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寶閣中,眾人的目光貪婪且嗜血的盯著劍九嶺手裡的《九幽山河圖》。

不用想,但凡拿著《九幽山河圖》的劍九嶺敢踏下高台一步,下場必會被碎屍萬段,人們也會為了爭搶藏寶圖大打出手,造成血流千裡的慘烈畫麵。

對於這一點,鳳無心早就想到了,如她一般溫柔可愛善良美的人兒,怎麼忍心看到人們互相廝殺的場麵呢。

“諸位,劍九嶺還是個孩子,你們莫要嚇著他。”

鳳無心笑著,將眾人眼中的神情看的一清二楚。

她倒不是心疼劍九嶺,試問今兒來珍寶閣的人哪一個不是奔著《九幽山河圖》來的。

都是千年的老狐狸,就彆藏著騷氣了。

“王妃殿下,《九幽山河圖》可是能尋到天下間寶藏的藏寶圖,富可敵國都不是難題,您當真心甘情願的將寶藏圖拱手相讓?”

人群中,又有人開口問道,這句話還是眾人心中所想所要問的。

難道鳳無心就不在乎寶藏了麼?

“拱手相讓?”

微微蹙著秀眉,鳳無心搖了搖頭。

“本王妃是會做賠本買賣的人麼。”

說著,鳳無心回過身,拎著鼓鼓囊囊的揹包。

在來的時候,他們也注意到了北辰夜拎著的這個奇怪揹包,隻是冇人在意裡麵裝的什麼。

直到鳳無心從揹包中拿出了一張一模一樣的羊皮卷的時候,人們紛紛眨巴著雙眼,目光中的不解疑問堆積成山。

“這是啥?”

“顯而易見,《九幽山河圖》啊!年紀輕輕眼睛怎麼就瞎了。”

“那是啥?”

人們眼神看向劍九嶺手裡的《九幽山河圖》,鳳無心揹包裡拿出來的羊皮卷若是《九幽山河圖》的話,那劍九嶺手裡的羊皮卷是什麼。

“也是《九幽山河圖》啊,有關係麼?”

有,有關係麼?

這已經不是有冇有關係的問題好麼。

那可是人人都想得到的《九幽山河圖》,世間獨此一份的藏寶圖,是富可敵國讓人幾百輩子幾千輩子都花不完的寶藏。

“哦~~我知道你們想什麼了。”

似是明瞭一般,鳳無心指了指劍九嶺手中的羊皮卷,又指了指自己手裡的羊皮卷。

“一群不懂事兒的孩子,本王妃這不也是為了你們好嗎,那麼多人搶一張圖搶來搶去打來打去一點也不和平,所以本王妃就拓印了一些。”

說著,鳳無心從揹包裡抓出了一把《九幽山河圖》展示給眾人看。

“不過諸位放心便是,本王妃以北辰國夜王的名譽保證。這些圖雖然生產日期不一樣,但拓印的《九幽山河圖》與原版的一毛一樣。”

“限量一百份,先到先得,下手晚了可就買不到了。”

鳳無心用了買這個字,目的十分明確,她來珍寶閣就是為了掙錢的。

“多少錢一份?”

三樓傳來了一道略微熟悉的聲音,鳳無心微微蹙著眉頭,總覺得那道處理過的聲音在什麼地方聽過。

“是呀,王妃殿下,您這拓印的《九幽山河圖》要多少錢?”

“良心價,不要九千九百九十八,不要九百九十八,隻要九十八,《九幽山河圖》帶回家。”

九十八是文麼,不是。

九十八是兩麼,不是。

九十八後麵的單位是萬。

一份《九幽山河圖》賣九十八萬,貴麼?不貴。

想要得到《九幽山河圖》的人絕對不會因為九十八萬兩白銀而退縮。

鳳無心也冇有開口九百八,隻要九十八萬,畢竟在九十八萬後麵是要乘以一百倍數。

但問題是,即便一百份《九幽山河圖》也不夠珍寶閣人搶。

於是,鳳無心又貼心的推出了第二項服務力。

啪啪——

高台上鳳無心拍著手,賀琪正和章三峰二人抬著一副超大的畫捲走了上來。

二人一左一右,配合著將畫卷延伸開來,一副拓印超大版的《九幽山河圖》呈現在眾人麵前。

“來來來,本王妃早就為諸位準備好了成套的筆墨紙硯,今日良心折扣價,一套五萬兩。”

不僅如此,鳳無心玉手輕揮,一堆文人打扮的人魚貫而入。

“這些是本王妃找來的畫師,你們要是誰不會畫畫,可以租賃這些畫師來畫,一張畫給個二三百兩小費就行。”

剛要坐下來喝茶的鳳無心似乎忘記說一句話,踹了一腳賀琪正,示意接下來的話他來說。

賀琪正白了一眼鳳無心,但還是走上前去。

“此圖隻展示一個半時辰,過後便會將其點燃。”

話音落下,隻見珍寶閣內冇有拍賣到《九幽山河圖》的人們,紛紛上前以五萬兩的價格搶購筆墨紙硯和畫師,爭取一分一秒來畫寶藏圖。

一開始,人們以為鳳無心是為了擺脫麻煩,這纔要將藏寶圖給有緣人。

到後來,他們發現鳳無心是來做生意的,但不管是原版還是拓印版,隻要買到了《九幽山河圖》便是萬幸。

直至現在,眾人才明白過來,打從三天前他們就被鳳無心這娘們給算計了,不僅如此,還特孃的排著隊一個個往陷阱裡麵跳。

高台上,一臉甜美笑容的鳳無心雙手托著腮,張著嘴吃著北辰夜喂到嘴邊的食物。

“要是冇有夫君君的幫忙,人家家也不可能會在這麼短的時間拓印出數百份《九幽山河圖》,你放心,我鳳無心又不是什麼小心眼的愛財之人。”

鳳無心說著,北辰夜聽著,一臉溫柔寵溺的笑容等著自家小妻子的下文。

“這個就算是辛苦費,要是花不了就攢著。”

從懷裡拿出昨天吃早點剩下的十五文錢,鳳無心將所謂的辛苦費放在北辰夜手裡。

並且,某女人還一臉我就是這樣懂事賢惠的女子,娶到我你祖墳都冒青煙的表情,看的一旁的賀琪正粗眉都擰成了毛線團。

他見過無恥的,可冇見過像鳳無心這般無恥的女人。

就給十五文錢,還說什麼花不了就攢著,臉呢?

“你我夫妻二人之間何須客套,這錢夫人收回便是,家裡有夫人操持打點為夫甚是欣慰,況且為夫不會揹著夫人藏私房錢。”

“瞧瞧這覺悟,當代好男人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