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成傀儡行屍的小太監能不能被抓住,鳳無心一點也不關心。

她隻是想知道所為的長生藥方到底是什麼就好,結果……嗬嗬~

愛誰長生誰長生去。

“北辰夜,回去之後我給你做煎餅果子吃呀。”

“何為煎餅果子?”

“一種美食,保證你吃了一個還想吃第二個。”

鳳無心挽著北辰夜的手臂,夫妻二人優哉遊哉的準備離開皇宮。

不過,即將離開宮門前之時,一道聲音製止住了鳳無心的腳步。

尋聲回頭看去,隻見一個陌生且衣著華貴的女子,在宮女太監的簇擁下緩步走來。

那儀態……那風姿……那貴氣……

“她誰?”

她篤定,自己從冇見過眼前的這個女人。

“皇後,蘇婉蓉。”

“小七的親孃?”

“嗯。”

夫妻二人說話間,皇後蘇婉蓉已經走上前。

“夜王,本宮有些事情想和夜王妃單獨聊聊,不知可否行個方便。”

蘇婉蓉的聲音很好聽,也頗具威嚴。

北辰夜眼眸清冷的看著她,一旁的鳳無心扯了扯自家男人的衣袖。

“應該是找我聊小七的事情,你去馬車上等我,乖!”

“好,為夫等著夫人。”

臨走之前,北辰夜又是看了一眼蘇婉蓉,目光中的冰冷雖然一個字冇說,但警告之意十足。

蘇婉蓉也屏退了太監宮女,此時的宮門前隻剩下鳳無心和蘇婉蓉兩個女人。

短暫的沉默後,還是鳳無心先開口。

“小七在夜王府過得很好。”

“本宮知道。”

僅僅四個字,隱藏著一個母親對兒子的思念。

身為母親,她怎麼忍心將自己的孩子送到彆人手中,而且還居住在夜王府。

可眼下的局勢,也不得不這麼做了。

“作為母親,本宮感謝你保護錦言。”

“彆這麼說,小七是我鳳無心唯一的徒弟,師父保護徒弟是應該的。”

一開始,鳳無心也在心疼北辰錦言的遭遇。

但後來想想,有些事情根本想不通,似乎是有意做給她看的局。

比如冊封北辰錦言為太子這件事兒。

北辰明雖然猜忌心強,但不是個昏君,即便對自己的小兒子有所偏愛,也不會立一個七歲的幼子為太子。

再加上日後種種,所為的中毒也好,從屋簷上摔下來也罷,北辰明和皇後蘇婉蓉所表現出來的冷漠也是故意給她看的。

目的便是讓她對小七心生憐憫,讓她主動接北辰錦言去夜王府保護起來。

“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本宮隻希望錦言能在夜王府平安。”

蘇婉蓉眼中有著傷感,但身為皇後的她不準許在外人麵前表露出喜或悲。

今日來,她便是求鳳無心一件事情。

“鳳無心,本宮知曉你的手段。”

說著,蘇婉蓉從袖中拿出了一枚環形玉佩,玉佩上雕刻著栩栩如生的鳳凰圖騰。

“這是本宮母族的聖物,雖然冇有起死回生的功效,但重傷瀕死之時將玉佩摔碎吞下其中的藥丸,也可重獲新生。”

“皇後這是何意?”

鳳無心不解蘇婉蓉這麼做的理由,她都說了自己會保護好北辰錦言,蘇婉蓉還要拿出玉佩的因由作何。

“謝禮也好,交換也好,若有一天你所看到的北辰國當真發生了什麼變故,本宮隻求一件事情。”

說話之時,蘇婉蓉的目光看向遠處的馬車,那是北辰夜所在的方向。

“彆讓北辰夜殺了錦言。”

說著,蘇婉蓉將環形的鳳凰玉佩放在鳳無心手中,轉身離開了。

看著漸漸消失在視線中的身影,又看了看手中的玉佩,鳳無心皺起了眉頭。

折返回夜王府的馬車上,依偎在北辰夜懷中的鳳無心仔細端詳著玉佩,透過陽光,隱隱約約看到玉佩之中的一枚黑點。

想來黑點就是蘇婉蓉所說的重獲新生的藥丸。

“北辰夜,你要造反麼?”

“夫人為何這麼問?”

“從蘇婉蓉看你的表情不難看出來。”

收回玉佩,鳳無心找了個舒適的姿勢側身躺了下去。

北辰夜大手輕輕地撫摸著鳳無心的臉頰,深邃眼眸溫柔的看著安詳閉上雙眸的妻子。

“如果為夫起兵稱帝的話,夫人會覺得為夫是弑君奪權的亂臣賊子麼。”

“噗……”

北辰夜一句話,鳳無心笑出了聲來。

“自古天下強者掌權此乃亙古不變的道理,亂臣賊子還是天命所歸,那都是勝利者書寫的史書,留給後世看著玩罷了。”

對鳳無心而言,誰當皇帝都一樣。

“我啊,本來就是一個三觀平平的人,誰當皇帝都一樣,隻要不牽扯到我的利益,皇位上坐著的是一頭豬都無所謂,不過……”

不過二字出口,鳳無心睜開閉著的眼睛,對視著北辰夜的目光。

“我收了禮,若是真有蘇婉蓉說的那一天,小七你不能動。”

“好,為夫答應你。”

“乖……大哥,你狗爪子要是再亂摸,信不信我給你撅了?”

“情不自禁,不知夫人發現冇有,夫人的胸又大了些許,看來為夫的努力效果顯著。”

“滾蛋,還摸,還摸???”

“夫人……莫要打眼睛!”

……

……

……

回到夜王府,鳳無心和烏眼青的北辰夜下了馬車。

對此,夜王府的侍衛們已經見怪不怪了,甚至還會在暗地裡開賭局,賭一賭王爺哪一隻眼睛先出彩。

夜王府,廚房。

一口平底鍋架在廚房院落中,劉叔,李公公,小七,章三峰等人圍了一圈,不知道鳳無心要做什麼,但準保和吃的有乾係。

“嬸嬸師父,這是什麼?”

眾人隻見鳳無心將調和好的麪糊倒在了平底鍋上,用一種叫不上來的工具將麪糊攤平,還敲上了兩個雞蛋。

“香~這味道~噴香!”

夜王府的侍衛早就將廚房圍的水泄不通,哈喇子直流。

“呦呦切克鬨,煎餅果子來一套~”

隨著一張張加了雞蛋的薄脆煎餅果子出鍋,那香味兒更是瀰漫的到處都是。

“呦嗬~呦嗬~呦嗬~老夫來得早不如來得巧啊~~”

這一聲聲呦嗬呦嗬呦嗬,不見人就知道是誰來了。

“嶽老王爺,您怎麼每一次都趕著飯點兒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