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夜王妃情感風雲錄》的人找到了,但又冇找到。

是個十六歲的菇涼,不過早已經攜款潛逃了,據目擊者稱,她帶著她八歲的弟弟十天前就搬家了。

“我還真想見見這個妹子,興許還是我的同鄉人。”

鳳無心笑著,從《夜王妃情感風雲錄》裡不難看出,很多詞語都是二十一世紀纔出現的流行詞彙,梗也是如此。

可惜嘍!

咚咚咚……

北辰夜抱著鳳無心正準備休息,就聽到門外一陣瘋狂的敲門聲響了起來。

“北辰夜,鳳無心,快彆特孃的睡覺了,宮裡出事兒了”

嶽清河就差一腳把門踹開。

“啥事兒啊?”

看著火急火燎的老頭兒,鳳無心皺著眉指著自家門框。

“貴著呢,老王爺您悠著點。”

“悠著點個屁,北辰明要死了。”

“誰?”

鳳無心一時間冇聽清楚老王爺說的是誰,又問了一遍。

“北辰明,當今的皇帝,你男人的哥!”

……

……

……

原本準備入睡的北辰夜鳳無心夫妻二人跟隨著嶽清河進了宮。

踏入皇宮,那無法形容的陰鬱氣息瀰漫開來。

一路上,嶽清河都在明示暗示的問著北辰夜,是不是他動的手。

北辰夜隻迴應了一次並非,便不再回答嶽清河的任何問題。

宮中已經聚集了一大批朝廷重臣,宇文墨也在,看到北辰夜出現之時,劍眉微微皺起。

“怎麼回事?”

“幽朝舊部的人混入其中……”

侍衛已經不知道重複了多少次。

當時聖上正折返回寢宮,誰知,巡邏的侍衛突然衝出二人,手法狠厲的刺穿了聖上的心臟。

此時此刻,禦醫們正在奮力救治聖上。

“這該如何是好!”

大臣們急的團團轉,來來回回踱步,像熱鍋上的螞蟻煩躁不安。

如果聖上真有什麼意外,太子這纔剛剛接受國事就要登基成為新帝,那夜王定會以各種藉口反對,更是會名正言順的把持朝政。

到那時候,這皇位上坐著的雖不是北辰夜,可這北辰國的天下卻是北辰夜說了算。

此時,一道人影從人群中衝了出來,徑直走向鳳無心。

而推開大殿窗戶,趴在窗邊看著禦醫給北辰明治療的鳳無心扭過頭,瞥了一眼既憤怒又無奈更是一臉希望求助表情的少年郎。

“瞅我乾啥?又不是我殺了聖上,看熱鬨都不行麼。”

“夜王妃,本宮求你出手相救父皇。”

說著,少年單膝跪在鳳無心麵前,這一舉動讓眾大臣紛紛皺眉,也讓鳳無心有些意外。

父皇,那定然是北辰明的兒子。

可看少年郎的年紀,不像是當今太子。

“你是?”

“北辰錦華。”

北辰錦華?原來是小七的三哥哥啊。

她倒是有些好奇,做太子的不來求她,反之三皇子當著眾人麵前給她跪下相求,有意思。

“我為啥要出手相救,你父皇處心積慮的要殺我哎。”

趴在窗邊兩頭看戲的鳳無心,並未答應北辰錦華救人。

“求您出手救治父皇,我北辰錦華願意當牛做馬報答夜王妃,即便夜王妃要了我這條命也無所謂。”

“嗬,你這話說的,好像我是什麼吃人不吐骨頭的大魔王似的,再說了,禦醫那麼多,你當眾跪下求我治聖上,也太打太醫院的臉了吧。”

她可不想救敵人,等北辰明好了,這孫子又要算計她和北辰夜了。

好不容易過幾天安生日子。

再說了,她長得就那麼麵善,看起來像個人畜無害的聖母麼?

“您要多少錢。”

北辰錦華見鳳無心依舊不為所動,隻好提出用錢來解決問題。

鳳無心略帶譏諷的笑了笑。

“崽兒,以前你跟我說這話的時候,我估計能看在錢的份上救北辰明,不是跟你吹牛*,我現在賺的錢幾輩子也花不完,整個夜王府都是我的。”

錢是個好東西,但需要足夠的價值才能讓她心動。

不是看不起北辰錦華,他能給出的價碼絕對冇眼看。

“除非……”

已經死了心的北辰錦華聽到鳳無心說到除非兩個字,原本絕望的心又燃燒起了希望。

“除非什麼,隻要王妃您能答應救父皇,我什麼都應下。”

大臣們也好奇,鳳無心會提出什麼樣不是人的條件。

果然,當那瘋女人開口之後,大臣也好,侍衛也罷,就連嶽清河也是楞了一下,冇想到鳳無心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讓我去金庫逛一個時辰。”

一個時辰多麼?不多吧。

所以,想要她救人,條件就隻有一個,去金庫溜達一個時辰。

而且,這一個時辰裡,她拿什麼東西都闊以。

“鳳丫頭,你是不是早就盯著皇宮的金庫了?”

嶽清河問著,鳳無心故作害羞的捂著臉頰。

“哎呀,這麼直白的說出來,人家很害羞的嘛。”

害羞?

你害羞個NN腿,他怎麼冇看出來你害羞了。

“好,我答應你,隻要王妃能讓我父皇脫離險境。”

北辰錦華答應了鳳無心的條件。

“那那那,北辰夜你聽到了,老王爺你也聽到了,你們都聽到了,到時候可不準抵賴。”

鳳無心讓在場的所有人作證,誰要是耍賴皮誰就是狗。

有了眾人的保證,看熱鬨的鳳無心捲起袖子,在給救治北辰明之前,拍了拍北辰夜的衣襟。

“放心,我懂~”

“夫人受累了。”

夫妻二人之間的對話讓外人雲裡霧裡,什麼我懂什麼受累了,什麼意思?

彆人不懂,嶽清河還能不明白麼。

鳳無心就算能把北辰明從閻王爺手裡拉回來,估計也要做一些小動作。

哎!

歎了一口氣,嶽清河現在也顧不上鳳無心要做什麼了,隻希望她能先救活北辰明,至於剩下的事情以後再說,畢竟現在的北辰明還不能死,他得活著!

“北辰夜,老夫再問你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當真不是你動的手?”

“本王也回答老王爺最後一次,若是本王下的手,即便是夫人也救不活身首異處的北辰明。”

聽著北辰夜的回答,嶽清河花白的眉頭擰在了一起。

不是北辰夜下的手還會是誰,雖然侍衛口口聲聲認定了是幽朝舊部所為,可事實當真如此麼?

“一,二,三,拔劍,撲哧……哎呦我去,不愧是當皇帝的,這血噴的挺高啊!”

“夜王妃殿下,咱們彆玩了行麼,再玩下去聖上就被您玩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