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玉泉山莊離開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

馬車裡,鳳無心趴在車窗,看著越來越遠去的玉泉山莊。

“北辰夜,當時你為啥要救我?”

回過頭,鳳無心問著北辰夜當日雪崩之時,他因何做出保護她的舉動。

“彆說愛我,那時候你就是個瘋批,我不相信你是因為我的美貌憐香惜玉。”

同樣是離開玉泉山莊。

隻是兩次的心境有很大的不同。

當日他們在山上被黑衣人圍殺,好在風雪來臨之時找到了獵人小屋避難,若不是自己把龍骨塞進胸前,怕是倆人已經掛了個屁的!

之後的日子裡,她時不時的就會想起北辰夜把她護在身下的那個畫麵,為點啥呢?

“都是從前的事了。”

北辰夜寵溺的笑著,想要岔開話題。

但鳳無心就想知道北辰夜是怎麼想的,目的為了什麼。

“不,我就要聽,我就要聽,我就要聽!!”

見小妻子一而再再而三的追問,北辰夜一把將鳳無心輕輕地擁在懷中。

“為夫若是說了,夫人不準生氣,不準打眼框,也不準不讓為夫上床。”

“我像那麼小氣的人麼?”

看貶她?她鳳無心肚子裡麵能撐船,纔不會因為一點小破事兒生氣,絕對不會。

“好,為夫說便是。”

北辰夜告訴鳳無心,他當時並不知道殺手是誰,看著鳳無心拿著龍骨,心下懷疑與黑衣殺手有所聯絡。

於是便想著利用鳳無心引出幕後的真凶,不過後來證明他的猜想是錯誤的。

“所以說,你懷疑我?”

“夫人消消氣,那是當時的為夫,如今為夫怎麼會捨得懷疑夫人。”

北辰夜低下頭想要親吻鳳無心的唇角,卻被一雙玉手捧住了臉。

“你也不想想,我要是那群黑衣殺手,就算有龍骨傍身,龍骨吃完了不也是個死麼,敢懷疑我!”

“夫人……”

“閉上嘴,那第二次呢,清樓爆炸的時候你明明可以自己離開,為何要折返回來將我護在身下。”

“那時候為夫已經在不知不覺間愛上了夫人,出於本能的動作,隻是……為夫不知該如何表達,也不善表達自己的心。”

北辰夜傾訴著當時的心理變化。

他也在詫異著自己的舉動,因為從未有人告訴過他愛上一個人是什麼樣的感覺,他也權當這種莫名其妙的情感視為占有。

想著將鳳無心牢牢地掌控在手心中,便是永遠。

直至後來,他才明瞭,自己對鳳無心的情感是一種叫愛的東西。

“夫人。”

北辰夜俯身上前,輕聲在鳳無心耳邊說著隻有兩個人方纔聽得到的話語。

“那日山洞,當看到夫人的落.紅之時,為夫方纔知曉男女之間的事情如此曼妙,更是知道為夫這一生一世生生世世隻認定夫人一人。”

隨著北辰夜一字一句吐出,鳳無心老臉一會紅一會黃。

“這,這都是什麼虎狼之詞,臭不要臉!”

“要臉如何,不要臉又如何,為夫吃定夫人了,永遠!”

俯身吻下去,就在北辰夜即將動手動腳的時候,鳳無心隻覺得腹部一陣疼痛襲來。

“喂,通知你個事兒,我大姨媽來了。”

“無妨,為夫今日看書,又新學了不少妙術。”

“身為北辰國夜王,你能不能少看點少兒不宜的書?”

“為了夫人的幸福,本王自然要涉獵廣泛纔可。”

“滾~”

……

……

……

玉泉山莊一戰,夜王府月收益達到了曆年來的巔峰值。

為此,鳳無心決定了,她要發紅包。

“排隊,來來來,排好隊。”

夜王府的侍衛排了長長的隊伍,一個個領取豐厚的紅包。

“哇,多謝王妃殿下,好多錢!”

章三峰拿著厚厚的紅包,瞄了一眼裡麵的銀票,感動的不要不要的。

跟著王妃殿下有肉吃,好幸福!

“彆亂花,存著結婚用,你家阿正可是要買房子。”

“啊?”

章三峰冇明白啥意思,鳳無心吐了吐舌頭險些說漏了劇情。

第四卷的劇情中,賀琪正為了給章三峰一個家,不顧世俗的眼光明媒正娶,並且在郊外買了一間宅院。

二人就這樣在世人的唾棄下幸福的生活著,可有一天,一個人的出現打亂了他們平靜又溫馨的生活。

那便是以霍恩為原型的霍小恩出場了,霍小恩執念心裡的小白月光章三峰。

在一個陰雨天,霍小恩靠著肮臟的手段帶走了章三峰,將其囚禁在自家地下密室中。

章三峰以死相逼誓死不從,篤定著他的正哥哥一定會來救他。

“王妃殿下,王妃殿下?”

劉叔揮了揮手,不解鳳無心為啥笑的這麼……這麼陰森。

“啊?啊……劉叔這是你的紅包。”

“嘰嘰!”

“汪汪汪~~~~”

“嘰嘰,嘰嘰!”

“汪~汪~~”

此時,眾人麵前,隻見大黃慘叫著四條腿輪飛了冇命奔跑著,身後撲騰著翅膀的鳳二狗一邊嘰嘰的叫著,一邊窮追不捨在大黃身後。

要知道,大黃可是夜王府的狗,出去逛街那都是狗中老大,一幫狗小弟跟在身後,要多麼拉風就有多麼的拉風。

可如今,站起來比成年人都要高的大黃被一隻黑了吧唧的鳥追著打,還打的嗷嗷直哭,那畫麵不要太美麗。

“王妃殿下……您這寵物可真是隨了您啊!”

劉叔一時間找不到合適的詞語來形容追著大黃罵罵咧咧個不停的二狗,隻能說鳳二狗隨了鳳無心不懼一切的性子。

自從小肥鳥來到夜王府之後,是什麼好吃吃什麼,一點也不怕人。

這不,短短的幾日光景就肥了兩圈。

“二狗為什麼要追著大黃?”

章三峰撓著腦袋,一臉的疑問,可隨後又明白了答案,哦了一聲!

“我知道了,一定是大黃又錯把二狗當成一坨長了毛的屎,怪不得看到二狗身上濕噠噠的!”

“王妃殿下,門外有一幫漂亮的小娘們找你,好像是西陵國瀲灩閣的人。”

喪彪稟報著門外有人找鳳無心,夜王府的侍衛一聽,眼神瞬間亮了起來,就連劉叔也整理了衣衫,把稻草一般的頭髮捋的闆闆正正。

“王妃殿下,我們來保護你!量瀲灩閣那群人也不敢造次。”

“嗬,你們確定是保護我?”

鳳無心還看不出劉叔一群光棍的心思麼,但瀲灩閣的人又來找她為何?

“小主。”

夜王府門前,公孫月等人單膝跪地,並雙手奉上一封信。

“做什麼。”

“回小主,西陵皇子飛鴿傳書,讓卑職轉交給您。”

信?

渡風給她的信?

這老陰比能寫啥好事兒。

鳳無心打開西陵延寫的信,在看到信上的內容之時,臉色瞬間沉了下來。

“王八犢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