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狗。”

門外,傀儡行屍已經被鳳二狗吸引離開。

透過門縫,鳳無心看著遠去的鳳二狗,心中彆提多麼不是滋味了。

“夫人莫要擔心,不會飛的傀儡行屍抓不到小肥鳥。”

“我冇擔心啊,我就是在想……剛纔二狗子吸引敵方火力,咱們也不用被那群傀儡行屍追的和三孫子一樣滿街跑了。”

鳳無心如是說著,霍恩和劍九嶺又是眼角一抽,為小肥鳥有這樣的主人感到深深地不值。

就在四人鬆了一口氣的時候,隻覺得身後一道又一道目光陰森森的盯著幾人。

“我……我為啥有一種汗毛炸起的感覺。”

劍九嶺打了個冷顫,緩緩地回過頭看去……好傢夥,不看不要緊,一看被嚇一跳。

十幾個滿臉是血的大人小孩從地窖中露出頭,一雙雙眼睛瞪著四人。

好在劍九嶺年輕,心臟強健,要不然非得被這畫麵給嚇死過去不可。

“夜王妃?”

十幾道目光中,有一顆似曾相識的腦袋,鳳無心仔細看去才發現,這人不正是包子鋪的張大爺麼。

“張大爺?”

“還真是夜王妃。”

張大爺等人見闖入客棧的不是傀儡行屍而是夜王妃等人,一個個吊著的心落下,手裡的菜刀鍋鏟也放了下來。

吉祥客棧,有兩層,第一層是收賬選酒選菜的大廳,地下一層纔是飲酒吃飯的地兒。

也正是因為如此,當傀儡行屍出現的時候,吉祥街存活下來的人都聚集地下,免遭一劫。

“那你們臉上的血是怎麼回事兒?”

“哦~這些都是豬血,我們臉上身上塗了豬血,那些怪物就不會主動攻擊我們,不過還是不能發出聲音來,對了,夜王妃您來的正好。”

張大爺指了指角落中被一個婦人抱在懷中的小男孩。

“我們逃來的時候,王寡-婦家的小兒子被割傷了,流了好多的血。”

“我來看看。”

鳳無心走向角落,檢查了一下小男孩的傷勢,雖然包紮的手法很簡陋,但好在止住了血。

“夜王妃,求求您救救我們家小豆子。”

賣豆花的王寡-婦抱著小男孩跪在地上給鳳無心磕頭,隻求眼前的女人能救她的孩子一命,她做牛做馬都會報答。

“彆這樣玲姐,我還欠你們家好幾碗豆花錢呢,就當診金了可好?”

鳳無心笑著,開始為小豆子診治手臂上的割傷。

好在傷的不深,清創縫合就好。

劍九嶺看著給小男孩在治病且滿臉溫柔笑容的明媚女子,與剛纔喊打喊殺罵罵咧咧的女子,以及那矯揉造作噁心巴拉的女子,還有玉泉山莊珍寶樓滿腹奸詐的算計女子,四者完全不同卻是同一個人,他真的蒙了。

“少卿大人,夜王妃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女子?時而溫柔可愛,時而奸詐腹黑,時而刁蠻任性,到底哪一個纔是她?”

少年郎眼中有著最真切的懵懂,不隻是情竇初開的迷茫,還是單純的看不懂鳳無心是個怎樣的人。

總之,霍恩也冇給劍九嶺一個滿意的答案,也不能回答。

畢竟他身邊站著的不是彆人,正是北辰國的瘋批殺神,一個敢與天地搏鬥與日月爭輝的男人,一個不折不扣的寵妻醋缸。

霍恩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那陰森危險的殺意,但凡劍九嶺再多說幾個字,估摸著神劍山莊的少莊主不死在傀儡行屍手裡,也得死在北辰夜手中。

“九嶺小少主,咱們還是換個話題為好。”

再怎麼說他也是北辰國的大理寺少卿,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命案發生在眼前。

“為什麼?少卿大人也不清楚夜王妃到底是什麼樣的人麼?”

劍九嶺還是年輕,一門心思的想要知道問題的答案,但不等霍恩開口,北辰夜磁性清冷地聲音響徹眾人耳畔。

好似一把冒著寒光殺意的匕首抵在了人們的脖子上,隨時隨地都能要了他們的狗命。

“你想知道什麼,問本王便是。”

聽到北辰夜的話語,劍九嶺轉過頭,目視著天生霸氣的男人,尤其是對視上那雙能奪人性命的冷冽目光之時,心下瞬間涼了半截。

好在鳳無心的聲音響起,這才解了劍九嶺的死局。

“啊?你想聽故事啊。”

正在給小男孩縫合著傷口的鳳無心聽到軟軟糯糯的聲音,央求著她講故事。

講故事是可以,但小豆子才六歲,總不能給她講《那個男人》的故事吧,《賣雷火彈的小女孩》也不合適。

想到了。

“在一個暴風驟雨的夜晚,外麵電閃雷鳴,荒涼的宅院房間裡黑暗一片。

一個女子抱住了進京趕考落腳荒宅的書生,楚楚可憐的看著他,嬌滴滴的說了一聲,哥哥,人家好害怕。”

“……”

“……”

鳳無心正講著故事,在座各位表情各色不一。

有豎起耳朵仔細聽後續發展的,有皺著眉頭不解鳳無心為啥要給一個孩子講書生風流故事的,也有幻想自己成為書生被女子抱著撒嬌的。

話說,小孩子能聽這種少兒不宜的故事麼?

“隻見那書生顫抖的手點亮了火燭,緩緩開口說道。姑娘,在下比你還怕,在下記得這荒宅裡隻有我一個人來著。

那女子拂袖輕笑,突然間張開血盆大口,一口生吞了書生。”

“……”

“……”

除了北辰夜以及當事人之外,吉祥客棧裡有一個算一個,一個個的表情那叫一個五彩斑斕。

小男孩更是嚇的哇的一聲哭出來,好在王寡-婦急忙的捂住了孩子的嘴角,這纔沒有發出更大的聲音吸引到外麵的怪物。

“九嶺小少主,現在你應該知道她是什麼樣的女人了吧。”

霍恩掃了一眼劍九嶺,少年那張俊秀的小臉已經無法用言語來形容了,似乎還聽到了有什麼碎裂的聲音,莫不是這小子見到了鳳無心真麵目失戀心碎了?

砰!

此時,吉祥客棧一樓關合的大門被推開,眾人鬆懈的神經再一次緊繃起來。

“哇,哇,哇~~~”

伴隨著一道嬰兒的啼哭聲,那傀儡行屍的嘶吼聲逐漸濃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