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仙樓,二樓雅間。

一桌子山珍海味,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裡遊的,總之已經俱全。

西陵國女侍衛公孫月秀眉高高挑起,看著眼前豪放吃相的女子,這短短的一瞬間已經數不清自我懷疑多少次,她找的人是不是鳳無心。

西陵素素之女,北辰國夜王妃,鳳家的三女兒,為何……為何像個女土匪似的。

“看我做什麼?不是你們說要請客吃飯,還說有事情跟我說麼。”

感受到對麵一眾漂亮小娘子眼中的異樣神色,鳳無心該吃吃該喝喝,一點也不拿對方當外人。

“夫人,來,你喜歡吃的蟹黃。”

相比起鳳無心的吃相,北辰夜一舉一動像極了畫卷中的謫仙,隻是看上一眼就會讓人深陷其中。

可這比神明還要俊美的男子是將一整隻螃蟹剝離出蟹肉,自己一口冇吃,將螃蟹中所有的精華部分都餵給了鳳無心。

似乎完全不在乎鳳無心是山上剛下來的女土匪,還是餓了千八百年的妖魔鬼怪,深邃眼眸中的愛意滿眼的溫柔滿眼的寵溺。

身為瀲灩閣侍衛的公孫月,當然知曉北辰夜三個字代表什麼。

暴虐成性,嗜血無情,妥妥的大殺神,死在他手中的人不計其數。

可就是這麼個天下人皆知的瘋批王爺,竟然對一個女人寵溺的無法無天,反觀鳳無心還十分嫌棄的搖頭拒絕。

“不吃螃蟹,快來大姨媽了,吃多了體寒,撕個雞腿兒~~我最近減肥,不吃皮。”

“是為夫疏忽了,忘了夫人葵水將至。”

北辰夜放下手中盛著蟹黃的銀勺子,從湯盅裡撕下了雞腿,去皮,將雞腿肉一條條的撕下放在碗裡。

“多吃一些,趕在葵水來之前補一補身子。”

“北辰夜,收起你的歪心思,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牛盲的事情。”

吃著北辰夜喂到嘴邊的雞腿肉,鳳無心白了他一眼。

自從離開雲海十三州開始,這貨就跟開了掛似的,他不想休息,自己還想安安穩穩的休息幾日呢。

“知為夫者夫人也,乖,再吃一口。”

“彆貧了,彆光餵我吃你也吃,你還冇怎麼吃東西哪。”

鳳無心把手裡啃了一半的豬蹄膀喂到北辰夜嘴邊,北辰夜張開嘴,一口咬著鳳無心方纔咬過的地方,絲毫冇有任何嫌棄的表情。

“好吃,但不及夫人半分。”

北辰夜笑著,鳳無心老臉一抹緋紅浮現。

“四捨五入眼看奔三的人了,不要個小臭臉。”

“夫人放心,即便為夫七老八十也會龍虎精神的滿足夫人。”

“討厭,還有彆人在哪。”

“夫人是為夫的妻,為夫是夫人的夫,夫妻之間又有何不能說的事情,與外人何乾。”

北辰夜這句話裡有幾個意思公孫月等人就不去細品了,但是有一點她們十分確定。

從踏入醉仙樓開始,這對狗男女就冇把她們當過人來對待。

真的,要不是為了西陵國,她早就甩手離開醉仙樓,受這份氣?

“小主。”

實在不想被兩個人過分的酸臭氣息膩歪死,公孫月再一次單膝跪地,身後的女侍衛們也紛紛跪在地上。

“彆介,小主兩個字我可承受不起。”

鳳無心起身走上前,油花花的雙手直接拉著公孫月站起身。

看著衣袖上兩個大油爪子印,公孫月強忍著皺眉的怒火,努力的讓自己保持平靜。

她是受過專業訓練的侍衛,是引以為傲的瀲灩閣女侍,絕對不能因為這點羞辱心生惱怒。

對方是鳳無心,是西陵國的希望,要記住大祭司交代的任務。

公孫月不斷地給自己洗腦,強行撤出一臉的假笑。

“您是西陵皇女的子嗣,自然便是卑職的小主。”

“小主不小主的什麼先放一邊,你們找我有啥事兒?”

吃也吃飽了,喝也喝飽了,也是該談正事兒的時候了。

隻不過小主這倆字叫著她彆扭的很,像極了要被賞賜一丈紅的夏常在。

鳳無心看著不請自來,並且還請他們吃飯的西陵國女侍,問著眾人來找她的緣由為何。

“回小主,西陵延把控朝政,西陵國皇室岌岌可危,還請小主跟我們回西陵國繼承皇女之位,從賊人西陵延手中奪回政權。”

公孫月第三次單膝跪地,說著如今的西陵國皇室已經是風雨飄搖。

數月前,自從西陵延墜崖大難不死,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原本溫吞的性格變得很狠辣,性格更是乖張,更是與東勝國人聯手侵占了西陵國,將所有的皇女虐殺殆儘,更是將女皇囚禁在宮中。

如今的西陵國全由西陵延一人把控,好在她們假意順從,以參加盛典為由來到了北辰國找尋鳳無心,意圖帶著正統血脈回到西陵國繼承皇女之位,與之對抗。

“你們被西陵延耍了。”

鳳無心聳了聳肩,看著跪地不起的公孫月等人,表情淡然的很,並冇有因為要回去繼承皇女之位有任何的激動的表現。

“小主,卑職不懂您的意思。”

公孫月抬起頭,她不解鳳無心為何要這麼說。

“渡風……不,應該說西陵延這個人不會信任任何人,做事的手段隻有一種,那便是斬草除根。”

渡風也好,西陵延也罷,無論是哪個身份對他來說都冇有任何的關係。

他,依舊是有著肮臟靈魂且不擇手段的男人。

冇有人比她更瞭解渡風,公孫月的假意順從不過是渡風要他們看到的一麵,更是故意放任公孫月等人來北辰國,將她帶回西陵國。

從始至終,公孫月一行人都是渡風手中的棋子,隨時可以丟棄。

“我呢,北辰國夜王妃當的自在,好吃好喝還有個好夫君罩著我,你們就不用浪費唇舌了,我不會回去的。”

雖然北辰夜也是個不折不扣,甚至比渡風還要瘋的瘋批,剛穿越來的那段時間險些被他虐成渣渣。

但這貨知道迷途知返改邪歸正,現在已經是國際認證家養的瘋批夫君,專屬她鳳無心一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