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王府,柴房。

鳳無心把僅有的一張床位讓給了昏迷的可憐女子,再三檢查確認她冇有性命之憂後,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倒不是因為女子的傷勢有多麼的棘手,而是因為……累。

“北辰夜,你個殺千刀的!遲早天打雷劈劈死你個小氣鬼!”

鳳無心已經不知多少遍的咒罵著北辰夜。

這貨真是一點同情心都冇有,一點愛心都冇有。

北辰夜嫌棄女子身上的血腥味兒難聞,連同著她一起被拒之馬車外。

一咬牙一狠心,為了能省十幾文錢的車費,她咬著牙揹著女人回到了夜王府。

好在女子並不算重,再加上始發地距離夜王府不算遠,要不然……算了,過程怎樣艱辛無所謂,隻要結果儘人意就好。

“嘶~~~”

剛給女子診治完傷口的鳳無心準備離開柴房去覓食,突然間,一陣陣疼痛襲來,好似有數千根冰錐在猛戳著她的胃部。

蠱毒發作了?

可她中午喝瞭解藥,何況蠱毒發作的疼痛和現在的胃痛疼痛感並不一樣。

等等……

她好像隱隱約約記得北辰夜說過的話,是在三條鐵律之外的附加條件。

大概的意思就是,一旦北辰夜有病悠災,作為蠱毒承受著的她都會表現出相同的症狀。

也就是說,此時此刻的現在的這一秒,北辰夜在胃疼,所以她就跟著胃疼。

“臥槽……這狗貨要是早晨升旗的話,老孃冇有咋辦!!!”

想再多的也冇用,當務之急是要去找到北辰夜,止住折磨人的胃疼病。

鳳無心捂著胃離開了柴房,詢問侍衛得知北辰夜在夜王府大廳會客。

夜王府,前廳。

“王爺覺得此事如何?”

北辰夜正和宇文丞相宇文正陽談及公事,正說到雪災事宜,一道紅色身影皺著秀眉大步走來。

“彆動。”

鳳無心冇有理會大廳中的旁人,徑直走到北辰夜身側牽起他的手,雙指搭在他脈象上閉眼沉思了片刻。

“啊,張嘴。”

睜開雙眼的鳳無心雙手捧著北辰夜的臉頰,示意他睜開嘴巴,她要檢查一下舌苔。

“手臂張開。”

見北辰夜一動未動,鳳無心直接上手將北辰夜的雙臂展開,並且將手伸入北辰夜的衣襟裡,在他的胸前摸來摸去,嘴裡還嘀嘀咕咕一些晦澀的詞語。

“愛妃……”

鳳無心突如其來的一係列舉動令北辰夜劍眉微微挑起,剛想問什麼,那紅衣身影扭頭就走,如來時一樣去時亦是風風火火,不給人開口的機會。

“王妃真是……奇女子。”

憋了好一會,宇文正陽方纔找到合適的詞語,來形容鳳無心的異常舉止。

試問世間哪個女子敢當眾對男人上下.其手,如此不知廉恥的下賤行為,除了風月之地的ji女外便屬鳳無心了。

萬幸,上天真特N的有眼啊!讓北辰夜娶了鳳無心,而不是自家的逆子娶了這個傻子。

趕明個放假他一定要去寺廟還願,感謝上天讓宇文家度過一劫。

“宇文丞相誇讚了,本王的愛妃就是這樣率真的女子。”

北辰夜無所謂的端起茶杯清淺一口香茗,目光卻是似有似無的看向鳳無心消失的方向。

他自然聽得出來宇文正陽的反諷,卻不明白鳳無心到底要做什麼。

兩刻鐘後,夜王府大廳內,北辰夜和宇文正陽聊到瞭解決雪災的收尾處。

“既然如此就按王爺說的去做,下官也不再插手,下官告辭。”

宇文正陽起身要走之時,又見到鳳無心出現在視野中。

但鳳無心依舊冇有理會宇文正陽是誰家大蔥,拎著食盒再次踏入大廳,並且強行將北辰夜按回到了座位上。

“先喝藥,再吃飯,再喝藥。”

鳳無心將兩碗烏漆嘛黑的藥汁和四菜一湯一碗白米飯擺放在北辰夜麵前,並且告訴北辰夜用藥用餐用藥的順序。

“王爺看我做什麼?你不喝藥不吃飯我胃疼,很疼很疼!”

鳳無心的意思是,北辰夜若是不吃藥不吃飯的話,胃疼的症狀不會減輕,他胃疼她就會跟著疼,很難受的好麼。

但這句話在宇文正陽的耳中就是撒嬌心疼的意味,怪不得夜王這般疼愛傻女,原來鳳無心還會這種下三濫的魅惑招數。

而北辰夜的目光凝視著眼前勸他吃藥吃飯的女人,擰著的劍眉逐漸平緩,唇角也上揚出幾分笑意。

原來,這女人方纔種種奇怪的舉動是在為他診治病情。

“藥很苦。”

北辰夜端著藥碗,嗅著那苦澀的味道話語中儘是嫌棄,不過還是將一碗藥喝了下去。

“甜的那叫糖,吃飯。”

忍著胃疼且想要敲碎北辰夜腦殼的衝動,鳳無心雙手揣著肩膀,語氣和神態像極了幼兒園看著小盆友乖乖吃飯的老師。

“宇文丞相。”

端著碗筷的北辰夜,繞過鳳無心叫著宇文正陽,態度看似如尋常般的淡然,細聽之下夾卻雜著絲絲得意和炫耀的意味。

“本王的愛妃廚藝七國一絕,不妨留下來一起用膳如何。”

“不了不了,下官還有事情要做,就不打擾王爺王妃了。”

宇文正陽拒絕了用膳的好意,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夜王府。

天知道,如果一旦他留下來吃飯,會不會是人生中的最後一頓飯都難說。

“他誰啊,看著眼熟。”

鳳無心這才注意到還有旁人,總覺得在哪裡見過。

“如果愛妃嫁的稱心如意的話,他將會是你的未來公公。”

“王爺,你爹不是早死了麼?詐屍回魂了?”

鳳無心不解,北辰夜的爹也即是上一任皇帝北辰天穆,不是死了有些年頭了麼。

怎麼還複活回來,不僅如此還改姓宇文了。

看著鳳無心那一臉懵逼的表情,北辰夜到嘴邊的話儘數消散了,取而代之的則是那一抹尋常的淡漠笑意。

“這道菜鹹了,淡了,辣了,酸了,湯也膩了,就隻有米飯味道剛好。”

“北辰夜……你可以侮辱我長得醜智商低脾氣差,但是絕對不能侮辱我的醫術和廚藝。”

“原來愛妃也有自知之明的,實屬不易。”

“你禮貌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