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無心又怎麼不想念南境羽兒。

彆看在麵對南境羽兒的時候,她總表現出一副心懷不軌的色批樣子。

可對待羽兒,就像是對待妹妹一樣的喜歡。

“嗚嗚~我可憐的小寶貝兒,李漁安你個殺千刀的,彆讓我逮著你,逮著你就把你碎屍萬段喂大黃。”

信紙上,南境羽兒寫到他們回到南境國之後的種種幸福生活,還寫到了她現在已經懷孕了。

看到南境羽兒一切平安,鳳無心提著的心也就落了下來。

南境羽兒在信中還說明瞭南境國發生了一些變化,她和李漁安已經遠離了朝堂,現在安居在江南的城鎮中過著平凡的生活。

看著信中字字句句所寫,鳳無心真心的為羽兒感到高興。

思量了片刻後,鳳無心提起筆給羽兒寫著回信。

“我的寶貝羽兒……”

長長的信,代表著鳳無心長長的思念,直至一個時辰之後,鳳無心將厚厚的一遝回信裝在了信封中,交給了南境國的侍衛,並且還將滿滿一兜子金銀珠寶塞在了侍衛懷中。

“交給你家公主,記得,讓李傻了吧唧魚帶著羽兒不要回北辰國,有時間我會去看她們。”

囑咐著要囑咐的事情,鳳無心這才讓南境國侍衛騎馬離開。

“王妃殿下,您彆不開心。”

章三峰也不知道說什麼,隻能用笨拙的話語安慰著鳳無心。

不知是不是錯覺,他最近總看到王妃殿下悶悶不樂,似乎有什麼心事似的。

是夜,墨色的黑瀰漫開來。

宮裡的小公公來信,說北辰夜要處理政事離不開,可能會晚一些時候回來,還說……

“還說什麼?”

鳳無心鳳眸一挑,等待著小公公的後續。

“王爺說……他想吃王妃殿下做的餃子。”

“托馬的,老孃真是欠了他的!”

她堂堂夜王妃現在淪落成送外賣的,北辰夜你丫給老孃等著。

想吃餃子,行!讓你吃個夠。

於是乎,半個時辰之後。

眾人隻見鳳無心拎著食盒上了馬車,直奔皇宮。

那架勢不像是送飯,倒像是去送行的。

“王爺不會有事兒吧。”

“這麼說吧,我上一次見到王爺捱揍,還是上一次。”

劉叔吧嗒吧嗒的抽著菸袋鍋子,說出了一句至理名言的廢話文學。

眾人點著頭,紛紛附和著。

他們似乎已經能想象得到,王爺一邊吃餃子一邊被王妃埋怨,甚至家暴的畫麵。

終於,馬車抵達了皇宮。

與鳳無心一同前往正陽殿的還有幾個官員。

官員們前呼後擁阿諛奉承著鳳無心,不管有的冇的,反正什麼好聽說什麼,恨不得把鳳無心誇讚成了天上無所不能的神仙。

“各位不累麼?”

皺著眉,鳳無心冷笑出聲。

這群人從前可冇少罵她,什麼無知,什麼刁蠻悍婦,反正冇一句好聽的。

現在一句句的誇,誇的她都不覺得自己是個人了。

“嘿嘿,王妃殿下您美若天仙,我們這些話都是發自內心的大實話。”

官員們卑躬屈膝的笑著,一個個臉上的褶子都堆成了一堆,那樣子看起來彆提多麼的諂媚。

哎!

歎了一口氣,鳳無心也懶得再說什麼。

她明白這群人是為了活著而已,也懶得計較什麼。

正陽殿內,北辰夜和北辰錦華叔侄二人的聲音清晰的迴盪著。

北辰錦華要施行的製度,與北辰夜要施行的製度完全相反。

如今朝堂上的大部分官員已經倒戈相向,成為了北辰夜的黨羽。

北辰錦華想要坐穩皇位,重新掌權,隻能培養寒門勢力,與北辰夜分庭抗禮。

但談何容易,北辰國四年一次的大考審閱之人皆是北辰夜的人,即便寒門學子考取了優異的成績,也會被阻攔在朝堂之外。

要麼被髮放到偏遠地區成為地方官,要麼就是名落孫山的結局。

“皇叔,這件事情朕不會下旨。”

“不勞煩聖上下旨,本王自會處理。”

“皇叔……”

北辰錦華站起身想要反抗,最終還是敗下了陣來。

咚咚咚——

正當氣氛尷尬焦灼之時,敲門聲響起。

眾人尋著聲音回頭看去,隻見一身著白色長裙的仙子挎著食盒出現在視線中。

月色下,那仙子笑的美麗,讓人迷了心智,卻也冷冽的將人凍成冰坨。

細看之下,眾人才發現那所謂的仙子不是鳳無心還會是誰。

“抱歉,打擾一下,我找北辰夜。”

“夫人。”

見到鳳無心的瞬間,北辰夜陰沉著的麵容瞬間展露出了溫暖的笑容。

滿眼滿心滿滿都是對妻子的寵愛,前一秒還要毀天滅地的男人此時此刻就是個尋常人家的寵妻相公,一步步走向鳳無心。

“這麼晚了,夫人怎麼來了,累不累。”

“你說我累不累?”

一抹毫無溫度的笑容更是擴散在了唇角,鳳無心緩緩抬起手,掐著北辰夜的耳朵。

“半夜不回家就算了,還點名要吃餃子,你當老孃是美團醜團還是餓了麼撐了麼?要不要老孃再給你來一份愛心馬殺雞。”

“夫人莫要動怒,是為夫的錯,為夫不該嘴饞,害的夫人不遠萬裡來送食物。”

被揪著耳朵的北辰夜彎著腰,就怕鳳無心夠不到自己的耳朵。

在外人看來,堂堂北辰國的夜王竟然被一個女人欺負,何其丟臉,但在北辰夜心裡卻是溫馨至極。

咕嚕~~

一陣陣嘰裡咕嚕的聲音從北辰夜的五臟廟傳出,鳳無心半眯著鳳眸,一副凶巴巴的模樣。

“看什麼看,知道自己餓了還不吃。”

鬆開手,鳳無心將食盒裡的一盤盤餃子拿了出來。

“來,夫君不是餓了麼,吃吧,全都吃了呦,要是敢剩下一個,你試試!”

不是一盤,不是兩盤,是六盤餃子。

一盤餃子二十個,六盤餃子就是一百二十個。

當著眾大臣的麵,北辰夜硬生生的吃完了所有的餃子。

雖說餃子的香味誘人,可一百二十個餃子……豬都不敢這麼吃。

而且,大臣們絕對相信,隻要鳳無心一句話,彆說餃子了,就算是承放餃子的食盒夜王都能啃了。

“來,寶貝兒給你擦擦嘴,真乖!”

鳳無心半眯著笑眼,拿起卷帕輕輕地擦拭著北辰夜的唇角。

“來,寶貝給你喂湯喝,一滴都不許剩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