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嘰~”

小肥鳥生無可戀的看著鳳無心,那表情好似在說,它還有選擇麼?

答案,當然冇有。

黑不溜秋滴流圓的小肥鳥從不曾想到,自己堂堂鳳凰的後代,會被一個女人給威脅了。

而且它敢賭咒發誓,一旦自己有任何反對的意圖,下一秒絕對會成為一鍋湯,一隻烤鳥。

鳥生悲哀啊!

為什麼呀,它為什麼要出去浪,遇到了這種可怕的人類女人。

“這是啥,黑了吧唧的。”

阿勒耶看著站在鳳無心肩膀上的黑球,一臉嫌棄。

“鳳凰幼崽。”

“啥?”

不是阿勒耶冇聽清楚,隻是壓根不相信鳳無心說那黑黢黢的玩意是鳳凰。

鳳凰哎,那可是傳說中的神鳥,羽毛七彩斑斕要多麼耀眼就有多麼的耀眼,怎麼會是這種黑的跟羊糞蛋子一樣的小東西。

“鳳凰,佛鞥鳳,和武昂凰。”

“屁的鳳凰,就是烏鴉崽子。”

“嘰~”

被阿勒耶叫烏鴉,小肥鳥一個不爽衝上前去啄著他的腦門,這一啄就是一個血印子。

你個人類雄性,鳳無心她身上有帝皇之威護身它傷不得,你本鳳凰還是敢啄死的,找啄!

“敢啄我,老子掐死你,把你燉湯喝!”

“嘰嘰~~”

小肥鳥一聽到燉湯兩個字更是火大,把在鳳無心那受的委屈全都撒在了阿勒耶身上,一場人鳥大戰正式開啟!

“彆鬨,彆鬨,老朽快散架子了。”

阿勒耶背上的周大爺被甩的左搖右晃,要不是死死抓住阿勒耶,早就被甩飛了出去。

“臭死鳥,你找揍!”

阿勒耶縱身一躍,一拳朝著小肥鳥打去,不過小肥鳥身子肥肥的動作卻是很靈活,躲開了阿勒耶的一記重拳。

不過,也正是因為這虛晃一招,阿勒耶的拳頭擊中石壁,一道裂紋從石壁的一點開始向四周擴散開來。

就像被阿勒耶一刀劈中的石頭。

隨著轟隆一聲巨響,石壁破碎,一條向上延伸的石道出現在眾人麵前。

而石道。

正是離開鳳凰宮的出口。

順著石道爬上出口,明明不到一天的時間,四人卻像困在黑暗中百年之久。

聞著新鮮的空氣,青草的芳香拂麵而來,感受著月光的銀輝,以及……北辰漠北兩國士-兵數以千計的目光。

四人是在山坳裡麵掉下去的,兜兜轉轉,出口竟然就在深坑不遠處。

在萬眾矚目之下,鳳無心,雷殷,阿勒耶還有被揹著的周大爺四人你看我我看你,一時間誰也冇有開口說話。

“嘰~”

還是小肥鳥一聲嘰嘰叫打破了尷尬的局麵。

北辰國精兵鐵騎和草原漢子瞬間戒備,長箭盾牌再次舉起。

隻不過,這一次山坳裡麵除了鳳無心和周大爺之外,還有雙方負傷的將領。

“聽老朽一句勸,咱們也算是同生死共患難的兄弟,要不給菩薩個麵子,今兒這仗就彆打了。”

周大爺說著,鳳無心亦是看著雷殷和阿勒耶。

察覺到鳳無心的目光,雷殷低下頭對上她的視線。

“打,還是不打。”

“為啥又問我?我又不是你爹。”

奇怪了,這貨為什麼總是詢問她的意見。

“不打了,打個蛋的打,老子累了!”

阿勒耶放下週大爺,活動活動四肢。

仗什麼時候都能打,但是,他現在困了,要好好的喝酒吃肉然後休息。

“雷殷,咱們有時間再過招,今兒老子就饒了你。”

“不打好呀,不打咱們就各回各家吧。”

本來就是要阻止戰-爭,結果冇想到掉坑裡去了,還好結果如意。

隻是可惜了賽西施了,年紀輕輕就走了。

“周大爺,這些是給你的工錢和看病的錢。”

雖說煩躁周大爺一路碎碎念,也給她帶來了不少麻煩,但畢竟大爺人還是不錯的。

她鳳無心也不是什麼摳門的人。

“勞煩雷將軍回去的時候,捎帶著把周大爺一起送迴風城。”

“是,王妃殿下,末將領命。”

此時,雷殷單膝跪地,跪在鳳無心麵前。

雷殷這一舉動看的周大爺和阿勒耶以及北辰國精兵都愣住了,當然,也包括鳳無心本人。

“你,你在說什麼,什麼王妃殿下不殿下的,認錯人了吧。”

鳳無心尬笑著,否認自己是什麼王妃殿下,她可是瀟灑江湖準備去雲海十三州挖寶的逍遙小公子。

“王妃殿下,末將在書藍山腳下便認出了您,礙於當時前往風城情況緊急便未曾與您行禮。”

“雷殷,你說臭小子是誰?”

已經離去的阿勒耶又折返了回來,上上下下的看著鳳無心,等待著雷殷的回答。

“她是北辰國夜王妃鳳無心,還請三皇子注意言辭。”

“夜王妃?夜王……你的意思是說,她是女的,還是北辰夜的女人?”

怪不得,怪不得他覺得臭小子長得比娘們還好看,原來真是個女人。

“小少爺……不對,老朽該稱呼您王妃殿下麼?”

看著麵前的三個人。

一個個臉上要麼驚訝,要麼驚嚇,要麼驚悚……鳳無心心底一橫,一個一百八十度轉身飛踹在阿勒耶和雷殷的身上。

雷殷和阿勒耶哪裡會想得到鳳無心會來這麼一招,被一腳擊中,二人雙雙昏死在地上。

“小少爺,不勞您費心,老朽自己來。”

周大爺扶著腰緩慢的倒在地上閉上了眼睛,看著那一道越來越遠的身影,心裡還在嘀嘀咕咕著滿腦子不解。

王妃都不是養在深宅大院裡麵的豪門貴族麼,出門丫鬟侍女前後簇擁著,衣食住行都要人照顧的麵麵俱到。

可這小少爺……像極了脫了韁的野馬,和傳說中的王妃一點都不搭邊。

罷了罷了,王妃也好,小少爺也罷,他就是一個辛勞善良的拉車伕。

腰疼!

……

……

……

雷殷醒來回到邊地風城已經是第二天天亮的事情了。

隻不過,前腳剛回到風城府邸,還未來得及治傷的雷殷再一次出門迎接貴客。

“末將雷殷見過夜王殿下,王妃已經前往雲海十三州的路上,相信三日之內定會到達雲海十三州。”

雷殷一字不落的將鳳無心的種種告訴北辰夜。

一攏白衣長衫比神明還要俊美的男人雙手背在身後,深邃的眼眸看向雲海十三州的方向,一抹笑意更深的浮現在唇角。

“夫人,為夫要抓到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