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無心,你彆跑,你站住,我要你解釋清楚!”

屋簷上,霍恩朝著鳳無心追來。

由於霍恩嚷嚷的太大聲,更多傀儡行屍蜂擁而至。

“你特有毒麼,閉上狗嘴行不行。”

鳳無心和劍九嶺在前麵跑,霍恩在後麵追,而傀儡行屍大軍追著三人。

眼看著前方後方都被聞聲而來的傀儡行屍圍住,三人就像夾餡包子一樣被困在中間,進進步得退也退不出。

“霍恩,我嚴重懷疑你是他們的同夥!”

鳳無心指著屋簷下張牙舞爪爬上來的怪物,說霍恩和傀儡行屍是同夥都感覺在羞辱行屍,她是真的懷疑霍恩是怎麼當上大理寺少卿的,難不成還真是買官買上去的。

“我要你說清楚,這群怪物是怎麼回事兒!”

霍恩還是那句話,要問鳳無心圍住他們的這群鬼東西到底是什麼。

“嗬~霍恩,你是有病還是腦子已經被他們吃了?”

霍恩的話都逗笑了鳳無心。

這些怪物又不是她製造出來的,問她做什麼。

“本官清晨收到一封舉報信,信中寫明瞭想要滅了這群怪物,唯有尋你方可,你還說這件事情與你沒關係?”

“?????”

皺著眉頭,鳳無心不是很理解霍恩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什麼信?”

“就是這封。”

霍恩從衣襟中拿出一封信甩給鳳無心。

他一早晨便去夜王府找鳳無心想要瞭解真相,結果路上被怪物堵住了。

總算是皇天不負苦心人,讓他在這兒見到了鳳無心。

“本官要你說明白,這些怪……”

“閉嘴。”

不等霍恩說完話,鳳無心打斷了他,看著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字體。

果然,這一切都是渡風搞的鬼。

“夜王妃,霍少卿……你們能先不吵了麼,那些怪物衝上來了。”

劍九嶺知道自己不應該說話,可再不做點什麼,他們就要被怪物撕碎了。

“這件事情跟我沒關係,是渡……西陵延的手筆,他要謀害我。”

“西陵延?西陵國皇子?他為何要謀害你。”

“為你個大西瓜,等事情過後再解釋,現在冇時間跟你廢話,小心!”

鳳無心一腳踹開霍恩,手中長劍揮砍,一劍斬斷了傀儡行屍的脖頸。

“砍手砍腳都冇用,照著頭砍。”

“知道了。”

劍九嶺雖然隻有十三歲,麵對數量如此龐大的傀儡行屍也心中恐懼,可為了活下去他隻能硬著頭皮和傀儡行屍乾架。

被鳳無心險些一腳踹飛實則救了一命的霍恩又氣又怒,但還是拿起長刀加入了戰鬥的隊伍。

屋簷上,源源不斷的傀儡行屍爬上來,鳳無心,霍恩和劍九嶺三人一邊打一邊找準時機撤退。

站在鳳無心腦袋上的鳳二狗嘰嘰的叫著,提醒著鳳無心身後,隻是……那突然間竄出來的傀儡行屍太過生猛,眼看著血盆大口即將咬住鳳無心的肩膀。

就在此時,一道銀光閃過,白衣人影如神明一般從天而降,一劍斬斷了傀儡行屍的頭顱。

感覺到熟悉的安全感瀰漫在心田,鳳無心回頭看去,對視上北辰夜滿眼關切擔憂的眼眸。

“夫人不怕,為夫來了。”

字字句句,就連標點符號裡都透著慌意,在看到鳳無心平安後,北辰夜懸著的一顆心總算是落了下來。

“北辰夜……”

看到北辰夜,某女人鳳眸眨巴眨巴著,淚珠子劈裡啪啦的掉落下來,一下子撲到在他懷中。

“這群怪物欺負我,打它們打得我手好痛痛,人家害怕!”

委屈的要死,鳳無心低聲抽泣著,那可憐的模樣像極了被欺負的弱女子,看的霍恩和劍九嶺眼角一抽一抽的。

他們倆要是冇瞎的話,剛纔可是看的清清楚楚,鳳無心以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砍瓜切菜的衝到最前麵,一邊打著還一邊罵著。

那架勢,冇有五六十年乾土匪的經驗絕對展現不出來。

如今倒好,北辰夜一出現,混世女魔王瞬間變成了柔弱小可憐,這天與地的極致反差實在是讓他們二人無法接受。

“不怕不怕,敢欺負夫人,為夫給你報仇。”

北辰夜一手持劍,一手輕擁著妻子入懷安撫著她的情緒,磁性溫柔的話語更是如春風一般,拂去了鳳無心心底的擔憂。

就像北辰夜關切著鳳無心的安危,鳳無心也同樣擔心著北辰夜。

不用說,夫妻二人都明白,一個離開夜王府定是要去皇宮,一個離開皇宮也定是要回夜王府。

“嗯嗯,打死他們,頭都給他們打飛了!”

有了北辰夜的加入,四個人的隊伍戰鬥力提升了N倍。

不過,越是如此,越是吸引了更多的傀儡行屍,還是先找個地方藏身起來比較好。

“去吉祥街。”

此處距離吉祥街隻有幾十米的距離,她記得吉祥街有一間客棧開在了地下。

現如今最重要的是找到藏身之地擺脫傀儡行屍的追擊,而後從長計議。

“看什麼看,大眼仔,劍九嶺走了!”

鳳無心走在前領路,北辰夜,霍恩和劍九嶺三人跟在身後,一行人在傀儡行屍的追逐下前往吉祥街吉祥客棧。

吉祥街也遊蕩著傀儡行屍,四人在踏入客棧後將門死死地頂住,可門外數之不儘的傀儡行屍瘋狂的衝撞著門,眼看著就要破門而入。

此時,陽光之下,隻見鳳二狗拖著肥碩的身體,紅豆眼堅定地看著鳳無心。

“嘰~嘰嘰,嘰嘰~~”

鳳無心雖然聽不懂鳳二狗在說什麼,但從它眼神中可以讀懂一層意思。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二狗!”

“嘰,嘰嘰,嘰嘰嘰嘰~~”

鳳二狗嘰嘰嘰了幾聲,好似在說著如果它能活著回來,以後就多給它預備點好吃的,如果回不來……

“嘰!”

嘰聲落下,鳳二狗一個縱身穿破了窗戶飛到了門外,用儘全力嘰嘰嘰嘰的大叫著,吸引著傀儡行屍的注意。

“嘰嘰嘰嘰!!!”

你們這群有娘生冇爹養的狗東西,有本事來追你二狗大爺,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