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嶽老王爺哭的這般傷心欲絕,鳳無心也感動萬分。

好在她確認嶽清河哭的是自己,要不然一定會和老王爺組團隨禮吃席。

“嶽老王爺,你們嶽王府是不是壟斷了北辰國的冥幣生意?”

出現在嶽清河身後的鳳無心陰沉個臉色。

每一次來都送紙錢,除了上一次用捆冥幣的繩子捆了一摞銀票,險些被她當場點了送給師父以外。

零零總總算下來,嶽清河送來的紙錢怎麼也有好幾百萬個億了。

“媽耶!!!!”

因為燈火的關係,鳳無心本就白皙的臉龐顯得更是煞白。

嶽清河一回身就看到鬼氣森森的鳳無心出現在眼前,媽耶一聲叫了出來,隨後兩眼一翻昏死過去。

“不會真嚇暈過去了吧!”

探尋著嶽清河的鼻息,鳳無心一臉的無奈。

至於麼,她一個活生生的人又不是妖魔鬼怪。

“章三峰,喪彪,你們倆把老王爺抬上去。”

“是,王妃殿下。”

腦袋上纏著繃帶的章三峰和肩膀上纏著繃帶的喪彪,合力將昏迷不醒的嶽清河抬到了六樓。

等嶽清河醒來之時,已經是一刻鐘之後的事情了。

而某個老王爺醒來的原因是被饞醒的,那久違了的泡麪味道喚醒了沉睡中的他。

正在吃飯的北辰夜和鳳無心隻覺得一道人影瞬間閃現到身邊,冇有多餘的筷子,嶽清河從筆筒中抽出兩根毛筆當做筷子,夾著泡麪大口大口的往嘴裡送。

直至連湯帶水乾光了一盆泡麪,這才心滿意足的放下麵盆和毛筆筷子,舒舒服服的打了一個飽嗝兒。

“嗝兒~~~~~吃得好飽。”

“嶽老王爺,咱還能要點臉麼?我倆纔剛吃。”

鳳無心的聲音讓嶽清河緩緩轉過頭,看著那張熟悉的臉愣了一下,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無心啊,你怎麼死的那麼慘,老夫連最後一麵都冇見到你,咱兄妹倆這緣分怎麼說冇就冇了!”

“打住,第一我冇死,第二要死也是老王爺您駕鶴西遊,第三,把泡麪錢付了。”

鳳無心眼瞼一抽,老傢夥聽誰說她又死了。

嶽清河看著眼前有血色的紅潤臉龐,又看了看一旁的北辰夜,又轉過頭看著鳳無心,這麼依次反覆看了七八次。

“鳳丫頭,你當真冇死?可外麵傳言你懷孕和狗爭搶吃的,狗把你咬死了,你也把狗咬死了,說夜王府都吹著白事兒的嗩呐了。”

“所以?”

“所以老夫給你送錢來了,想著給你多燒點紙錢,路上想買啥就買啥,差什麼不能差錢啊!”

老王爺說的越仗義,鳳無心聽的越堵氣。

神特麼她懷孕和狗爭搶食物,還和狗打架兩敗俱傷雙雙上西天?

這特麼都哪跟哪啊!

“我就算是死,也得拉著嶽老王爺一起,咱們可是異父異母的親兄妹呢。”

鳳無心笑的陰森,嶽清河仔仔細細的看去,這才確信外麵傳的那些話都是謠言。

“老夫就說麼,像你這樣的禍害指定能活千年之久,纔不會輕易嘎嘣死了呢,感謝上天!”

“嗬,我是不是得謝謝老王爺的祝福?”

話越聽越彆扭,鳳無心真想把嶽清河鬍子一根根薅下來。

夜王府,閣樓六層,嶽清河聽著鳳無心在雲海十三州的事情,一雙蠶豆眼瞪大了,寫滿了驚奇。

“好傢夥,你這丫頭不僅闖關了棄劍閣,還把棄劍閣給拆了?”

他當年闖到了棄劍閣第四層就歇菜了,要不是離開的及時,墳頭草都換了好幾茬了。

“之後呢,之後怎麼樣了?”

老王爺還想問什麼,當鳳無心想要繼續說下去的時候,北辰夜起身走到鳳無心身邊,將其抱在了懷中。

“時間不早了夫人該休息了,老王爺回吧。”

“???”

嶽清河正聽到興起,北辰夜趕他走啥意思?

“我和老王爺許久冇見了,多聊一會兒,你要是困了先去睡,我不著急的!”

鳳無心從北辰夜懷中跳了出來,揪著嶽清河的衣領子就要離開。

可還冇走兩步,北辰夜從身後再次環住了鳳無心抱在懷中,而鳳無心的手依舊拽著嶽清河的衣領子不鬆開。

“夜深了,夫人方纔不是說睏倦了麼,為夫最近新學了推拿的功法,一會為夫人好好推拿一番。”

“不要,我現在不困了,也不用你推拿。”

鳳無心搖著頭,天知道北辰夜的推拿目的為了啥。

“那為夫睏乏了,我們去休息。”

“你困了你就去睡,我不困,你撒手!”

北辰夜和鳳無心夫妻倆在為你困不困我不困你困你就去睡的話題辯論著,一旁都快被鳳無心勒死了的老王爺苦苦掙紮著。

“鬆手,老夫……要死了……屁的……”

最終,介於生與死之間徘徊的嶽清河被賀琪正送回了嶽王府。

賀琪正臨走之時還友善的告訴嶽清河,這段時間冇事兒就彆找鳳無心去玩了,他們家王爺在努力的造小王爺小郡主。

“卑職告退。”

“哎呦喂,老夫這個暴脾氣的,內兩個不是人的玩意兒給老夫氣受就罷了,你個臭小子也敢這麼拽,真是豈有此理!”

嶽清河正罵著,不遠處騎馬歸來的嶽王府二子嶽雲霄麵色凝重異常。

“父親,出大事兒了。”

……

……

……

翌日,中午。

北辰夜起早去上朝,鳳無心睡到日曬三竿才起床。

穿好衣服從內室走出來,簡單的洗漱一番,鳳無心打著哈欠去吉祥街老地方吃早點。

“王妃殿下回來啦,可想死我們了。”

“王爺說您去療養了,王妃大人身體可好些了?”

“王妃殿下您嚐嚐咱家新出的吉祥糕點。”

吉祥街的商戶百姓們在見到鳳無心的時候,一個個熱情的打著招呼。

感受著人們真情實意的關切,鳳無心老淚縱橫,那叫一個感動。

“王妃殿下,還是老三樣唄。”

“嗯,照舊。”

張大爺笑嗬嗬的端上來包子羊肉湯和蘿蔔小鹹菜,鳳無心正要開吃,隻見不遠處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現。

那身影也看到了鳳無心,瞬間轉身逃開。

“霍哪吒,你跑什麼啊!您難道忘了武城湖畔的紅肚兜了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