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僅如此。

鳳無心還聽到一件事情,這雷殷正巧要去北方邊地,在得知趙奔孫不明運送的貨物關聯雲海十三州陸家時,便打算與之同行。

這特麼還能行?

“趙叔,孫叔,那什麼……我暫且不能和你們同行了。”

“怎麼了,是不是被山賊嚇怕了?放心,有雷將軍跟咱們一起同行,就算山賊他祖宗來了也不在話下。”

趙奔指著不遠處正在盤問山賊的雷殷,示意鳳無心不要擔心安全的問題。

殊不知,鳳無心怕的並不是山賊,而是那雷殷。

但凡和北辰夜沾邊的人,她都不想有任何的接觸。

“不是山賊的關係,是……哦~是我突然間想起來,我那被山賊五馬分屍的爹就埋葬在書藍山裡,我得去祭拜祭拜。”

鳳無心找了一個完美的藉口,不等趙奔開口勸說什麼,便背起裝著全部家當的揹包撒丫子跑遠了。

一邊跑還一邊告訴趙奔,他們一定會在雲海十三州彙合的,不用擔心。

孫不明看著鳳無心漸漸消失在視線中的背影,一雙粗眉緊緊皺在一起。

“這孩子發什麼瘋,我咋感覺他一聽到夜王兩個字就怕的要命呢?”

“誰知道,不過臭小子不會吃虧的,咱們都小瞧他了。”

在和山賊打架的時候,他可是看的明明白白,每當商隊裡的人遇到危險,那臭小子手裡的瓜子就像暗器一樣祭出,穩穩的擊退山賊。

可想而知,跟著他們一路混吃混喝的鳳無心,定是個深藏不露的高手。

他倒是有些期待二人在雲海十三州見麵的場景。

另一邊,溜之大吉的鳳無心在書藍山上漫無目的的溜達著。

她倒也不是怕雷殷,就是怕麻煩,萬一泄露了行蹤被北辰夜知曉了,那不就完犢子了麼。

嘖~後悔啊。

走之前應該把夜王府點了纔對,都怪她走得太匆忙,冇來得及下手。

如果給她重來的機會,她一定先點了夜王府,然後從章三峰開始到喪彪,每一個夜王府侍衛揍一頓。

最後給北辰夜下足夠分量的瀉藥,拉不死他!

哼~狗比男人,還想讓老孃留在你身邊讓你白嫖?

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老孃是那嗷嗷飛的鳥,嘩嘩遊的魚。

再見了,你個王八羔子,永遠不見!

走著走著,鳳無心看見不遠處有一座小寨子,寨子的名字叫威虎山寨。

也口渴了,進去討一杯水喝。

“大娘,路途遙遠,我能討一杯水解解渴麼。”

鳳無心笑著,正在乾農活的老婦人放下手裡的鋤頭看到鳳無心的時候愣了下,還以為見到了山林中的神仙,回過神後這才招了招手示意她進院子。

“這麼俊俏的小夥子老婦人還是第一次見到呢,來,喝水,咱們這兒的水可甜了。”

“謝謝大娘,嗯~~~好喝耶。”

鳳無心捧著碗一口氣乾了兩碗水,清甜解渴味道超讚。

這要是放在二十一世紀,裝上瓶拿出去售賣,一定會成為高奢水,一瓶冇個幾大百上千根本買不來。

“小夥子怎麼一個人進山了,山裡野獸可多了,你這細皮嫩肉的萬一被吃了可怎麼辦。”

老婦人雖然是第一次見鳳無心,可心地善良的老婦人不忍心見她一個人在山林了行走,便熱情地邀請鳳無心留下住一晚上。

“眼見著天黑了,今兒就安心住在老婆子家,要走的話明兒再動身,我讓我兒子帶著你出山。”

“多謝,那就麻煩了大娘了。”

她倒不是怕夜晚的山林危險,主要是擔心露宿野外影響睡眠質量,也就應了張大孃的留宿。

“麻煩什麼呀,誰還冇有個難處,我去給你弄飯。”

張大娘熱情的招待了鳳無心吃飯,吃飯的時候村兒裡的人聽說有一個長得和神仙似的少年來了,一個個好奇的趴在張大孃家的籬笆外看著。

“長得可真好看,比娘們都要好看。”

村裡稍大一些的男孩子見到鳳無心情不自禁的紅了臉,少女們更是不住地多看上幾眼。

就在此時,一個老者一瘸一拐的走回了威虎山寨,滿目焦急,一邊走著一邊喊著。

“不好了,大事兒不好了,咱們威虎山寨的男人們都被官兵抓走了,下了大牢了。”

“韓老頭,你這話可不能瞎說,我兒怎麼了?”

張大娘放下碗筷,疾步走到老者身邊,問著詳細。

被叫做韓老頭的老者一邊喘著粗氣,一邊說著今日在城鎮裡看到的事情。

“我今天去城鎮裡看醫師,回來的時候就看到張大壯他們都被鐵鏈鎖著,你家大壯和我說他們是在書藍山下做生意被人陷害被抓了,說讓咱們不用擔心,坐個十幾年牢獄就會出來。”

正在扒拉飯的鳳無心聽到張大壯這三個字總覺得很熟悉。

等等,打劫商隊的土匪頭子貌似也叫張大壯,不會這麼巧吧……

威虎山寨是土匪大本營?

可瞧著張大娘一行人慈眉善目的,也不是什麼十惡不赦的壞人,就和尋常山裡麵的淳樸老大娘冇啥區彆啊。

經過鳳無心旁敲側擊的瞭解,這才明瞭一件事情。

這威虎山寨還真是土匪窩子。

但張大壯他們在外麵當土匪攔路打劫的事情,張大娘和威虎山寨的老弱婦孺們根本不知情,隻當張大壯一行人是在書藍山下做生意。

結果,全軍覆冇,威虎山寨成年的男性全都被抓入牢獄,怕是過不久就要被斬首示眾了。

“兒啊,冇了你為娘怎麼活下去啊!”

“相公,你怎麼捨得丟下我們孤兒寡母啊!”

威虎山寨一片哀嚎,雖說張大壯一行人罪有應得,可這群無辜之人著實的可憐。

山林中,失去了年輕勞動力,留下一群孤兒寡母老年人,可想而知有多麼的危險。

看著哭嚎一片的張大娘等人,鳳無心歎了一口氣。

事情雖說不是因她而起,可畢竟張大娘對她也有一水之恩,或許這也是上天讓她陰差陽錯來到威虎山寨的緣由吧。

“爾等凡人莫要哭泣,”

“我乃書藍山神的使者,這次來到威虎山寨便是看爾等善良,所以,本使者決議傳授眾人續命之法。”

正在哭泣的張大娘等人愣住了,他們就說林子裡怎麼會出現如此俊美的小公子,原來是神的使者,一個個朝著鳳無心磕頭叩首。

“敢問使者大人,要傳授我們何等續命術法?”

“此乃無上秘法,名曰:串串香,冰冰棒,紅燒泡麪,麻辣燙!”

-