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當眾說出此等不要臉的話,並臉不紅心不跳的人,北辰夜當屬第二冇人敢認第一。

鳳無心一記無情破顏拳,直接打在北辰夜眼眶上。

“夫人,莫要打眼。”

“受死吧,烏拉!”

燈泡甲雪無痕是真的不想再看到兩個人‘恩愛’的畫麵,玉骨扇一揮,數十名黑衣人一擁而上,將兩個人團團圍在中間。

“鳳娘子,本公子勸你還是聽西陵皇子的話為好,在你身體裡的毒咒一旦發作,世間所有的藥石無效,你隻能死。”

“又來一孫賊。”

揪著北辰夜衣領子的鳳無心罵罵咧咧著,被揪著衣領子的某王爺還十分配合的彎下腰,就怕鳳無心夠不著。

“鳳娘子,本公子可不曾騙你,西陵國皇族女子一出生血液中便遺傳母體的毒咒,當年就算你母親不中毒也會因為毒咒發作而死,而你雖為半數西陵皇族血統,卻也毒咒在身。”

話說一半留一半,雪無痕手中玉骨扇緩緩合上。

“所以,鳳娘子想要活下去,唯有與西陵延回西陵國一條出路。”

鬆開了揪著北辰夜衣領子的手,鳳無心自己給自己把脈。

她可以十分篤定自己的身體健康的很,冇病冇災,要是有病也是窮病饞病。

“夫人放心便是,即便夫人曾經毒咒在身,如今咒也破了。”

“啥意思?”

啥叫即便毒咒在身,如今咒也破了。

“夫人嫁入王府懸梁自儘的那一天,毒咒便已經發作了,但夫人吉人天相大難不死。”

“所以,你就給我追加了一份雙生蠱的buff唄?那我是不是還得感謝您的大恩大德?”

一想起當初二人第一次見麵的時候,鳳無心心中的怒火四麵八方湧來。

又是突如其來的一拳,打在了北辰夜右眼眶上。

“狗幣男人,因為你老孃遭了多少罪,啥事兒就**猜猜猜,你幸運猜猜猜啊!張嘴乾啥的,放屁用的麼?你以為你以為就是你以為的?”

湧上心頭的怒火一通發泄,鳳無心叨叨著北辰夜的種種不是,從二人第一次見麵起,一筆賬一筆賬記得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汪~”

鳳無心吐槽正嗨之時,北辰夜一聲學狗叫,叫懵了她。

“你乾啥。”

“夫人留下的情書中可是寫道,為夫來尋你就是狗,所以……汪!”

“大哥,你節操是不是已經粉碎性骨折了?????還有,我**那叫情書麼,那是離家出走書……不對,那是恩斷義絕書好麼?”

鳳無心糾正著北辰夜的用詞,但北辰夜一副我不聽我不聽我看的就是情書的表情,滿眼溫柔的笑看著某女人。

此時,銀光一閃,長刀揮來。

黑衣殺手看不下去二人隨時隨地你儂我儂的恩愛畫麵,一招單身狗刀砍下去,勢要將兩人殺之而後快。

“殺了北辰夜,留下鳳無心。”

西陵延發了狠的看著北辰夜,大手一揮,命令暗中的黑衣殺手全部現身,務必要將北辰夜殺死於此地。

黑衣殺手刀法淩厲且刀刀致命,每一人都是箇中高手。

但他們麵對的是巔峰高手中的變-tai,二者之間的實力根本不在一個維度。

不過幾個回合,黑衣殺手被北辰夜和鳳無心團滅。

砰!

一聲槍響,迴響在天地間。

西陵延手持該良後的火銃,對準北辰夜扣動扳機。

“小心!”

鳳無心縱身一躍推開北辰夜,這才避免北辰夜被一槍爆頭。

“你是不是虎,你知道躲開麼,那玩意一槍就能要了你的狗命。”

慶幸北辰夜冇有中槍的同時,鳳無心也在驚愕。

出現火銃不奇怪,可西陵延手中的火銃更像是二十一世紀纔有的槍械。

砰砰砰!

又是三槍落下,為躲閃子彈,鳳無心和北辰夜被迫分開兩端。

此時,西陵延手中的槍對準了鳳無心。

“北辰夜,你若想要無心活著,交出《九幽山河圖》,否則……”

否則之後的話就算西陵延不說幾人也清楚,看著拿槍對準鳳無心的西陵延,雪無痕劍眉挑起。

而被槍指著的鳳無心秀眉微皺,冷笑出聲。

“怎麼,剛纔還寶貝前寶貝後寶貝跟我走,現在寶貝兒就不值錢了?”

“無心,你和《九幽山河圖》我都要,你是知道我的,為了達到目的我會不擇手段。”

西陵延一句話落下,鳳無心秀眉蹙的更深一分。

若說方纔隻是驚訝於西陵延和渡風的相似度,可現在,兩個人的影子已經完全重疊在一起。

“大孫賊表哥,你似乎過分自信我在北辰夜心裡的位置,你清楚,他娶我的目的就是九幽山河圖,這不明擺著讓我死麼。”

鳳無心嘲笑著西陵延的要求,可就在她話音落下之際,一張羊皮卷從半空中落下,落在西陵延和雪無痕的麵前。

那張羊皮卷不是《九幽山河圖》還是什麼。

“夫人在為夫心目中的位置無可取代,即便《九幽山河圖》亦是如此。”

磁性的聲音似乎夾雜著一絲絲的溫怒,鳳無心隻覺得如有芒刺在背,莫名的心虛不敢回頭對視北辰夜的目光。

打臉來的好快。

她做夢都想不到,北辰夜竟然真的會用《九幽山河圖》換她。

眾人麵前,人人都想得到的《九幽山河圖》就在躺在地上。

在西陵延彎腰去撿《九幽山河圖》的瞬間,鳳無心縱身疾步上前,一腳踹飛了他手裡的槍。

“彆輕舉妄動,動了我就毀了它!”

鳳無心手持長劍挑起《九幽山河圖》,威脅著彼此都不要亂來,要不然這世間將再無正版藏寶圖。

就在眾人的注意力都在藏寶圖身上的時候,一道黑影撿起了飛向遠處的改良火銃,對準鳳無心扣動扳機。

“不要!”

“顧傾城……莫要傷害鳳無心。”

西陵延和雪無痕想要上前阻止黑影。

隻聽砰地一聲,槍聲響起!

“……”

千鈞一髮之際,白影閃身上前。

北辰夜以身體作為護盾擋在了鳳無心身前,承受了致命一擊。

“北……北辰夜!”

看著一點點倒在麵前的男人,鳳無心瞬間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