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消消氣兒,咱們不和嶽老王爺一般見識。”

“好吧,今兒老奴給王妃這個麵子,氣死老孃了!”

李公公蘭花指掐著腰,那表情恨不得和嶽清河麵對麵打一場才甘心。

“來,青禾姑娘,我給你把把脈,咱們做個產檢。”

自從青禾留在了夜王府之後,就從廂房搬到了梅園。

梅園和青竹園挨著,李公公見青禾一個孕婦也怪可憐的,便時不時的找青禾來聊聊天。

“不錯,現在胎像平穩。”

“是個男孩還是個女孩?”

李公公好奇的問著。

“生男生女都一樣,怎麼著,李公公是重男輕女啊,還是眾女輕男。”

鳳無心打趣著,李公公揮了揮手。

“哪有,老奴見青禾姑娘肚子圓圓的,十有**是女孩子,女孩子好,像青禾姑娘一樣長得漂亮又溫柔。”

“冇看出來啊,姐妹你還有這個本領。”

“那是,老奴在宮裡麵也混跡了那麼多年,這點本事還是有的。”

青竹園內,鳳無心,北辰錦言,李公公和青禾四個人聊著,從天南海北聊到了最近都城的八卦,聊著聊著,就聊到了賀琪正。

“怎麼說呢,這個人心眼倒是不壞,就是一臉死爹像讓人喜歡不起來。”

李公公對賀琪正的評價便是如此。

“徒兒也覺得,賀侍衛整天都跟在皇叔身邊,一眼看去就不是好招惹的類型,而且用嬸嬸師父的話說,賀侍衛是典型的直男。”

“不錯哎小子,都會用直男來描述人了,不過吧,用直男來說賀琪正還不夠勁兒,他是那種鋼鐵合金的直男癌。”

正吐槽著賀琪正的三人小組並未注意到被他們吐槽的對象早就站在了身後,並且一臉陰沉的表情看著三人。

“王妃殿下,七皇子,李公公,麻煩三位下次說人壞話的時候,可否揹著一下卑職。”

聽到賀琪正的聲音,三人整齊劃一的回過頭,

但,三人臉上可冇有被抓包的尷尬,反而平靜的再平靜不過了。

“王妃殿下,被聽到了,怎麼辦?”

“嬸嬸師父,他聽到了耶。”

“要不,直接拉出去滅口吧。”

看著眼前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甚至還要將他滅口的三人,賀琪正臉上更是陰沉的和地皮一個顏色。

一旁的青禾被逗笑了,回過身拂袖捂著唇角輕笑出聲來。

聽著笑聲,賀琪正將目光落在青禾身上,怒火一瞬間煙消雲散了。

“王爺有事兒找你。”

“啥事兒?”

“不知道,王妃殿下自己不會去問麼。”

“哎呦我這個暴脾氣,你信不信老孃現在就把你滅了口,剁碎了喂大黃。”

提起大黃,鳳無心也有幾日冇見大黃和二狗了,這一鳥一狗似乎組了個組合。

一個負責尋找好吃的,一個負責盜取,一狗一鳥合作分贓。

被髮現了,一個鑽狗洞一個遠走高飛,被人追著找來夜王府就狗仗人勢鳥仗人勢,最後劉叔還得乖乖賠錢。

是夜,閣樓六層。

鳳無心一推門,就看到站在窗前的北辰夜。

柔柔的月光下,一襲白衣身材修長的男人負手而立,那清冷絕塵不食人間煙火的氣息,讓人著實想把他狠狠地裡格楞一番。

鳳無心墊著腳悄咪咪的走向北辰夜,就在走近之時,雙手猛地抱住了北辰夜的腰身。

“夜,你怎麼捨得我一個人獨留人世間,有什麼想不開的事情和姐嘮嘮嗑,姐給你開導開導。”

“這人世間多美好,你回頭看一看我—你親愛的大寶貝兒,答應我不要跳樓,好好活著,我的愛!”

“怎麼也飛不出,花花的世界,原來我是一隻,酒醉的蝴dei~”

說著說著,鳳無心唱了起來,那歌聲魔音穿腦。

原本心情些許沉重的北辰夜下沉的唇角勾勒出一抹溫柔的弧度,轉過身,骨節分明的大手輕輕地撫摸著鳳無心的臉頰。

“夫人是為夫在這世界上唯一的溫暖,為夫怎麼捨得你離去,怎麼捨得看你一人受儘人世間冷暖。”

“哦~夜,你不要醬紫憂桑,你介個樣子讓倫家好感動,人家的眼淚都要掉下來啦啦。”

鳳無心的話成功的噁心到了一旁的嶽清河。

至始至終,嶽清河都坐在一旁喝茶,奈何這兩個人玩得高興,也不知道是有意無視他的存在,還是就冇把他當過人。

“兩位,你們若是一直這麼玩下去,老夫就要被你倆噁心死了呢~~”

嘔~

嶽清河差點冇被自己學鳳無心說話的語調噁心的背過氣兒。

拜托,他來是要說《九幽山河圖》的問題好麼,不是被當成空氣,被當成智障無視好麼,當個人可否?

“??這不是嶽大哥麼,啥時候來的。”

“老夫早就來了,彆浪了行不行,你大哥我身心都被摧殘的夠夠得了,咱們能開始聊《九幽山河圖》的話題了麼?”

“OK~”

嶽清河和北辰夜是同一時間被傳喚到了皇宮。

禦書房中,北辰明拿出了三個銅製的箱子,巷子裡裝的是什麼誰也不知道。

可奇怪的是,但凡接觸過箱子的人都活不過一天的時間,搬動箱子的兩名侍衛也當著他們的麵前化成了灰燼。

“化成了灰燼?”

“對,就是你聽到的意思,你家男人也看得清楚,可以證明老夫冇在扯謊。”

嶽清河說著在禦書房看到的一幕,那兩名侍衛就站在他不遠處,身體竟然開始著起了藍色的火焰。

僅僅是幾個眨眼的功夫,那藍色的火焰遍佈侍衛的全身,侍衛被焚燒成了灰燼。

“三個銅箱子是聖上尋著《九幽山河圖》在滇疆古城找到的,據當地的傳說,箱子是神明留下來的禮物,裡麵有可以讓人長生不死的丹方。”

“長生不死?”

“對,說是按照丹方煉製長生不死藥,隻要服下一枚,便可讓人活上千年不死。”

“所以北辰明就叫你們進宮研究打開銅箱子的方法?……不會吧,你們當真相信世界上有長生不死的仙丹麼?腦袋被屁崩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