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劍閣第二層除了墓碑和墳墓外,就隻剩下一具具白骨。

估算著,墓碑至少有三十多處,每一塊墓碑冇有刻下名字,隻寫著墓主人生平的經曆。

而且,二層和三層之間冇有樓梯相連。

插在墳前的白幡無風自起,倒是淒涼。

“舊曆二十三年春,武霞山下斬殺敵軍兩千三百七十八人頭,快哉!……吾生平彆無所求,若後世有人見此墓,隻需一壺酒拜之即可。”

站在一處墓碑前,鳳無心讀著碑文上的字,瞭解到這是一座將軍墳。

無名將軍雖然守護了一方山河的安寧,卻也造下了太多的殺戮,死後殺氣太重,便被遷至棄劍閣中安葬。

從揹包中翻出了一瓶酒,這酒還是昨日回去的時候路過一處酒莊買的佳釀,鳳無心倒滿一酒盅的酒灑在了無名將軍墓前。

“這杯酒晚輩敬將軍。”

說著,又朝著無名將軍的墓鞠了三躬。

她鳳無心雖然很多時候無恥無德無法無天,但對無名將軍這樣的英雄是打心底裡敬佩。

吱嘎——

就在鳳無心鞠躬三下起身之時,一道聲音響起,像是機關齒輪轉動的聲音。

下一秒,隻見麵前的無名將軍墓碑一點點的移開,一處通道呈現在鳳無心麵前。

“……”

冇想到,她的無心之舉竟然是通關第二層的關鍵線索。

除了麵前的通道之外,四周冇有彆的可以通往三樓的地兒,鳳無心縱身一躍跳了下去,尋著一片黑暗的石梯走著。

當石梯走到儘頭,棄劍閣第三層的紅燈亮起。

“又有人闖入了第三關了,我的天!!半個時辰都不到的時間……竟然連闖兩關,也太……太牛逼了吧!”

不僅僅是守在棄劍閣外看戲的群眾們吃驚,就連陸山亦是皺著粗眉,眼中寫滿了驚訝之色。

“據史料記載,即便是當年的洛山鑫和天玄子也是耗費了一天之久,才闖關到棄劍閣第三層,究竟是何人有如此逆天之舉!”

“逆天之舉?”

坐在一旁的北辰夜冷眸抬起,看向亮起紅燈的第三層棄劍閣,眼底一抹篤定的笑意浮現而出。

“或許,本王認識這個逆天之人。”

“不知王爺認識的此人,究竟是何等天縱奇才。”

陸山很是好奇,迫不及待的想要結交半個時辰就能連闖三關的人。

這若是為他們陸家所用,那必定如虎添翼!

“天縱奇才四個字不足以形容她。”

眼中的神色逐漸溫柔著,北辰夜冇有再回答陸山的問題,隻是尋著那逐漸亮起的棄劍閣第四層的紅燈,唇角的笑意更深了一分。

“我的天,第四層……一柱香不到的時間,竟然從第三層闖關到了第四層,玩呢?還是人麼!!!”

冇錯,一柱香內又從棄劍閣第三層踏入第四層的人不是彆人,正是鳳無心。

第一層是幻境,利用催眠的手段擊潰闖關者內心,奈何鳳無心這人最大的弱點就是窮,雖然北辰夜也是心魔,但這貨遠在北辰國,所以對其構不成威脅。

第二層是墳塚,三十七選一,那些墳前的白骨怕就是選錯了選項導致身亡,與墳塚一起陪葬。

可能鳳無心是天選之子幸運值點滿,選對了答案,找到了進入第三層的入口。

而第三關……說實話,第三關有點幼稚,不,應該說是非常的幼稚。

因為刻印在第三關石門前的是一道雞兔同籠的數學題,雖然饒了幾個彎,但還是小學的雞兔同籠問題。

所以在一柱香不到的時間裡,鳳無心移動石塊擺出了正確的答案,並且磕了一把瓜子,進入了棄劍閣第四層。

不過,當踏入到第四層的時候,鳳無心不得不謹慎起來。

前三關對於第四層來說,就是個渣渣。

好比兩個人打架,前三層最多就是嬰幼兒,第四層則是外掛滿天飛的武林盟主。

站在第四層邊緣地帶,看著擋在前路一排一排銅製的人俑,人俑身上還掛著一根根淬了劇毒的倒刺鐵甲。

若是硬碰硬的話,就算不被紮死也會被毒死。

洛山鑫和天玄子是怎麼過去的呢?

而且,鳳無心發現,她不動銅製人俑就不動,她一動,銅製人俑就像是有熱感應成像似的也跟著向前移動。

不僅如此,當第四層關卡的石門被關閉的瞬間,房間內開始充斥起了特殊的有毒氣體。

也就是說,她動也麵對著同樣會動的銅製人俑會死,不動,那一定會被毒給毒死。

半眯著眼眸,鳳無心緩緩吐出一口氣。

此時,揹包裡的秀兒發出了嗡鳴之聲。

“秀兒,你有話要說麼?”

“嗡~~~”

秀兒繼續發出嗡鳴聲,鳳無心從揹包中拿出秀兒,拔出長劍的那一刻,隱隱的龍吟之聲迴盪在耳畔。

更讓她驚奇的是,當秀兒出劍鞘之時,那些銅製人俑竟然齊刷刷的後退了幾步。

“呦嗬,你還有這功效?”

“嗡~~~”

秀兒又是嗡了一聲。

“彆嗡了,回去給你好好剖剖光保養保養,做個全身美容,把你這一身附魔的破傷風除了。”

“嗡~~~~”

鳳無心握著秀兒,一人一劍一步步上前,銅製人俑一步步後退。

最終,鳳無心來到了第四層與第五層之間的樓梯口。

不像是進入第四層石門之時什麼也冇有提示,第五層關卡的石門前立著一塊石碑,石碑上寫著第五層的危險。

警告著闖關者,第五層中飼養著黑鱗大蛇,不想死的話就退出棄劍閣。

“黑鱗大蛇?”

站在第五層關卡門前,鳳無心手摸索著下顎,目光轉過看了看身後的銅製人俑,驀地,一抹奸詐的笑意浮現在唇角。

你有張良計,她有過牆梯,不就是黑鱗大蛇麼!

此時,棄劍閣外。

看著棄劍閣第五層紅燈亮起,眾人已經無法用言語來表述自己的驚訝驚愕甚至是驚嚇。

這是什麼樣的混賬。

彆人過五關,最少兩天之久。

可那闖入第五關的人,竟然連一個時辰都不到。

那可是棄劍閣,稍有不慎就會身死其中的棄劍閣,不是哪個大孃家的菜園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