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無心,你彆鬨!”

霍恩見鳳無心出現,一步上前攔著她的腳步。

“對方是東勝國二皇子!”

“二皇子?乾我屁事,一個小小皇子而已,起開!”

玉手一揮,鳳無心推開礙事的霍恩,抬起頭看著騎著馬的男人。

“你剛纔說啥?北辰夜來了都要對你禮讓三分?”

“賤人,是你打的本宮?”

東勝炎挑著劍眉,一手捂著哇哇流血的腦殼,握著馬鞭的另一隻手指著鳳無心。

“是我打的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你能把我怎樣?”

兩手揣著肩膀,鳳無心鳳眸挑起。

“賤人,你可知本宮乃東勝國二皇子,你一個小小的賤婦竟然敢對本宮動手,找死!”

“哎呦呦呦呦~~~”

鳳無心拂袖輕笑著,笑意中極致的嘲諷著,就好似東勝炎這話是多麼可笑的笑話一樣。

“冇看出來啊,現在是條狗就能當皇子了麼?”

“你……你敢羞辱本宮!!”

東勝炎何時受過這種屈辱,他是東勝國皇後之子,身份尊貴無比。

如今竟被一個北辰國的無知賤婦當眾辱罵,若不將她剝光了遊街示眾,難以磨平心中怒火。

“來人,把她扒光拴起來!”

“是,二皇子。”

跟在東勝炎身邊的侍衛們紛紛下馬上前,準備將動手。

見狀,霍恩再次一步上前,擋在了鳳無心身前,阻止東勝國侍衛的腳步。

“這裡是北辰國的地界,容不得爾等異國人放肆。”

“放肆?本宮就放肆了又如何,就算本宮殺了你們兩個,北辰國的皇帝也不會說什麼。”

東勝炎並不認識鳳無心,自然不知道鳳無心是什麼樣的人,更不知道他一口一個賤人的女人是當今夜王的心頭肉。

聽著東勝炎狂妄之言,霍恩氣的都笑了。

是,北辰國皇帝不會說什麼。

可一旦鳳無心有什麼傷什麼痛,北辰夜一定會帶兵出征,斬了東勝國的人頭祭旗。

到那時候可就不是簡簡單單的打架鬥毆問題,是兩個最為強大的國家開戰的問題。

“二皇子,本官勸你三思而後行。”

該說的霍恩已經說了,該做的他已經做了,如果東勝炎一意孤行找死,他也阻止不了身後的瘋女人了。

霍恩可是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來自身後的那道唯恐天下不亂的目光。

鳳無心玉手輕輕地拍在霍恩的肩膀上,對他護著自己的這個行為表示感動,同時,也罵了霍恩一句瓜慫。

“你啊,真是孺子不可教!賀琪正現在都能和我吵上幾個回合了,你怎麼一點都冇有長進呢?”

鳳無心一臉你爹我愁悶的表情,看的霍恩眼角一抽一抽的。

這女人,不占他便宜能死麼。

“敢問這位東勝國的二皇子,您是不是野草成的精,在化糞池旁邊自力更生長大成的才?如若不然,堂堂一國皇子開口閉口就是賤人賤婦。”

“要不咱倆商量商量,你彆當皇子了,找個班兒上,實在不行找個大獄蹲著,也能管吃管住,也不至於您像個脫了韁的野狗到處發瘋咬人?”

“真的,東勝國的皇帝把你放出來也不怕天打雷劈,你啊,觸景生情裡就占了一三兩個字。”

根本不給東勝炎開口的機會,鳳無心妙語連珠的說了一大堆。

圍觀的吃瓜群眾們早就笑的前仰後翻,笑的眼角都彪出眼淚來。

雖然快兩個月冇見了,但夜王妃終究是夜王妃,一出口就是懟死人不償命的主。

野草成了精,這不表明瞭罵東勝炎冇有娘麼。

觸景生情裡就占了一三兩個字,那不是混賬還是什麼。

哈哈哈哈哈~~~

學到老活到老,佩服,佩服!

被罵的東勝炎都蒙了。

他堂堂皇子,一而再再而三的被眼前的女人辱罵,豈有此理!

“賤人,本宮今日定要將你碎屍萬段。”

縱身下馬,東勝炎從腰間抽出挎刀,大步朝著鳳無心衝來。

陽光下,刀刃迸發著冷冽的光芒,男人眼中的憤怒勢必要將鳳無心斬殺與刀下。

“就你?”

一抹冷笑浮現在唇角。

當東勝炎提刀靠近,舉起大刀落下來的瞬間,啪的一聲!一道脆生生的巴掌聲迴盪在眾人耳邊。

眾目睽睽之下,麵對著舉刀而來的東勝炎,隻見鳳無心反手一巴掌打在他臉上。

也隻是這一巴掌而已,前一秒還殺意騰騰的東勝炎,下一秒原地轉了三圈後,撲通一聲倒在地上昏死過去,不知是死是活。

這畫麵,乾脆,利落,果斷,爽!

東勝國的人在北辰國鬨事兒,還揚言要殺北辰國的人,是個血腥的漢子都忍不了。

鳳無心這一巴掌著實的讓圍觀眾人吐出一口惡氣,紛紛拍手叫好。

“多謝,多謝父老鄉親們捧場!”

鳳無心雙手抱拳致謝,全然不顧及腳下被她踩來踩去的東勝國二皇子。

“鳳無心……”

霍恩皺著眉,想說什麼又難以啟齒,但還是把話說了出來。

“謝了,這件事情本官會上報聖上,定不會讓東勝炎遷怒於你。”

霍恩感激鳳無心出手幫他。

雖然過程不是那麼太人性化,但如果任由東勝炎肆意妄為下去,他們大理寺不僅名譽受損,侍衛們也會遭受無妄之災。

這個恩,他霍恩記下了,來日定會償還。

“崽兒,你自作多情了,我打他是因為這小兔崽子侮辱我家親愛的。”

看霍恩的表情,這貨不會以為她是在美女救英雄吧?

她隻是單純看東勝炎不爽罷了,敢當著這麼多人麵前說北辰夜也要對他禮讓三分。

真不知道誰給東勝炎的自信。

她怎麼打怎麼罵北辰夜那是自家的事情,外麵有人說北辰夜一個不字的不好,一個標點符號的不好都不行!

“對了。”

正要走的鳳無心似乎想起什麼,回過頭看向霍恩。

“忘了問了,武城客棧裡你穿的肚兜是哪家繡娘繡的,樣式還挺好看,我想著給大黃也弄兩件穿一穿。”

“鳳、無、心!”

若說前一秒霍恩還因為鳳無心的舉動而心存感激,現在的霍恩隻想和鳳無心同歸於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