裡的毒。

還好,還好剛纔冇來得及下手殺了北辰夜,要不然……

“行,不就是陪義父您玩一百天的遊戲麼。”

“愛妃無須這般客氣,你與本王本就是夫妻,在接下來的九十八天裡,本王期待愛妃的表現。”

一抹驚為天人的笑容浮現在北辰夜側顏上,明明是笑著,鳳無心卻感受不到半分笑意,甚至背後寒意森森。

這樣的人,要麼是內分泌失調的更年期患者,要麼就是個徹頭徹尾的瘋批。

顯然,北辰夜兩點都占全了,是一個內分泌失調的瘋批。

既然瘋批王爺說每天正午服用解藥就可暫時壓製住什麼雙生蠱。

那就先穩住北辰夜,拿到解藥後分析成分,研製出解藥後殺了這個瘋批,劫走夜王府所有財產遠走高飛!

哈~哈哈~哈哈哈~~~~

“愛妃在笑什麼?”

北辰夜磁性清冷的聲音,將鳳無心從美好的幻想中拉回到現實。

“冇什麼,義父……不,親愛的王爺!”

鳳無心笑著咪咪著鳳眸,咧開嘴漏出標準的八顆牙齒笑容。

“這都快正午了,親愛的王爺您是不是該給我解藥了?我萬一涼了不就冇人陪你玩了麼。”

曉之以情動之以理,鳳無心和北辰夜要著解藥,她可不想再承受雙生蠱發作時候的萬蟲噬心之痛。

“不急,愛妃隨本王去落月閣。”

並不理會鳳無心願不願意,北辰夜利落瀟灑的轉身離開了柴房,直奔王府門外走去。

看著那道漸行漸遠的身影,鳳無心半眯著鳳眸殺意騰騰。

若不是殺了他自己也會掛,她一定把這貨碎屍萬段了喂狗。

“去落月閣做什麼?親愛的王爺你等等我,人家家這就來!”

……

……

……

落月閣

北辰國落月閣,以珠寶聞名於世,尤其是以落月石打造的首飾更是七國一絕。

多少富豪皇族窮其萬兩,也要買上一顆鑲嵌著落月石的珠寶首飾,以彰顯自身尊貴的地位。

夜王府的馬車停在落月閣門前。

鳳無心跳下馬車,仰頭看著落月閣金光閃閃的碩大牌匾,心底一陣不好的感覺湧上心頭。

原主的記憶中好像到過這個地兒,但具體發生過啥忘了,反正不是什麼好回憶。

噹啷一聲!

一顆碎銀子從馬車裡滾到了鳳無心麵前。

“親愛的王爺,您這是?”

一兩碎銀子是北辰夜扔給她的,難不成這貨良心發現請她喝奶茶?

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今日的遊戲很簡單,本王要你用一兩銀子將落月閣的鎮店之寶碧海珠買下來。”

“……”

鳳無心雖然不知碧海珠長什麼樣子,但前麵既然冠上了鎮店之寶四個字,必定價值千萬。

北辰夜這種行為無疑要她拿六七百塊錢買下限量款的勞斯萊斯。

“王爺……做人不要太過分,會遭報應的。”

“本王就喜歡做過分的事情,況且,留給愛妃的時間不多了。”

低沉的眼瞼微抬,北辰夜示意鳳無心看一看即將正中的太陽。

看著那張驚為天人又想錘爛他狗頭的笑顏,鳳無心咬著唇角將飆升的怒火壓製了下去。

行!

“擎好兒吧,我一定不辜負您的重望。”

拿著北辰夜扔到麵前的一兩碎銀子,鳳無心轉身進入了落月閣。

一個古代的瘋批王爺,還想讓她二十一世紀雇傭兵女王連續吃癟。

FUCK!

“王爺,鳳無心她靠譜麼?”

賀琪正皺著粗眉,不知為何,他總有一種不安的感覺,而且越發的濃烈。

“爺,您裡邊請。”

“許公子您來了,這邊請。”

“王員外好久不見了,裡邊坐。”

落月閣掌櫃海大年殷勤的招呼著客人,可到了鳳無心這兒,一張臉瞬間臭了下來。

“哪來的乞丐?滾滾滾,咱們這兒可冇剩飯剩菜,你要飯去對麵客棧要去。”

看著眼前一身臟不垃圾嫁衣的鳳無心,海大年將她當成了乞丐轟出去。

“我不是……”

鳳無心剛想開口解釋什麼,一道銀鈴般的笑聲響起。

“海掌櫃誤會了,她可不是什麼乞丐,她叫鳳無心如今可是夜王正妃呢。”

落月閣二樓緩緩走下一個女子,那女子容貌姣好生的貴氣,可一雙上揚的眼眸在看著鳳無心的時候,滿眼的鄙夷輕蔑之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