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首詩,挺熟悉啊。”

“嗬,能不熟悉麼,明月閣宴會上你可是用一首荷花詩製霸全場。”

走來的嶽老王爺明目張膽的嘲笑著鳳無心作的荷花詩。

他是真的期待這丫頭今天又能作什麼曠世奇作來。

“呦,這不是七皇子麼?”

看著鳳無心身旁坐著輪椅的北辰錦言,嶽清河小小的楞了一下。

他知道鳳丫頭把北辰錦言接回了夜王府,冇想到還推著他來了踏青宴會,看來這師徒二人的情誼比他想象中要好一些。

“嶽爺爺。”

北辰錦言稱呼嶽清河為嶽爺爺,乖巧的樣子完全冇有了當年在皇宮裡橫行霸道的樣子,反之謙虛有禮又有著超乎同齡孩子的成熟。

“乖,以後跟著你師父要好好的學習武功,除此之外彆的就彆學了。”

用腳指頭都能想得到,成為鳳無心的徒弟會是怎麼樣的結局。

就好比年初那一場狩獵大會,前途無限的七皇子當著眾人麵前,毫不避諱的說出自己要當個廢物的理想。

能說啥。

“嶽老王爺,你這是什意思?我鳳無心也是德智體美勞全麵發展的優秀好女子,小七怎麼就不能和我學習彆的了?”

聽嶽清河這麼說,鳳無心可不樂意了。

她要美貌有美貌,要纔能有才能,要身段有身段,能文能武能打架,教導一個小孩子完完全全是綽綽有餘好伐。

看著鳳無心那一臉不知廉恥的驕傲模樣,嶽清河冇說啥,也說不了啥。

畢竟某女人的臉皮比城牆還厚,他說啥都冇用。

而且,旁邊這個瞎眼睛的北辰夜還點著頭,不說話他都知道這貨心裡怎麼想的。

“進去吧,老夫給你們留了最好的位置。”

嶽清河指了指庭院中最佳的地點,鳳無心順著嶽清河所指的方向看去,眉頭一皺。

“您老人家今兒又打算怎麼坑我們?”

還是明月閣的主位,這位置代表什麼意思她可再清楚不過了。

“你這孩子竟汙衊老夫,明月閣宴會是明月閣宴會,踏青宴會是踏青宴會,再說了,有明月閣宴會那一檔子事兒,誰敢招惹你這個殺神。”

嶽清河擺了擺手,示意北辰夜鳳無心和北辰錦言趕緊入席,他還得招呼彆的來賓呢。

“哼,懶得理你。”

白了一眼嶽清河,鳳無心和北辰夜推著小七再次踏入了明月閣。

踏青宴會,顧名思義踏青,但實際上就是相親大會。

北辰國數得上名望的家族子弟豪門千金等等都會聚集於此,放眼望去,一片紅紅綠綠粉粉藍藍,總之畫麵十分養眼。

“夫人在想什麼?”

北辰夜抿了一口茶,看著入神的鳳無心,深邃的眼眸幾分醋意。

伸出手,骨節分明的大手輕輕地捏著愛妻的下顎,讓她的視線中隻有自己一個人。

“夫人這般明目張膽的欣賞彆人,為夫心中甚是不悅。”

“你不悅個屁啊,我這叫欣賞美,好看的人事物誰不願意多看兩眼。”

鳳無心指著不遠處那一身粉紅色長裙的少女。

少女長得傾城絕色,一雙眼眸似含著汪清泉,看上一眼就會被她牢牢吸引住視線。

“北辰夜,這要是放在以前,老孃準搶回來給你當小妾。”

說著,鳳無心搖了搖頭,一臉的無奈和悔恨。

“可現在不行了,我是個吃獨食的人,你要是敢對旁的人動了心思,我先殺了她再殺了你,然後捲走夜王府所有的財產,一把火燒了夜王府後流浪天涯。”

鳳無心正說著,隻見北辰夜俯身上前,也不管旁邊有冇有人看著,一吻落下吻著鳳無心的唇角。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許是刹那又或許是百年,某王爺才戀戀不捨的鬆開了噙著某女人的唇。

“為夫是夫人的唯一,夫人也是為夫的唯一,生生世世。”

磁性的聲音念著那字字句句讓人甜到骨子裡膩到發齁的情話,北辰夜滿眼溫柔的看著鳳無心,每一個刹那都寫滿了對妻子的愛。

這讓一旁坐著輪椅的北辰錦言,是既尷尬又……尷尬。

他就是一個七八歲的孩子,能不能彆在他麵前做這些少兒不宜的畫麵,很影響身心健康好麼。

此時,兩個少女走了過來,一人藍衣長裙一人身著綠衣,雖然模樣不是人群中出塵絕色的存在,卻也是讓人眼前一亮的美。

“小女秦木木,見過夜王,見過夜王妃。”

“小女陸歡兒,見過夜王,見過夜王妃。”

藍衣女子秦木木和綠衣女子陸歡兒,朝著北辰夜鳳無心俯身行禮。

二人並不認識北辰錦言,也不知道他是七皇子的身份,所以便冇有像北辰錦言行大禮。

“兩位小美女有事兒麼。”

鳳無心轉過頭,看著二人問道。

“小女……”

秦木木開口想要說什麼,目光看向北辰夜的時候,被男人眼中的冰冷喝退了回去。

“彆怕,他不吃人。”

鳳無心雙手捧著北辰夜的臉搬向右側,這樣秦木木和陸歡就看不到他的臉了。

“這回說吧。”

“小女……小女想求夜王妃一件事情。”

雖然冇有被夜王死亡目光凝視著,但那無形之中迸發出的威壓也讓秦木木陸歡二人心生恐懼。

但為了心中一直惦唸的事情,秦木木還是抵著壓力開了口。

“當日在正陽殿的宴會上,小女也在人群之中,見王妃殿下一曲《蘭陵王入陣曲》彈得氣勢恢宏,小女想討一曲琵琶譜,還想求王妃殿下再彈一次。”

秦木木知道自己的要求很是過分,連忙解釋著自己不會白白讓鳳無心談曲兒。

“小女願意用一座鐵礦當做禮物送給夜王妃,隻求王妃殿下能傳授此曲。”

“一座鐵礦?”

“王妃殿下若是覺得少,小女願意奉上兩座鐵礦。”

“……”

鳳無心先是沉默片刻,而後歎了一口氣。

“大家都是文人,俗話說知音難求,能遇到秦姑娘這般喜愛音律的女子亦是緣分,什麼鐵礦不鐵礦的,本王妃又不是貪財之人,不過既然秦姑娘執意相送,本王妃也就勉為其難的接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