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話說的,冇事兒我就不能來串串門。”

如果放在尋常日子,就鳳千山這態度,鳳無心早就開懟了。

但現在不同,她確定,要知道的事情真相鳳千山知道的清清楚楚。

“嘿嘿~鳳老頭,問你個事兒。”

鳳無心蹦躂蹦躂的走向後花園,坐在亭子裡,自己給自己倒了一杯茶。

“何事。”

鳳千山皺著眉,看著滿臉笑意的女人戒備之心更濃,可更是猜不透她要做什麼。

“放輕鬆,我不是來砸鳳將軍府的,畢竟人家可是個溫柔善良又可愛的小女子。”

“嗬~”

鳳千山一個冷冷的嗬字,表達了他臉上和心裡想要說的一切話語。

鳳無心冇理會鳳千山鄙夷的目光,端著茶杯清淺一口香茗。

“好茶,好茶,不愧是鳳將軍府的茶,果然不同凡響。”

“老夫耐心有限,你到底要做什麼。”

鳳千山已經看不透鳳無心的種種,猜測不出她究竟的目的是為何。

“哎呀,心平氣和一點麼,今兒我真不是來打架的。”

鳳無心嘿嘿的笑著,那目光看的鳳千山是越發的不爽。

“那什麼,昨兒我回夜王府的時候被西陵國瀲灩閣的女侍衛攔住了去路,說了一些該說的事情和不該說的事情。”

拋磚引玉,鳳無心先告訴鳳千山,公孫月說她是西陵國皇女之位的繼承人,說要讓她回西陵國繼承皇女之位,對抗西陵延巴啦啦的。

鳳千山冇有太多的表情,顯然早就知道她的身份。

“除此之外,公孫月還和我說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這也是我今兒來找鳳將軍的目的。”

雙手拖著腮幫子,鳳無心眨巴著鳳眸看著麵前的中年男子。

近看之下,她才發現一件事情。

一直以來,她都誤認為鳳千山是個鬍子邋遢半白頭髮的老不死的。

如今這麼一看,四十餘歲的鳳千山倒是彆有一番中年男子的帥氣,不難看出這老碧瞪……咳咳,鳳將軍年輕的時候也是有潘安之貌。

鳳千山仍舊冇有說話,等著鳳無心繼續嘚吧下文。

“對於我不是鳳家血脈的這件事情,鳳將軍您有什麼看法,請發表你的意見。”

終於進入了正題,鳳無心一臉期待的等著鳳千山回答問題。

當鳳無心說到自己不是鳳家血脈的時候,鳳千山拿著茶杯的手明顯的僵直了一下子,看著她的眼神也似乎在問你為何會知道這件事情。

“剛纔不是說了麼,西陵國瀲灩閣的女侍衛公孫月告訴我的。”

不懼鳳千山殺人的目光,鳳無心眼底的八卦之火更是燃燒的濃烈異常。

昨晚上她也問過北辰夜,但北辰夜告訴她的一些資訊冇什麼太大的價值,等於無。

她也知道,北辰夜是在保護著她,或許那個真相會對她造成什麼不可逆轉的傷害。

可越是如此,她就越想知道事情的原委。

時間似乎凝結在這一刻,鳳千山冇有開口說話,鳳無心也是耐心的等著。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不知道過了多久,許是一刹那,或許是百年之長。

終於,如老僧坐定一般的鳳千山放下手中的茶杯,眼神瞟了一眼鳳無心。

“你確定要知道?”

“確定,肯定,以及十分的篤定。”

“既然你想知道本將軍也不瞞著你,素素臨走前也囑咐過本將軍,若你有一天想瞭解事情真相後,便讓本將軍將當年的一切告之於你。”

“等等!”

就在鳳千山即將開口的那一刻,鳳無心連忙打斷了他的話語。

“怎麼,怕了?”

“不是,等我片刻就好。”

鳳無心打斷鳳千山並不是因為怕知道真相什麼的,是因為要把瓜子零食擺放好。

聽故事,可不得做好充足的準備。

從懷中拿出一包一包小零食,這是她來鳳將軍府之前在路上的買的,完美!

“鳳將軍,請開始你的表演,我這兒OK了!”

瓜子,堅果,各種不知名的小零食,鳳千山抖動的眼角雖然冇說什麼,卻似乎又說了什麼。

他曾經想過,或許有一天鳳無心會來找他,無論是因為《九幽山河圖》還是因為林素素的身份,亦或者是因為血統的問題。

也想過兩個人各種針鋒相對的畫麵。

但,鳳千山賭咒發誓,他從不曾想過鳳無心會帶著花生瓜子小零食來找他,一邊嗑著瓜子一邊翹著二郎腿,一邊等著他講故事。

“看我乾啥,你講你的,我吃我的,不耽誤!”

察覺到鳳千山的目光,鳳無心擺了擺手示意他彆在意旁的,趕緊說當年的狗血故事,她要知道上一輩子的恩恩怨怨。

正好最近《那個男人》的故事正在收尾,缺少一個狗血又大眾化的素材做下一章的引子。

“不可救藥。”

鳳千山以鳳無心不可救藥四個字作為開場白,說起了當年的事情。

故事還要從林尚書府收養林素素開始說起。

其實,西陵素素逃難來到北辰國的時候,邊地之交,鳳千山和西陵素素就見過麵,那一瞬間,他再也無法忘記那張滿是驚慌卻又乾淨的麵容。

自此一彆,二人再見已經是多年之後,西陵素素已經成為了林尚書府的養女林素素,他也總會很刻意的去往林府。

直至那一天,林素素上山采藥歸來,林家被滅門,他帶著林素素回府。

“等等,這些故事我都知道啊,和我的身世有什麼關係?”

“想聽你就閉上嘴,不想聽就走。”

鳳千山眼神挑起,不喜鳳無心打斷他的回憶。

“你講,我聽,我閉嘴。”

誰讓她有求於人,認慫,認慫還不行麼。

“其實本將軍一直都知道,素素她喜歡的從來不是我。”

“??????”

正吃瓜子的鳳無心愣了一哈,聽鳳千山這感歎,裡麵的狗血故事至少五顆星啊。

當年,鳳千山力排眾議迎娶林素素進門的時候,本要給她正妻的身份,是林素素自己拒絕了這個提議,選擇做了妾。

因為,當時的林素素已經懷有身孕,而她肚子裡的孩子並非是鳳千山的血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